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寒地冻数日,足不出屋,昨晚听窗外唽唽嗦嗦不止,若老鼠穿梭,知雪又在加厚。午饭后肖君约登岳麓山,欣然成行,奈何车已冰冻,遂坐公交转地铁到会合地址。

  长沙 四医院大门封堵,不能进入,转从湖南师大岳王亭路而上。

  “远上寒山石径斜”。

  上次两人合影在十多年前的南郊公园,这些年各奔东西,难有兴致合影。今以岳王亭雪景为背景,不管摄影者如何用心拍摄,自己如何装萌摆拍,相片既出,已难掩彼此中年之态。

途经七十三军抗战阵亡将士墓。无数将士为抵抗外侮,血洒疆场,今葬不见坟,铭不见碑,悲乎!

  纪念塔赫然矗立,令人肃然起敬。碑后有一日寇跪伏谢罪像。旁通道右右上方刻有篆书“蹈仁”、"履义"四字,肖君竟然念倒了,我纠正并释其义。

  及途中,山陡路滑,肖君早已备好麻绳,分而系之,行走稳当多了。忽忆少时大雪封山,非一月也有半月,搓草绳捆鞋,如履平地也……

及顶,玉树琼枝,恍若仙境,美不可言,赏雪者摩肩接踵络绎不绝。曾登此山无数次,唯今此盛况空前。

  俯瞰麓西,云收雾霁,原驰蜡象,江山如此多娇,实在令我累弯了腰。

四点,从容下山,回望一桥映雪,又觉兴致未尽。

记述、摄影……留得住回忆,却阻挡不了时光的流逝。是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