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站上的乞丐——我考上了青岛师范学校(11)(有声读物)

镠峪

<p class="ql-block ql-indent-1">周末,要从师范学校回到家里,首先需要在李村的汽车终点站上坐10路车。</p> <p class="ql-block ql-indent-1">每次,我们是跟好多人一起站在铁管护栏里排队等候,这时一些乞丐就会趁机拿着搪瓷茶缸走过来讨要小钱。因为车票价格是五分和一毛,所以给乞丐的钱一般就是一分或者二分。我们是学生,虽然没有收入,可也得经常给点。</p> <p class="ql-block ql-indent-1">这里的几个乞讨人,通常是一个老年妇女和两个小女孩儿,不知道来自哪里,两个女孩子,论年龄该上一年级了,却在这边的地面上无忧无虑的玩石子儿,为什么不去上学却要出来乞讨呢?也没有人出面过问一下。</p> <p class="ql-block ql-indent-1">就这俩女孩儿,一个头发凌乱牙齿不整,长得不好看。另一个却是大眼睛小嘴唇红扑扑的脸蛋儿,很是可爱,不仅相貌秀气,文静高雅,还长着一个不亢不卑的小模样。</p><p class="ql-block ql-indent-1">看谁家有钱领回去,当自己孩子养,好好上学,再教教她钢琴、舞蹈,或者画画,哪一项都好啊。</p> <p class="ql-block ql-indent-1">长这样漂亮将来干什么不好却学当乞丐!当然这么说也不对,丑的就该乞讨吗?有句话叫做“丑人多读书”,很可能长得不俊的那个女孩子学习还不错呢,不相信资助一下试试。</p> <p class="ql-block ql-indent-1">这些是现今年代的遐想,文革刚结束,各家的条件都不好,自己饭还吃不饱呢,哪有闲心管别人。</p><p class="ql-block ql-indent-1">等车队伍里有一个小青年,也真会看人屈,给俊秀女孩儿一毛钱,丑的女孩儿一分不给,还逗引俊秀女孩儿:“叫叔叔,叫叔叔。”女孩子不叫,不叫也给。好色之徒。看来秀美好看还真能当饭吃。</p><p class="ql-block ql-indent-1">的确是这样,就比如我,如果跟霸王项羽一样长相,个头高大,风姿潇洒,气宇轩昂,走到哪都会有气场,是不是这一辈子也会混出个人模狗样。</p><p class="ql-block ql-indent-1"><br></p><p class="ql-block ql-indent-1">这是一九七九的事。</p><p class="ql-block ql-indent-1">师范毕业后我开始工作,过了两年去李村,到局里开会学习,回家时还在这里坐10路汽车。现在物价有些上涨,发现乞讨价码也跟着涨了,已经不是一分二分的,而是一毛钱了。</p><p class="ql-block ql-indent-1">这时那个老年妇女和两个女孩子早已不知去向,要钱的却换成了一个老头儿,还是端着一个搪瓷茶缸。老头儿挨个人要,每人就收取一毛钱。 </p> <p class="ql-block ql-indent-1">然而此时,有个好心人给了老头儿一张两毛的,老头儿接过来之后,又从搪瓷缸里找了一张一毛的还回去,给钱的人觉得奇怪:“两毛钱全给你了,又不是买东西,为什么要找钱呢?”老头儿说:“不行,不行,多了不要,就一毛钱。”</p><p class="ql-block ql-indent-1">这事真是好笑,乞丐讨钱不容易,理应是越多越好,哪有费心要到了钱嫌多再往回找的道理,这里有什么讲究吗?</p><p class="ql-block ql-indent-1">好玩的乞丐。</p> <p class="ql-block ql-indent-1">时代在发展,今天每个人都有工作和很好的收入,孩子除了在学校里安心读书,家长又给报散打、游泳、球类、器乐、声乐、绘画、主持等各种课外辅导班,恨不得不让孩子睡觉不间断地学习。</p> <p class="ql-block ql-indent-1">都觉得自己的孩子有非凡的潜力,前途无量,哪还有放出去到处流浪的。</p> <p class="ql-block"> 2017.8.7</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