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慈母致敬

   《诗经》:父兮生我,母兮鞠我。哀哀父母,生我劳瘁。孟郊诗曰: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高尔基言:世界上所有的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家要正本清源流,方能根深叶茂传家久;人须知晓来处,定会不忘初心行孝道。人若问情为何物?情即是爱;人若问母亲是谁?母亲是佛。我赞:母亲,是十月回胎的艰辛凝成的泪;母亲,是临行密缝的浓情编织的衣;母亲 ,是倚门守望的归来赤子的情;母亲是玉不成器的愁绪堆积的鬓;母亲是维系家庭的温馨和谐的魂。母亲,是人间第一亲;母爱,是人间第一爱;母情,是人间第一情;母恩,是人间第一恩。
         ――谨以拙文致敬慈母78岁生日

 

今天,时序腊月初一,从今白天渐长,黑夜变短,大街小巷会霎时热闹起来,人们会自觉加快迎春的脚步。放在过去年月,每到腊月里,我家便有两个人要庆生,老家有个风俗习惯,小孩生日叫过罪,大人生日称过生儿,大概是人生下来就注定要受罪的说法,就有增一岁减一罪的缘故吧。借庆生机会,全家人就能吃上好吃的东西,大人小孩脸上都会洋溢满足的笑容,实在是那个时代物力着实艰难,过生日真个是解馋享受的一次机会。

  依农历惯例,前日初八我过罪,后日初九母亲生儿。我清楚的记得,每逢我过罪,母亲会提前发好白面,用白面些烙祝福馍馍,母亲手巧得很,用梳子顶针等工具,像在变戏法似,馍馍做成各种图案,母亲还会做个猴子馍馍给我,像艺术品一样,我好久不愿下口吃掉馍馍。当然在我过罪当天,母亲会在长面碗底里,私下地给我埋个荷包蛋,让我偷偷地乐上整腊月。记忆中,在我过完罪后,好像家里再没有动静了,大人们有意淡忘了母亲的生儿。

  

  现在细细思量,在那个缺衣少食的艰苦岁月里,家里没有条件给母亲过个像样生儿。大人们把满满的爱全都给了孩子,却忽略了自己的情感,这就是人间大爱第一情。我学校毕业后,娶妻生女,忙于工作,远离故土,没有给母亲过个像样生儿。随着岁月的流逝,我竟忘记了母亲的生日。前些日子,须要填干部履历表,我才搞清老人家的生日。昨天,兰州上学的侄女微信提醒我,说奶奶生日在腊月初九,问我能否回老家给老人家祝寿,这就是我动笔撰文的缘由。

   

        

        
    家母姓朱,生于1940年腊月初九,属龙,今年虚诞78岁。母亲兄弟姊妹九个,她在家里排行老八。如今健在者有三舅、五舅和慈母三人。母亲而今老了,芳华不在了,牙齿脱落了,步履蹒跚了,病痛缠身了,都换来了儿孙满堂。然慈母心态乐观,毅力坚忍,大爱无言,用点滴行动,庇佑子孙安康。慈母是中华民族完美妇女的代表之一,集传统美德即单纯、勤劳、善良、仁慈、孝道、懿德、淑贤、豁达于一身。她平凡的在不能平凡了,却有两件事情,证我记忆犹新,更增加了对慈母的认识和敬重。

  一件事情就是,慈母当过教师,早年高小毕业,文化程度较高,被村小学聘用为代课老师,给一二年级学生教数学,母亲用女人特有的耐心和细腻,开蒙启智,教书育人,造福桑梓,声名乡野。我们姊妹四人,全是母亲的学生。我们村里在外工作的多数人,如年龄稍大些的干部工人 ,都是母亲亲自教出来的学生,时至今日,他们亲切地称母亲朱老师。包产到户后,家里分了些山坡陡地,鉴于缺少劳力耕种,母亲依然放弃坚持多年的职业,和父亲相依为命,风雨兼程,不离不弃,和衷共济,支撑了整个家庭的壮大。在送走了双亲和叔婶的同时,供养子女成家立业,教育子女老实本分做人。

  二件事情就是,母亲心灵手巧,精于女工,在我记忆中,昏暗的煤油灯下,母亲一直在缝补生活,全家人的千层鞋全是母亲的作品。母亲还会用娘家陪嫁的缝纫机,缝纫机当时属“三转一响”家当,吃香的很,是一个家庭的可以炫耀的财富,母亲给全家人做“时髦”衣裳,让一家大小衣着光鲜的体面生活,给我儿时的记忆增添了一抹亮色,毕竟人靠衣裳马靠鞍,让我在小时玩伴中得瑟了不少。

  


     老母一百岁,常念八十儿。这是每个母亲对儿女们至死不渝的真实写照,我将永远沐浴这份浓情厚爱里,借母亲的慈爱力量,祈愿子子孙孙安顺康宁!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这是为人子女理应孝敬父母的永恒主题,人用孝道善行天下,就不会留下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
         昆仑巅2018年1月16日草作于华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