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的某一节段,我们总会遇到一些人、一些事,或许会改变你对生活的态度和看法,也许会从此改变你的性格、认知,并提升自我价值。

初见焦蕙兰老师,是在秋末的一个阴雨天。

连绵了几天的冷雨刚停,阴云还未散去,阵阵寒气袭人。我应段秀芳之约在蕙兰朗诵艺术中心的楼下见到正在等着我们的焦老师时,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老师,并被她的气质所折服。犹如黑暗中开了一扇天窗,酷热中吹来一缕清风,给人清新、舒缓、时尚、优雅的感觉,高贵又不失温婉。

交谈中,更是得知老师不仅有非凡的智慧,更具有丰富的情感和高雅的品位,爱诗,爱歌,爱朗诵,爱文字,一生都在艺术殿堂中尽情的翩然舞着。

在艺术中心教室的墙上,摆满了同学们朗诵和走秀的剧照,一袭袭华美的旗袍,风情万种,恰似岁月里开放的花朵,惊艳了时光,丰满着视觉盛宴。

我从未想过,旗袍竟会以这么一种方式走近我。不由得想起一句话:“旗袍女人,从诗意中款款走来,走过大清帝国的繁华,走过中华民国的硝烟,走在烟花江南细雨纷纷的石巷,走在北方烟雨凡尘中的山区小城。”

庆幸上天对我的眷顾,让我遇见了焦老师。当身着一袭素白青花旗袍的我出现在晚宴中时,看着大家惊讶的目光,不知是旗袍惊艳了时光,还是风姿绰约的旧人定格了芳华。

国粹旗袍,是凝聚的音乐,是流动的诗行,是镌刻在中国女人骨子里的美丽。蕙兰朗诵艺术中心的女士们,身姿曼妙,深情款款,一袭袭华美的旗袍,一曲轻缓的音乐,一杯红酒,一篇诗行,轻吟浅唱,惊艳了如歌的岁月。

旗袍,成全了女人们的婀娜与风情;女人,诠释了旗袍的韵致与美丽。当旗袍女人走过唐诗,路过宋词时,在不经意间沾惹着怀旧的气韵,蹉跎着烟雨红尘。

韶华易逝,红颜易老。当时光褪去女人的色彩,根植于内心气质的芬芳却从未湮灭。她们——蕙兰朗诵艺术中心的女士们,笑颜如花,玉音婉转,用音乐,用文字,用不老的歌喉,咏诵,演绎着绝代风华。

蕙兰旗袍朗诵艺术,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场的视觉盛宴,让我们领略了旗袍独特的东方魅力。旗袍,走进了小城,走进了流光岁月,在女人心里衍生出一片如洋花海。

那些旗袍,摇拽成一朵花,在岁月里,在诗行中,在走秀台上,浪漫地开着。

走过岁月风雨,走过流年苦涩,走过夏花漫烂,走过茫茫冬雪,轰轰烈烈,或荒荒寂寞。一不小心,旗袍,溢满了眷念,淹没了爱的荒野。

红尘烟雨,流年苍茫,旗袍如花,花如女人,浅笑嫣然,静享流年安暖。


—— 写给蕙兰朗诵艺术中心《迎新年·红酒·旗袍晚宴》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魏海音(网名梵音),山西大同广灵人。爱书,爱文字,喜欢用文字记录心情说说,在书和文字中享受愉悦,安暖,唯美和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