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2

  生活总是在这样春暖花开的季节跟我过不去,别离是在所难免的。送他上车,车上人多,连个座都没有。看他站在最前面,被挤得似乎站不稳,艰难地向我挥手道别。泪就在这时湿了眼眶,尽管刚才在送他的路上,我们还为孩子的事争论不休。

  在一起时,我们或争吵或赌气,矛盾有时也会让我们相对“敌视”,所幸我的急脾气总是被他的好脾气软化,赌气历史上最长的一次互不理睬不超过二十四个小时。事后回想,那次他是被我不知轻重的话伤了心吧!用他的话“你是从小被父母宠坏了,每次都是我的错还不行吗!”。

  今年我们结婚二十周年了,结婚纪念日那天,我提醒了他八百遍后,他来了一句“家是你当,钱是你装,你自己看着办吧!”,噎得我差点撞墙。好在这么多年我早就习惯了他的“痴呆”,没过两天,这件事就被我忘得一干二净,脸上又开始充满阳光。

  好脾气的他,在口头表达情感方面总是格外木讷。有时我会故意逗他,问一些诸如“看不见我时你会想我吗?”之类的、倍让他无法说出口的话,他这时会瞬间尴尬得直咧嘴,反问我“你说呢?”。我能怎么说?除了愤愤然揭露他当初追我时的无赖相,只好偃旗息鼓,免得说多了惹自己伤心。

“笨嘴拙舌”的他,只要休假在家,我会时常偷懒不愿干家务,装头晕不起床。这时他都会紧张忙碌,嘘寒问暖,端茶递水,从不嫌烦。这么多年来,我这招儿是屡试不爽,从没被他揭穿过。当然,不想干家务也不能总装病吧,人家说“久病床上无孝子”,夫妻也一样。怎么办呢?不用怎么办,每当我下班回家后,桌上都备着一杯热腾腾的绿茶,他正在厨房里乒乒乓乓地忙碌着,我要的不多,这样一个小小的场景都会让我幸福快乐很久。

  俗话说“女婿是父母的半边子”。而在我妈的心里,他甚至比弟弟更重要。这一切都源于我出嫁后依然在娘家生活了十多年。在这十多年里,他的勤快能干听话孝顺,深得父母的喜欢。于是有了这样的周而复始:只要我和他有争执,在我父母那里,错的一方永远都是我。这些年,我也习惯了跟他争吵在我父母那里我不落好,所以就算吵死了,我回娘家也绝不告他的状。

  这样说来,我的他也不知是怎样的货色了,好或不好难下定论。二十年了,我们的生活磕碰着,幸福着,虽已全然没有了恋爱时的踪影,但锅碗瓢盆柴米油盐,却让我更加依恋这个不解风情的榆木疙瘩了。

  时间就像一把杀猪刀,早已把我青葱岁月那些对婚姻的浪漫向往颠覆成云烟。而今,我更踏实于我所拥有的真实婚姻生活。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在未来的二十年,又二十年……我们会一直一直这样携手走完人生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