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风一样的女子》

出镜,撰文/蝴蝶雨

雪小禅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做《植物女子》。在文中她提到,有些女子带着热烘烘的肉欲,兽的气息。蛇,或者猫。带着邪恶的危险性,有逼仄的声音。豹一样的野心,明目张胆的狂气---连她的每根头发都有故事。一波三折,跌宕起伏。

  有些女子是玉,精致到无可挑剔,但错误便在这要命的精致里---过分的精致便是照CT,她近乎完美地端坐,不容置疑地凛凛然。

  有些女子是素白的A4纸,规范而乏味,说不出哪里不好,却哪里都不好。

  还有些女子是软缎、丝绸。太妖了,一生只负责妖娆,自恋和男人便是一切,如果爱上艺术便自恋一生,如若爱上男人便永世缠绵。

  唯那些植物女子,是朵朴素的花,或野生的树,有着明确的生活姿势。不大众,不随波逐流。亦不过于小众,不落落寡欢。植物女子是静的,饱满的贞静,不浮、不躁、不腻。清清爽爽往那里一站、一坐、一笑,不张扬,却有惊天动地的静气。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感受,读过之后,就在脑海里幻化成几幅或熟悉、或相识的人的图像,然后再对照自身,不禁莞尔一笑,我竟是如此的“不落俗套”,和哪个都沾不上边。于是就动了写一篇这样的文章的念头,做一个风一样的女子,让人摸不着头脑才好!

  都说美丽的女子大多单纯地惹人垂怜,其实想来也是颇为合乎情理的。因为美丽的女子从小到大都不需要刻意去争什么,一份颜值足以打开所有人关爱、体谅的机关,她不需要有心计,也不需要动脑筋,就可以得到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如果说实在有什么需要她们费脑筋的事情的话,那就是如何处理和面对各种各样的诱惑,和自身的欲望。

  当然,这种优势也并不是永久型的。随着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的论谈被逐渐摆上重要的位置,内涵二字比颜值明显提升了被认可的分量。但不可否认的是,有美丽让人停下的前提,才会有智慧让人留下的结局。所以,无论是什么样的女子,一个不够美丽却足以精致的外形还是相当必要的。虽然不支持以貌取人的论调,但是你又凭什么让别人通过你邋遢的外表,去发现自己内心的闪耀呢!

  说罢外形,再来说品性。古人云,百善孝为先,但今天在这里我先不说孝,而是要深究一下所谓百善的道理。善良是人性里最美的一部分,有人说它是与生俱来的,有人说它是后天造就的,但无论是哪种情形,也无论是哪种学说,都把善良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在现实生活中,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个心地善良的人,无论有多少缺点与不足,就冲这一点扎实的根基,你就会更多地选择包容与原谅呢!反之,一个恶毒阴险之人,再高的能力,再多的优点,你都会唯恐避之不及!可见善良,在人的品性里,完全可以安居第一,有了这个基础和前提,人生这辆逛吃逛吃的火车,就偏离不了正确的轨迹。

  做一个风一样的女子,不必貌美如花,却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不求人人喜爱,却能在四季里自由穿梭。不娇艳,不媚俗,不太温顺,也不够雅静。偶尔张扬,偶尔任性,只对自己喜欢的人温柔,但不依附,不苛求。未经三思话已出口,走路带风心不带扣,坦诚的有些呆傻,善良的近乎没有原则,不是不懂得人情世故,而是看尽繁华,深谙冷暖自知的道理之后,还是愿意用一颗火热的心,去捂热貌似沉睡的灵魂。

  做一个风一样的女子,看似无骨,内心强大,经得起惊涛骇浪,也能安享得了风轻云淡的平凡,而我对待你的温度,通常取决于你对待我的态度。当我从你的身边经过时,你不必惊奇,当我走远时,你也可以假装从不曾在意,就当只是有一阵风从心头刮过,竟然莫名地留下一丝暖意,而已!


作者简介:


续艳姣,女, 80后,网名蝴蝶雨。喜欢文字,钟爱蝴蝶,闲暇时忙于读书品咖,摄影旅行,不在阳光下灿烂,就在微雨中欢笑,立志做一个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配乐:《风一样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