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寒来佛山,清欢待故人。问茶煮梅风,且写且就读。

那么俊俏挺拔的老树:白千层。每次来广州都要来中山大学看它们。实在欢喜它们的姿态。雨中的它们超逸脱俗。

佛山。禅城。南风古灶。在北方雪正飘,在佛山花开的正艳。佛山现在还有很多武馆,沿袭着叶问、黄飞鸿、李小龙的武术精神。

晚上很多年轻人在武馆练咏春拳,花树下老人们在喝凤凰丹枞。三角梅开的到处都是,绣球花也很灿烂。这是隆冬的佛山,这是我的禅城。

今天南方北方很多地方飘起了雪,但是我却在南国的广州看了一场惊心的落花。我小时候一直以为冬天要穿棉服,长大后周游四方,发现南方的很多地方,在北方的三九天只穿一件衬衣,今天广州24度,我也只穿了一件衬衣。

又到南国。几年没有在广东读者见面会和讲座了。像扑向春天似的。等我。

怕人对我好对我深情。怕人懂我一旦潜入我心里面的最里面,我就没魂了……谢谢你们二十年来一直相陪、一直读。

一日。二人。三餐。四季。相守。向内生长的力量,生动平凡的日常。我没有爱恨情仇,我只有似水流年。我没有惊天动地,我活成自己的陆地仙人。

北方天气躁,今年一直无雪。煮了梨汤,灯下读旧帖。热茶在手,提着灯笼去古代找知己,看到很多知音在等我。每一个都是生命中的大惊喜。

到八十岁,我会穿着小球鞋、穿着小旗袍、梳着麻花辫,再来全世界最美最好的广州图书馆。

生活无非是:枕边人。三餐饭。手中茶。瓶中花。怀中猫。身上衣。独特的器皿。远方的流浪。旅程中的美。赏心二三友。梦想的心。步履不停的脚步。独自的孤独。永远为美而怦然心动的眼睛。爱你的心。

广州在下雨。降温了。在沙面的星巴克,看雨,看花,听粤剧。粤地听粤剧。记得第一次听是看电影《胭脂扣》,梅艳芳和张国荣对唱,也就是十二少和如花的一见钟情。当时就惊着了。粤剧有一种说不清的悲凉,总像哭泣着唱,这一点,像南音仿佛南宋末日的悲情。

物外常年客,人间一片云。最好的生活不过是和懂得的人喝一杯老茶,哪怕一句话也不说,只言天气和眼下杯中热茶。

我们的一生,也许都是在惊自己的梦。忽然就遇到了,就心动了,就满心满眼全是他了,没有比爱情更惊梦的事了,我们所等的,所盼的那个人,其实是寻了又寻找了又找的人,是那个前世就埋下伏笔,等待来生用各种记号一一去验证的人吧。


一个人的深夜,檀香袅袅。泡一杯老普洱,坐在窗边沙发上,看着满天星光,再无有年少的感时花溅泪,也无青春的恨别鸟惊心。与一杯老茶相遇,各自懂得世道人心,手边的纽扣菊淡淡地开着,几乎没有香气。就着星光,饮了热茶,让老气荡气回肠。

任何事物都抵挡不了时光的洪水。日常成为最有力的武器,可抵半生尘梦一席相思。日影。月光。老茶。夜雨。一寸寸的时光缠绕,在煮饭泡茶听戏间流走。临一张旧帖,把一个人的时光过得风生水起。静默是不语,静默也是波涛汹涌中,突然会想念一些好时光。

青春是四射的,是往前走的,而中老年是往回收的。慢慢收,收到最初的起点。所有经历过的颜色,把最灿烂的收了,慢慢浓缩成一把苍绿,自己翻晒时,也无风雨也无睛老了,什么都可以忘。

句号,才是一种放下和从容。 真正的干净了。坦荡了,无所求了,无所想了。 逗号是一直盼望着下文……有期待,有希望。破折号是盼望着奇迹。省略号是无奈,是有太多话想说,或者太多话不想说。欲说还休。都有不甘,都有不舍。只有句号,很彻底地画上了它的最后一句。


你最孤独的时候往往是你最饱满的时候。你最最寂寥的时刻,轻轻一跃,就是你最丰盈的时刻。无论多么繁华似锦烈火烹油,时刻提醒自己保持朴素本色。一往无前的追寻抵达内心之途。慈悲喜舍,低调从容。生活的秘密在于幽微刹那,蓦然回首,终于找到。

静笃是一种大气,一种安定。一种肃静,一种清幽。静笃也是天地宽阔,找到时间的对称。在自然面前,立刻呈现出弱小的趋势,在这趋势里,看到静笃的人修身、修心、修那心里还舍不掉的小茫然小虚荣。 静笃是月朗星稀,花奔之日,突然心里凛凛的。不为什么不会再轻而易举了。不会再拔剑四顾了。

灵魂的惊蛰更美。总有一个刹那,突然被惊醒,看见另一个自己。在渐渐修行的过程中,把所有一切看成时光所赐,慈悲喜舍,自渡彼岸。在无量悲欣中,赏那一炉雪,寻那一枝花。

情到深处,却总是欲说还休,欲说还休,最深情的缱绻,倒不一定是身体的缠绵,到了灵魂的纠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片刻分离都觉得难以割舍,才真是更要命吧?

一个人不重复自己是很难的。别具一格也是难的。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细雨中呼喊,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另一个自己。"一直"是难的。不,绝不是那有些甜腻的爱情。不,也绝不是那些热闹。更不是那些庸俗。而是那些瘦削的凌厉的绝望呀寂寞呀孤独呀……而是那些追问,它们才一直在,在你左右,从未稍离。

生命总是在有常和无常之间摆动。面对着生命的有常和无常,我们所能做的,也许是过好每一天、每一秒,去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去见自己最喜欢的人,把每一天当做生命中的最后一天去绽放,自渡彼岸。

那曾经爱过的时光烫人啊,连回忆里的余温都烫人,被惊醒的午夜总是泣不成声,然而,人家都在你不在,然而,每次醒来,你都不在。

其实,一个人的灵魂,只有在独处中,才能洞照自身的澄澈与明亮,才能盛享到生命的葳蕤与蓬勃。我们需要照见,也需要彼此照见。雪快来了,我等你。


雪小禅

畅销书作家,知名文化学者,中国慢生活美学代言人。曾获第六届老舍散文奖、首届孙犁文学奖等多个奖项。被评为"中国移动"大学讲座形象大使,"中国青年论坛"北京大学讲座嘉宾。担任山西卫视《伶人王中王》、《人说山西好风光》电视评委。雪小禅【禅园听雪】系列珍藏邮品,是中国邮政首次发行作家封片系列产品。


迷恋戏曲,曾任教于中国戏曲学院,被称为"大学生心中的作家女神"。同时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航等多所名校聘为"导师"。对传统文化、戏曲、美术、书法、收藏、音乐、茶道均有自己独到的审美与研究。


代表作:《繁花不惊 银碗盛雪》、《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惜君如常》、《我只向美好的事物低头》

图文选自雪小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