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好食光(原创)

甜甜的妈

<h3>油纸伞撑开来,伞面绘着的梅花就鲜红地开了。雨也不是很大,人在伞下感觉比空蒙的雨地亮堂。雨声豆子般落伞上,密密麻麻地发出沙沙的声音。水从伞的四周流落下来,檐雨一般珠连不断。思绪也就随着雨点滴答滴答……</h3>

<h3>是因为老了么?总是喜欢回忆往事。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烟云缭绕水天一色的雨夜!陈年旧事突然一下子鲜活起来,在我湿漉漉的心里澎涨着汹涌着……</h3>

<h3>记忆中的小巷,逼仄又绵长,一条青石铺就的石板路蜿蜒曲折伸向远方。江南的小弄大都古朴而恬静的,不高不矮的围墙挡在那条小巷的两边,斑斑驳驳的苔痕,墙上挂着一串串苍翠欲滴的藤萝,简直像古朴的屏风。</h3>

<h3>偶尔几枝娇艳的海棠,娉娉婷婷,从墙头殷勤地摇曳红袖,探出身来极有韵味。就在这个窄窄小小的巷子里,我和阿婆度过了最最幸福的童年时光。它囊括了我对儿时快乐的所有美好想象。</h3>

<h3>不知为何,想起阿婆我就情不自禁想起那温馨窄小的小厨房,炊烟袅袅的烟囱,散发着诱人香气的大铁锅,阿婆忙碌的身影,昏黄的灯光,一道道朴素又美味的佳肴从这里穿过窄窄的过堂送到堂屋……</h3>

<h3>那是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吃饭,除了满足人的果腹需求,再也乏善可陈。然而,阿婆却不这么认为,即使是粗茶淡饭,她也要糙粮细作,变着花样让它活色生香。在她的人生哲理中,任何困难左右不过一顿饭而已。</h3>

<h3>春天野菜香,田野地头开的满地都是,不消片刻就轻轻松松半篮子,马兰淖水与香干凉拌,野芹菜放少许油清炒,红花郎菊花脑喷点料酒洒点白糖比荤菜还鲜美……小河里的螺蛳是不要钱的,清明前后最为肥美,加点酱油放把葱爆炒鲜香扑鼻。</h3>

<h3>夏日炎炎似流火,阿婆早早地酱好两大罐的甜面酱,清早起来煮上一大锅绿豆粥。家里孩子多,口粮肯定是不够的,乡下买的山芋玉米南瓜蒸熟,山芋一半搭粥,一半切片晒干。</h3>

<h3>就是这种山芋干,我断奶之后的辅食,比现在街上铺天盖地的山芋干好吃的多!软软的糯糯的甜而不腻。妈妈吓坏了,担心我会因此食积,可是我不但没有反而长的又白又壮,连婴儿时大便难的问题都解决了。</h3>

<h3>舅舅还会去长江边捕螃蜞螯。这也是江南一道天然美味,味道近似于大闸蟹,到了夏天江边石缝里到处都是。回来不需过多处理,放点盐清水煮,原汁原味鲜嫩无比。现在街上也买的到,不过价钱贵的吓死人了!</h3>

<h3>秋风扫过菊花香,大雁展翅飞南方。秋天的麻雀最肥嫩,小舅舅就时常打一些麻雀回来,如果不多就红烧,如果足够多就油煎再糖醋浸汁。那滋味难以形容,几十年之后都无法忘怀!</h3>

<h3>冬日大雪纷飞,转眼新年又要到,这也是阿婆最忙的时候了!年糕团子馒头馄饨,每样的量都很大,要吃一个正月呢。泡菜罗卜干腌菜各做一百斤,特别爽口做少了没多久就见底了。</h3>

<h3>还有咸鱼咸肉也是不能少的,与别人不同阿婆会在腌制时放八角茴香和白酒,等来年春天雷笋上市烧腌笃鲜那是极好的,什么调料不加也鲜的掉眉毛了!</h3>

<h3>用黄豆浸泡煮熟发酵而成的是黄豆酱,这也是阿婆的一个美食秘方。那个时代糖油等调料也是定量凭票供应的,有了黄豆酱就相当于酱油味精盐糖所有调料了。</h3>

<h3>还有一种甜面酱是面粉发酵的,酱做成后可以和任何蔬菜搭配。酱黄瓜酱菜瓜酱西瓜皮,每一样都赋予它全新的意义。多年以后我也尝试着寻找记忆中的美味,无论是李锦记还是海天都再也还原不了记忆中的味道。</h3>

<h3>莴笋菜饭也是口粮不够的应急措施。每当饭熟,我总会迫不及待地飞奔过来。打开锅盖,一种兼和着草木清香和肉质特有的醇厚芬芳的别具一格的浓郁芳香弥漫开来,飘满了房间的每个角落……霸道恣肆直钻人耳鼻。</h3>

<h3>无数次我看着阿婆挥洒自如地把寻常之物变成一道道珍馐美馔,心中的景仰如涛涛江水。现在回想起来,或许,就是这样才让我对美食有一种不可割舍的向往,并跟它们结下了不解之缘的吧?</h3>

<h3>我常常讶异自己的天赋异禀的吃货本性,没做过的食物往往初体验就零失败。如今才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妥妥的启蒙教育么?阿婆在养刁我胃的同时也激发了我的吃货潜质!</h3>

<h3>童年的幸福已匆匆而逝,一去不返。然而,记忆中的味道却可以永留心中!复制美食以还原美好时光,那浸润着阿婆言传身教秘诀的美食就恰似迎接故人的到来。</h3>

<h3>在阿婆离世四周年的今天,做美食,似乎对我有着一种特定的意义。我常常搜索着童年的记忆操作美食,每当完成一道食物,心中总会期待阿婆的赞扬。想象着,看到我现在如此独立能干她该开心成啥样。</h3>

<h3>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阿婆温暖的目光正慈祥地望着我,那么亲切那么真实!胸口顿时被既酸楚又甜蜜的快乐幸福涨得满满的。</h3>

<h3>阿婆,我想您了!</h3>

<h3>谢谢美友的支持和鼓励!</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