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


图片从是玲姐那里,借用了青桐的图片。

并在此致以深深感谢!


给宝贝——


这个冬天,大雪下了一场又一场,尘土被掩埋了一次又一次。


想起那天,我走过去抱你,然后你抱住我的腰,把头埋过来,然后,大哭。


真的觉得万物是在选择一面美好的时候,也把一面丑陋埋在了地下。就像太阳,把阳光投向万物的时候,阴影永远就在离光不远的地方。


就像那场大雪,我多么渴盼的大雪,却最终使你大哭。


或许这也是好事,在生命的长河里,你迟早要体会到很多,我们努力过后,却仍然还是根本不能得已的事情。


只是希望你:要学会解决问题。当解决不了的时候,要学会平静地接受。


顺应生命,接受生活,不拧巴自己的内心,这是你要在人生的课堂里,必须要学会的课程。


想起以前看到的一段话,今天放在这里,我们一起共勉——


陈虻说:宽容的基础是理解。柴静在后面说:理解的基础是感受。人能感受别人的时候,心会变软。软不是脆弱,是韧性。


最后柏大夫说:人只有强大了,才能变软。


——2018年2月2号午后


后来,我轻视一场雪的力量


雪落在东大街的台阶上、树枝上、泥土上

雪落在东大街的

雪上


雪落在人的肩膀上、头顶上、眉梢上

雪落在人的

心上


雪越下越大

雪越积越厚


但雪终究什么也掩埋不了


它最后把黑夜又还给了黑夜

把石头又还给了石头


把春天又还给了春天

把南方又还给了南方


把一个女人的昨天

又还给了昨天

——2018年2月2号于清晨


立春之前

——怀念曾经的2月3号


阳光透过茉莉花的枝头

落在那几盆

几近死亡的肉肉上面


没有人知道

它们在死亡到来之际,被冰雪怎样地灼伤过

被孤独和恐惧怎样地侵袭过


2月3号,一个阳光澄明的普通午后

她望向窗外——

北面阳坡上的积雪已经消融

柳枝在人群中开始泛黄


春天,终于把一个人的山谷又还了回来


很久之后,她收拢目光

她知道她现在要做的

除了要给那些肉肉

无望的水份。无望的温暖。无望的爱


还要在立春到来之前

把一个人心里

那些和刺一样,又细又密的荒草

一一都摇醒

——2018年2月3号匆忙于黄昏

整理于2月4号清晨


注释:

肉肉——时下很流行的多肉植物


雪之内外


雪落下来时

她在靠近窗口的灯光下写诗

灯光比雪更白


雪落了一场。又一场


她心里的胡同,被堵了一截

又一截。春天的草尖

被埋了一寸。又一寸


她以为这就是出口了

他以为这就是生活了

——2018年2月5号午后于河边



火车上


火车出秦州,过秦岭

黄土高原,它阴面山坡上的积雪
也在一点点消失

火车把一个人这些年,走过的路
住过的房子
遇到过的人和事
还有她内心羞于提及的爱无力
此刻,都从她的生活里
一点点剥离出来

一点点消失

火车继续向前
在灯光一片昏暗的人群深处
她缓缓坐下,握住双手
眼望向黑夜

白发如雪的岁月里
她终于懂得如何与自己和解
如何给时光宽恕
——2018年2月8号下午


春天叙事


如果有一天

你来看我
别带酒水来
(尽管你还欠我一杯酒)
北山上的雪水冰凉,凉不过你手里的那杯酒

草木枯荣。山色苍茫
都可以是一个季节的旁白

就说说往事吧
夕光。微风。落雪
曾是那么轻

到了黄昏
就读读这些诗吧
你读一句
春天的桃花,就开一朵
……
你再读一句
春天的桃花,就开满了一个人的山谷
——2018年2月12号清晨于南下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