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幸福的等待,莫过于在等待的同时,知道有一个你很在乎的人将要来到你的城市,愿意为了见你一面,经历一番舟车辛苦,车马劳顿吧。


        这一年于我,充满了期盼,惊喜与等待。不论是从新疆去昆明出差不嫌麻烦在成都经停突然出现在川大校园里冲我笑的大胖,还是开着车几乎跑遍了整个莫斯科承包了我的一周之旅的炒米饭;不论是从北京坐了三天两夜火车来和我一起过十一剩下几天假期的橙宝宝,还是从华沙回沈阳过圣诞居然绕个大圈就是为了给我显摆几张乐谱的十三;不论是从伦敦回国办婚礼的思思和罗博士专门把成都定为蜜月旅行的一站,还是今天,早晨考完最后一门,晚上就从上海坐两夜火车来陪我旅行回家的陈臭臭。

        虽然,大胖来的时候恰逢我期中考试,忙到只能带他在学校食堂凑合了一顿套餐;
        虽然,最后的最后炒米饭还是选择先放手先道别先看着我离开先说了再也别见;
        虽然,和橙宝宝共度的假日时不时也会有冲突摩擦和小纷争差一点就闹得不欢而散;
        虽然,在太古里请十三吃川菜花光了我所有预算却还不如路边摊的糖油果子对他胃口;
        虽然,蜜月旅行磨破了脚后跟的思思和穿着汗衫吃不了辣的罗博士带我吃了港餐;
        还有,听说陈臭臭直接拒绝了爸妈说要买机票直接回家,宁愿在火车上睡两个晚上也要来陪我一起旅行。

  我们短暂分离,长久惦记。
       我们各自忙乱,互相挂牵。

    
当我看到从世界各地出现在我面前的你们,就觉得天各一方又何妨,世界一点都不大。
      当我看到从世界各地出现在我面前的你们,我就想换成我在路上,等在出站口的你们也是同样的心情吧。

       这世上最折磨最无奈的等待,莫过于你断不了念想,却又不确定它能否发生。这世上最甜蜜最喜人的等待,莫过于在等待的同时,你知道,有一个你很在乎的人为了见你一面正在收拾行囊,他愿意为此经历一番舟车辛苦,车马劳顿——你在等待他,与此同时他也无比期待见到你,而且不比你的期待少一分一毫。

       最艰难的事情是等待,最美好的事情是值得等待。
原来,我们久别重逢的再见面,真的就像从没分开过一样。

(原创文章:“说说看,最幸福的等待是什么?” by 欣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