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下…雪…啦…,整个江南都在下雪,只剩仙居没下,或许等得太久,就要放弃期待时,它却认认真真的下了,就在狠狠怀疑气象局预测的后一天就被反驳了我的定论。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而被我期待的雪下得那么不容易。记得年少时和王在那个雪天的故事还历历在目。那时我们在还不多见的路灯下,仰头透着灯光,雪花片片落下,飘落耳际、面颊、嘴唇,恍惚进入一条时光隧道,虽然不知道要去哪里,但一定是美好的。


我们奔出村庄,奔向菜地、树林、直到奔到坟墓处才发现自己不知道在哪里了。周边都是白茫茫一片,看不到近边的灯光,找不到来时的路,那时我们都害怕,但又不显示出自己害怕,都说有我。黑夜,我们凭着记忆朝反方向不知道奔了多久,又在慌乱中跌跌撞撞中回到了家,回家时,鞋子、衣服都湿透了。衣服是被吓出的冷汗湿透的而不是热汗蒸出来的,当时恐慌的心理不亚于地震灾害。或许那时个子不高,感觉雪很厚,厚的要把我们都淹没了。在年少的记忆里,那次是我们离恐惧最近的一次。原来,每个季节并不只是重复而已,只是这个冬季特别提醒我们,今时不同往日了。等雪都那么不容易了,又或许是在等待下一个曾经的到来。


跟王聊天是一件很欢快的事情,王说:我们聊天靠的是意会、默契,不需要表达的那么清楚就知道对方的意思,有时一个眼神也略懂一二。王还说:我们上辈子是一对夫妻,这辈子没做成夫妻那就先练习,等练习好了,下辈子就是合格的夫妻了。


无法想象跟王的婚姻生活将是什么样子。


我们会一起反感柴米油盐和厨房的生活。讨厌繁琐的人情世故,一起排斥被约束和监督的行为。我们都想在婚姻里是被呵护的那个人,仗着被深爱的人肆无忌惮的要求着。可现实跟理想甚远,没有人会无条件的爱你而不厌倦,我们对别人的要求远远超过对自己的要求,我们都没学会对我们爱的人的态度。又怎么能在婚姻里打一场胜战呢?我们都喜欢在街上找到一件自己喜欢的衣服后欣喜若狂,而不知恐后又如何处理零花钱的后果。我们有太多的不一样,又有着太多的相同处。我们还自恋的认为:"就我们自己一个档次"无人能及,也无需及人。我想我们在精神上应该是同一个档次的,只是个性不是很张扬,没得到别人的肯定,容易被忽略而已。


一件事情,还是一段感情,还是对一个人,开始时都是誓言旦旦,结束时都是落荒而逃。我庆幸我们不是夫妻,还能隔着屏幕调侃着,嬉闹着,上辈子不是,这辈子不是,下辈子还继续!



2018.01.31.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