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月城摄影群

文字:枫叶

江南雪,轻素剪云端。琼树忽惊春意早,梅花偏觉晓香寒。冷影褫清欢。


蟾玉迥,清夜好重看。谢女联诗衾翠幕,子猷乘兴泛平澜。空惜舞英残。

——王琪《望江南》

何其有幸,今年的江南,已经把雪下到淋漓尽致,那些往年没下的雪都在这几日补上了。第一场如蜻蜓点水浅到辄止,第二场酣畅淋漓大雪纷飞。


江南的人啊看惯了江南雨,每到冬季,都会等待一场雪舞的曼妙。似乎已经等了很久很久,它终于还是不负重望,如约而来。那样一份惊喜,象是得到了上天的垂怜,又似乎是见到久违恋人般的雀跃。


早上的天空升起了煦日的暖阳,冬日的阳光本该是最珍贵的,何况已经连续阴沉了好几日的江南,可是这一日的太阳却遭受了等雪人前所未有的嫌弃。半日之后,太阳逐渐隐去,冷空气嗖嗖来袭,气温陡然下降。就在夜里,约定的时间,它来了,雪来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告诉我雪有多大的是朋友圈,告诉我天有多冷的也是朋友圈,那是隔着屏都能感受到的寒气,可那些勤劳的人儿还是早早的就出去踏雪寻梅了。


透过纱窗隐隐有些光亮,似与往日不同。

起床,只见眼前一片皑皑,屋顶,树木一夜之间披上了白衣。天空还在不断飘雪,一片片似鹅毛,又似玉片,疏疏落落,飘然而下,偶尔,还调皮地打两个旋儿,象女子旋动着的裙边。用手去接,感受它的冰凉与平静。看着它入手即化,坠地不见,比起前不久那一场蜻蜓点水般的小雪,这才算是真正的冬天的雪。

我的家乡月城,它不是一座城池,它只是一座长在水上的江南小镇。镇中大大小小的河流无数,被人称为“水韵月城"。


江南的烟雨,最是多情,古往今来有太多文人骚客争相留下诗词墨宝。但身为江南人却不爱江南雨,偏爱等一场江南雪。


江南雪本就是一场可遇而不可求的邂逅,它来与不来,都只能抱一种随遇而安的心态。冬季到江南来看雪,梦是唯一行李。江南雪,是情怀,是记忆里不可磨灭的快乐印记。那时候,雪就是冬天的象征。

自小就喜欢雪,喜欢一夜之间“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盛况,喜欢银妆素裹下妖娆的童话王国,喜欢繁华与凄凉并存的白雪世界,更喜欢满地撒欢的孩童在茫茫白雪里的热闹。


可还记得那些年在雪地里玩过的游戏,可还记得那些年在雪地里抓过的麻雀,可还记得那些年在雪地里一起奔跑的玩伴……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雪还是江南的雪,我们已不再是少年锦时!

江南的雪寒凉入骨,落入泥土冻死了经年的害虫,对于农人来说,这样的雪是“瑞雪兆丰年”的好雪。犹记得当年长辈们看着雪笑呵呵的样子,那是仿佛看到丰收与希望欣慰的模样。


江南的雪它不同于北方“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观豪气,它如小家碧玉般的温婉秀气;江南雪它不似北方雪铺天盖地,狂风怒吼,而是如柳絮般轻盈曼妙,悄然而至。


鲁迅先生曾对北方雪与江南雪做过一番描述。北方的雪,“如粉如沙,绝不粘连”,而江南的雪自带着江南特有的温软气质。雪花中还带着水分,一片片黏连在一起,即便是这样的漫天飞雪,马路上一时竟也积攒不起来,江南毕竟还是江南啊。


“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腊梅花;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

雪一直下,这一场雪它是认真的,飘飘洒洒,纷纷扬扬,时缓时急。它如同一袭素雅的白袍笼罩了整个天地,落白了屋顶,落白了山头,静寂了村庄与河流。落满枝头的白雪,一阵风吹过来,扑簌簌的往下掉。


走在还未被人破坏的积雪上,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回踩踏着,曾经的童年乐趣至今还未曾泯灭,依然可以在雪地里自娱自乐。一脚踩下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雪也被踩实了,好像只有这样才不辜负这一场雪的意义。

雪夜是清寂寒冷的,雪花是纯白晶莹的。在雪的反射下,夜色迷蒙,四周都透着荧光白。小区里几个中年模样的人在打雪仗,笑声在清冷的夜晚显得格外爽朗愉悦。


下雪的日子,人们仿佛回到了以前的慢生活,车少了也慢了,人心也变得温暖柔软。即便是风雪夜归人,也不会去抱怨冰雪路难行,手机里一遍又一遍的温情提醒着雪天路滑行车注意安全。风雪夜,大家只记得一个方向,就是通往家的方向。


感谢这一场雪,让出走半生的人,找回了少年心!感谢这一场雪,让冰冷的季节溢满了记忆的暖!


记2018年的第二场雪,一场江南雪!

时隔一日,今日又是一场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