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月25日凌晨起,无锡下了一场10年未遇的大雪。漫天飞雪给粉墙黛瓦、小桥流水的烟雨江南,带来了素裹银装和意外的惊喜。
午后,我们与无数的中外游客一起,来到梅园踏雪寻梅。

民国初期由荣氏家族建造的私家花园一一无锡梅园,是世界著名的赏梅圣地之一。公园入口处巨石上的‘’梅园‘’二字,由国家副主席荣毅仁的父亲荣德生先生亲笔题写。

众所周知,真正的江南,指的是苏州、无锡、常州一带。这里自古以来,就是鱼米之乡,而今经济发达,富可敌省。

江南的雪,是一场可遇而不可求的邂逅,它来与不来,你都只能抱一种随遇而安的心态。

江南的雪,是儿时的情怀和脑海里不可磨灭的快乐印记,是滴水成冰的象征。

江南的雪,是最滋润和最美艳的雪,她是处女的皮肤,隐约着青春的讯息。

今年的江南,把雪下到了极致,那些往年没下的雪,都在这几天补上了,下的酣畅淋漓,豪气万丈。


雪是天外来物,雪是鬼斧神功,经过漫天飞雪精心打扮过的江南园林,宛如名家大师的水墨丹青和人间天堂。

风华雪月后的江南园林,陡增了许多小资情调,与江南今日之富饶十分配套。

从小就喜欢雪,喜欢一夜之间“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无穷变幻,喜欢银妆素裹后的妖娆的童话王国,喜欢繁华与纯洁并存的白雪世界,更喜欢满地撒欢的孩童在茫茫白雪里打雪仗、堆雪人的热闹。

还记得那些年在雪地里玩过的游戏,还记得那些年在雪地里抓过的麻雀,还记得那些年在雪地里一起奔跑的玩伴……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雪还是江南的雪,我们已不再是少年!
还是先来留个影,凝固住雪映梅林、人在花中的瞬间吧。

迎着寒风和冰雪盛开的是腊梅,离她不远处,就能闻到她那沁人心肺的花香。

盛开的腊梅和一字排开的红灯笼交相辉映,使人赏心悦目。

每次看到腊梅盛开,似乎就听到了春姑娘的脚步声。这时虽然仍是悬崖百丈冰,但春姑娘己经离我们不太远了……

无数文人墨客,曾经写下了无数的咏梅诗词,并流传至今。

但咏梅最切题、最有气魄、最感人的诗词,是毛主席所作的《卜算子.咏梅》。

踏雪探梅时,耳畔不时传来伟人那豪情万丈、带有浓重湘音的吟诗声:‘’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习近平总书记在作重要讲话时,曾经引用了这首古诗的后两句:‘’吾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

是啊!踏雪寻梅用的不仅是眼睛,而是一种情怀,需要有诗人的激情和与大自然浑然一体的胸怀。

诗言志哦!
人们赞美的梅花,自古以来寄托了人们许许多多的理想、情操、品行和豪情壮志。


这既是人们对迎难而上、百折不挠、夺取最后胜利的精神的歌颂,也是对即将到来的美好未来的无限憧憬。

在雪野里,有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有深黄的腊梅花,有孕育万物、生机勃勃的春天气息。

在众多梅花品种中,第一朵报春的花儿是腊梅。

在一片白茫茫的大地上,黄色的腊梅花虽然只有星星点点,但仍是十分的醒目耀眼。

雪后的空气十分清净,腊梅淡淡的花香,一阵阵地随风飘荡。

惹得人们不得不停下匆忙的脚步,四下张望,寻觅她的踪影……

你看,这几朵腊梅,风情万种,分外娇娆,真像二八俏佳人哦,怎么可能没有体香?

梅园是荣德生在民国初期所建的私家花园,当年蒋介石夫妇和李宗仁等人都先后游览过梅园。无锡解放后,荣毅仁将梅园捐献给了国家,仅保留了一处私产,即这座乐农别墅。现在,这座别墅也对外开放了。

这是乐农别墅外面的长廊。

这是荣氏梅园的最经典景点之一,罕见的太湖石有着悠久的历史传说。

到梅园来赏梅看景的中外游客,通常都会在此留个影,我也拍一张吧。

腊梅开了,春姑娘的脚步就近了。此时,茶花已经迫不及待地盛开了。红的花,白的雪,绿的树,远方的塔,很美哦。

公园里,漫山遍野,到处都见得到腊梅树。

腊梅的花瓣,像凝脂一般,像玉一样。她的颜色,不是一般的黄色,而是高贵的帝王黄。

她的花朵,既不大也不密集,更没有绿叶的陪衬。她的悄然绽放,只为传递即将到来的春天讯息。

待到春天真的来到后,腊梅却默默无闻地退场了。到那时,她的花儿谢了,枝干上长满了绿叶,她静静地待在树丛中,欣赏着其他花仙子纷纷登场……

我们还是回到现实中来吧。
现在是冰冻三尺的数九隆冬,你看,腊梅并没有“猫冬”,而是在灿烂地绽发着生命的芳华。

虽然寒风阵阵吹来,但总有暗香浮动,心中一下子就暖和了。

寒冬腊月,是万物生长的低潮期。但腊梅却傲然面对,显示出了生命的无比坚毅和顽强。

这是生命的赞歌。既使前程九曲十八弯,也要不畏艰险勇向前。

在腊梅的感召之下,迎雪傲立的梅树上,红梅的花苞也已经俏俏地露出了笑脸。

古老的梅桩上,虽然覆盖了厚厚的雪,但雪下却萌动着不老的生命。

待到春暖花开的三月份,这些古树似乎又获新生,将盛开红梅,美不胜收。

在江南,雪可是难得光临的贵宾。这样的雪,可是“瑞雪兆丰年”的好雪哦。记得小时候,长辈们看见雪,都是笑呵呵的样子,那是一种己经看到了丰收与希望,发自内心的兴奋。


美丽的江南春天,就是在这冰天雪地中孕育出来的。

今年的雪特别大,与北方的雪可以有一比。最北方的雪,与醉江南的景,现在有机地结合在了一起。

雪中的建筑,既有江南的灵秀,更添上了北方的粗犷。

江南的雪,不同于北方“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长达数月的壮观豪气,她只是小家碧玉般的温婉秀气。


