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谦谦君子


出镜:仙子


文字:南塘秋

记忆里的季节却似乎一直都是春末,荼靡春尽,漫天落英。我殷勤的打扫落花,扫了一季又一季,直扫到千红开遍,又见秋风,却依然挥不去扫不走的,是你屹然的身影。

君可知,这么多年我从未远离,我在月下种梦、种念、种相思,等缘、等你、也等风。那回眸里的不舍,那浅笑中的留恋,那淡语中的深情,那欲言又止的省略,那欲说还休的幽衷……君可懂?

我曾千百次的对月许愿,愿与你并肩携手行在月下,走过花媚海棠桃李春英,走过蝉鸣木荫风度芙蓉,走过月抚桂子东篱香浓,走过万物眠寂雪舞长空……

愿与你在月下畅饮对酌,釆一缕月光斜插鬓边,掬一捧桂香怀藏胸中;豪借千盅桃花醉,催妆腮畔胭脂红……

愿与你行吟天涯走山走水,与你花间问香林泉逐梦;踏歌三秋菊花黄,起舞春日杨柳风……

且观闲云影去,与君目送归鸿;阅遍山刚水柔,听尽天籁鸟声;同看风烈草韧,无惧沐雨沐风……

就这么携手走啊走,走过青春韶华苍颜白发,走过日月轮回暮鼓晨钟;管它雾隐了楼台,还是月迷了津渡,不去问身在何方,也不用管归途何处,你在便是乐土福地,哪怕雨雪阴晴……

君知否,咏月的歌诗有万首千种,我最爱的却只有一句:愿身能似月亭亭,千里伴君行。

你猜,你猜,当思念的藤蔓纵横交错,密织成网时,网住的是谁的痴念,谁的意浓?谁的眸光温柔了梦境,谁把记忆酿成了风景?谁在月夜里固执的侧耳,倾听着往事寂寥的回声?



你听,你听,是谁在月下倚琴而歌,唱着那相思令人老,思君君可知,唱着那执子之手地老天荒的深情?

你看,你看,又是谁就着菊桂的馥郁,用诗笔饱蘸月色,醉涂了一阕不老的红尘咏……

我把这一世的相思全给了你,此生唯愿,愿做你心头不忘的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