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腊梅的敖骨峥嵘,不畏严寒,迎风斗雪的品质。虽不及牡丹的国色天香,月季的娇艳浮华,玫瑰的姹紫嫣红,荷花的高贵典雅 ,但我依旧爱这凌霜傲雪的腊梅花,欣赏她那花瓣的润滑透明,还有冰清玉洁的雅致……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冷艳清香受雪知,
雨中谁把蜡为衣?
蜜房做就花枝色,
留得寒蜂宿不归。

顿觉水沉粗,幽香袭一湖。

瘦枝梅韵格,鲜蕊桂肌肤。
月下高真梦,烟中静女图。
主人无俗累,花性也清孤。

迎春故早发,

独自不疑寒。
畏落众花后,
无人别意看。
色轻花更艳,体弱香自永。
玉质金作裳,山明风弄影。

非蜡复非梅,梅将蜡染腮。

游蜂见还讶,疑自蜜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