江南的雪,也不像北方的雪铺天盖地,狂风怒吼,而是如柳絮般轻盈曼妙,悄然而至。

江南的雪,有江南特有的温软气质。雪花中带着水分,一片片黏连在一起,即便是这样的漫天飞雪,能积攒起来保留几天,也要10年才能一遇。


遇到了这样大的雪,在江南就是盛大的节日了。人们早上起床后,不是去铲雪,而是纷纷拿起单反拍照了。甚至会特地请假,去寻觅最北方的雪。

这里就是无锡的雪乡哦,多美啊!天也不算冷,只有零下两度,比东北的雪乡至少要少一个零吧?!


在江南,现在不但可以踏雪,而且还有梅花可寻,岂不快哉!

踏雪寻梅,是历代文人墨客的闲情雅趣。此时此刻来到梅园,你既可以体验到古人的心迹,也可以畅叙今人的情怀。

登上荣毅仁父亲亲自建造的天心台,可以一揽梅园核心景区的美景。


每到梅花盛开的季节,在此处登高望远,你的心都会被美丽所融化……

这些高悬的红灯笼,与此时的雪景相得益彰,非常搭配。

在梅花丛中,恰到好处地散落着几座亭台楼阁,透露着江南俊俏细腻的灵气。给寒冬中的公园,平添了不少靓丽。

同时,也为即将到来的春节,烘托出了红红火火的喜庆气氛。

梅品种国际登录园,是梅园新扩建的一座规模宏大的精品梅花种植区。在这里,种植着从全国各地和日本等国引种的上千种梅花精品。

这里是梅花爱好者相互学习、交流、展览的最佳平台。

这些蓄势待发、含苞欲放的梅树,可都是价值连城的名贵品种哦。

每年三月初,它们便花苞盛开了,盛情迎接来自五湖四海的中外游客。

如果踏雪探梅走累了,可以到这里小憩片刻。

坐在这里休息,也是一种美好的享受。

极目四望: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江南的人,无论是成人还是孩子,每到冬季都会等待一场雪舞的曼妙。

人们已经等了很久很久,至少等了10年,它不负重望,这次如约而来。

看到了漫天飞雪,看到了白雪压弯了枝头、铺满了大地。人们尤其是孩子们,都会欢呼雀跃般的惊喜。

人们象是得到了上天的垂怜,又似乎是见到了久违的亲人,愉悦的心情不言而喻。

这是一组江南园林中常用的花窗。


窗子的造型有圆有方,千姿百态。

这些窗户,仿佛就是一个个制作精致的画框。

美丽动人的窗外真情实景,都悉数装入了画框之中。

人们在此可以一步一景,一窗一景,使室内室外有机结合。

园林设计师在这里种植的一株梅花,一定是采纳了以下这首唐诗的意境:
墙角数枝梅,
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
为有暗香来。


园林是一门大学问,你看这两株植物,色彩搭配的多么醒目、靓丽和协调。

梅园里的梅桩盆景展示区,在大江南北久负盛名,十分值得看一看。

这里陈列着数百盘,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历史的、造型奇特的梅桩盆景。

与此相协调的是,盆景园的建筑处处透露着灵巧的江南园林特色。

如果仅看照片,很难想到这里会是山清水秀、气候宜人的江南。

但与东北雪乡比,完全是一样一样的。

但这里比雪乡要灵秀多了,文明多了。无锡人吴侬软语很好客,无锡的商家诚信待客不宰客。

突如其来的雪,让江南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经过一场雪,使江南园林的宁静雅致更添风采,处处都是一幅唯美的画卷。

雪中的开原寺,更显得庄严和神秘。

小巧玲珑的江南路灯,在大雪中似乎有点势单力薄。

荷兰的大风车倒是久经风雪的模样,气势非凡。

每年3月中旬前后,上万株五颜六色的郁金香,将盛开在大风车周围,营造出浓郁的欧陆浪漫风情。

小河对雪也无所畏惧,再大的雪落下来,到它那里都是立刻融化。

这个欧式建筑是个咖啡馆,如果只看照片,还以为是身处巴黎塞纳河畔呢。

进去喝一杯热咖啡吧,毕竟在外面待久了,室内要暖和许多。

雪后水中的倒影,确实别有一番情趣。

实事求是地讲,2018年的这第一场雪,下的确实不小,很有一点北方雪的派头了。

这是在无锡十分难得见到的美景:雪映水榭,天地一色。

今天的天空出现了短暂的蓝色,气象台预报明后天还有大雪。
那么,就让雪下吧,让雪下得更猛烈些吧!
反正腊梅已经盛开,春姑娘已经走来了,春天和希望就在眼前……

记住这些美仑美奂、稍纵即逝的景致,记住这些罕见的白雪与腊梅的绝配,记住江南曾经有过的美丽雪乡吧!

冬天过去就是春天,“梅”次遇见妳,就听到了春姑娘的脚步声。
冰天雪地中的腊梅,她所寓意的那种永葆不畏艰难、荣辱不惊、万事随缘、始终乐观的革命浪漫主义的情怀,已经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