皑皑雪野梦失真,茫茫天涯树影亲,

一岁又至末尾处,仿佛依旧忐忑心。

踏雪独寻,胸中火热,何畏寒冷?

小伙伴们真开心,不过就是摔个屁股蹲。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卑微是卑微者的通行证。

调头的印子,原来是这样子。

这么洁白的雪,情不自禁地想撒点野。

这是冰给叶子的包浆。

五分山丘五分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