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大寒刚过,阳光温暖的如春天的一个早上,我们搬离了居住15年的房子,乔迁新居。

结束了装修的琐碎和蚂蚁搬家的忙碌,坐在崭新的客厅,有种随时要起身的感觉,不时回头张望,一丝牵挂油然而起。

老屋,门窗关了吗?楼上的花儿,浇水了吗?搬家的前夜,站在楼顶露台眺望,寒风中,茶花朵朵盛开,也在为我们乔迁而欢喜。老屋,承载我们家这些年的厚重的记忆。

老屋其实不老,面积不小又有顶楼露台,地处锦绣路与车站大道交叉口,2000年城市东移,老屋刚竣工。那时车站大道还没全线贯通,随着时代广场、财富中心与喜来登相继落成,市政府移址东边,老屋的地理位子更显优越,无论是办事或shopping,集中又便捷。但搬家,计划就在今年年末。

纵然再不舍,我们还是早早准备和老屋道别,慢慢整理家什,细细清理房间,木质的地板一如从前洁净如新。书房的书架空空,两部旧电脑还空置在桌上,坐在屏幕前,打下几个字:再见,老屋!开启搬家倒计时。

望着满屋子凌乱不堪的杂物,莫名的惆怅悠然而起。收拾屋子,打开柜子一件件整理,每样东西,拿起放下,难以舍弃。女儿小时候获奖证书,先生刚参加工作获奖证书,还有自己收藏的旧剪报,上次搬家没舍得丢弃的杂志书刊,还有跟随自己多年的笔记本,一大摞业余学习英语的书册,珍藏着自己早年的旧照片。边柜上摆着去海边旅行捡的珊瑚贝壳,还有刚参加工作时去杭州参加竞赛的的奖状,第一次去香港乘坐的车票、游览门券,还有几张刊登过自己文字的旧报纸。回忆翻山倒海般涌来。那么多美好的时光~
一朵女儿亲手绘制的玫瑰花,边上写着:时光啊,请您一定不要伤害她,我的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祝妈妈生日快乐!
这是女儿刚参加工作,要送妈妈一件生日礼物,我说,如果是你自己亲手做的礼物,我会很高兴。女儿亲手描绘的这朵花儿一直摆着书房,保存了八年的女儿作品,收拾带走新家。

一直和女儿说,老爸是个念旧的人,其实自己何尝不是呢,几次拿起放下,最后还是把要丢弃的旧物一件一件放回去。新家的某个角落,还会珍藏着标有时光印记的旧物件,它们和我一起,属于我的家。

就要搬家了。清晨睁开眼睛那一刹,看着满屋子整理好一袋一袋的行李,难言的不舍蔓延全身。

搬家是晾晒记忆、放飞思绪的时段。它让你回忆美好的往事,重新寻找新的起点,开启了又一程崭新的时光。

旧物品折射出,也不总是愉快的回忆,时隔多年,也是真实、难忘的记忆。

总是流年中匆忙而急促的赶路,难得静下来回忆、思考和追溯。许多美好的记忆,被我们收藏在某个角落,搬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重温和回忆,一次心灵的跨越与割舍。

夜色渐深,新家窗外一片阑珊,看着城市的繁华似锦和车水马龙,又开始想念,老屋楼顶的盆松,茶花,玉兰,还有同学刚刚送我那盆茉莉花,黑夜里清香悠然。

有星星的夜里,站在那儿,看飞机掠过,如繁星点点在夜空闪烁。美好的夜晚。

新与旧,时光的交叉,怀念曾经的过去,徜徉温暖的回忆,栩栩如生的美妙,稍纵即逝。

唯有珍惜现在,不辜负美好时光,不辜负所有的期盼,最为充实的现在,便是明天最为美好的念想。

再见,老屋,我会在新家里,愉快中想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