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天,雨,凄凄惨惨戚戚的下着。被阎王爷忽悠过一回的我打着伞在细雨纷飞中漫无目的的走着……

偶尔,会看见一两个小青年,因为不带伞,在雨中一路狂奔。哎!在这细雨纷飞的时刻有多少人未曾带伞而在街头如刚才那些小青年那样雨中疾行。在去日苦多苦短的人生路上,又有多少人和我一样无语泪流,在墨色里感叹生活的无奈,在美篇里感慨命运的多桀!

   雨继续纷纷扬扬的下,风继续冷飕飕气呼呼地刮着。树虽然依旧叶满枝头,但受不住西北风的袭击,在寒风中一个劲的哆嗦。 我的思绪也不知道怎的,一下被拉到了青葱年少时……

那些年青葱年少,我,总一厢情愿以为路都是直的,水都是清的,这世上的人只有好的;总以为,总爱以为······

那些年青葱年少,我,总焦躁不安,总喜欢无缘无故的大吼一声,猛地打墙壁一拳;总喜欢在大庭广众或空旷的田野中吼起那流行歌曲……
那些年青葱年少,我,总自以为是,总爱装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总爱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面孔;总爱一个人到处乱跑,想让风把自己凉干,可是却越来越湿······

  我的殇,是青葱年少时遗留下来的,那年那月,我遇见了正处最美年华,魅力四射,光彩照人的伊。那时我在心里默念,愿时光不老,愿与伊今生不散,相约相伴今生来世。

但,可能也许大慨一切都是上天的注定,伊与我无可奈何的分离。可能,大慨,上辈子伊去世的时候,我只给伊披了一件衣服,所以注定这辈子我只能和伊匆匆偶遇,然后别离,孤独一生。

  而今,走在冬雨蒙蒙中,忍受着寒风凄切,我真的无法收起思绪,但我不敢再凝望苍苍茫茫的天空,我怕分不清思绪,掩不了此刻的心情,因为这些年来莫名的执着,因为此刻我内心莫名躁动,那些年的过往在蠢蠢驿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真情对白,在这个冬雨纷飞的日子里,我情郁于心,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寻寻觅觅这么多年,我与伊依然分隔天涯,好想好想再遇见伊,哪怕只能隔屏倾心,我也就心满意足了。只因痴爱伊,思绪万千,这些年,我一直乱涂墨色遥空吟,诗也写了赋也作了词也填了,无处可寄,无法赠与伊,无法琴瑟和谐奏妙音……

伊,你在那里?你幸福吗?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哦,因为你是我心中的柔软,你是我生命的幽居……
 

  一晃人到四十,才发现,这些年,我的爱和理想,太过于虚无缥缈;我的性格,太过于偏执了,因为我太过于偏执而影响了我的人生之路,我不能再偏执去影响我爱的人的幸福了。

我不能再因命运多桀,而放弃坚强;我不能再以一己之私,过分要求伊!我是该轻轻的放一下手了……这样伊和我可能活得淡然些。

功也罢名也罢利也罢禄也罢,身外之物,皆与我无关,放了罢了,放了罢了吧……

爱呢,怎么办?既看不破,也放不下,那就爱少一点吧,不是不再爱,是因为我希望这份挚爱,能爱久一点,别像那首歌唱的那样——爱太越深,所以容易出现伤痕……

一晃人到四十,被阎王爷忽悠过一回,才发现以前的我,如孩童般般幼稚。总以为理想一定能够实现!人定胜天!现在才明了,理想,不过水中花、不过镜中月,不过七彩肥皂泡,不过雨后彩虹,可以沉醉在外婆古老的故事里,但最后只能在开裆裤里曝光。  
  生活,没有如网络上那些愤青胡言乱语般那样糟糕,也没有孩提时想象的那么绚丽多彩。生活,有很多很多美好,但依然有太多太多凄殇的故事,很多很多时候努力奋争的结局,想不通也得通,太多太多时候,道不明也得明。  
伤痕累累之后,才明了古文人置身山河,吟诗赋词,是谓何?谓寄情!因为古文人情有所寄,爱就淡定,爱一淡定,他们的心就坚强!  

  余生不多,病魔缠身,好想如古文人那样置身山河,吟诗赋词,让情有所寄,让爱淡定,让心坚强。好想好想,但也只能想了,因为身体状况,无法置身山河。困惑了四年的我幸遇美篇,从此,置身美篇,乱涂墨色,自娱自乐。

两年了,终于让悲催的自己有了一些快乐,多了一些洒脱。终于让这些年压抑在心里的苦恨伤愁随风一点一点而逝,让泪随雨一阵一阵的飘走,虽然还有一些残存,但至少不再遍体鳞伤……

  周国平说:“人生有三次成长,一是发现自己不再是世界的中心的时候,二是发现再怎么努力也无能为力的时候,三是接受自己的平凡并去享受平凡的时候。”
  既然我无法让自己优秀于凡尘,无法拥有伊,无法拥有爱,无法拥有情,那就淡然的接受平凡,接受平平淡淡,静静祝福,又何必耿耿于怀,一生都在与自己为敌,痛恨那个不优秀而失去伊的自己。为什么非得一定拥有情,拥有爱,拥有伊呢……
  时光渐行渐远,我只是一个赶路的人,无论有过多少经历,有过多少美好,都会被岁月涤荡,只剩下苍老的回忆和不再年轻的容颜,我又何必唏嘘的抱怨光阴的无情呢。
  岁月在变迁,谁也无法阻挡,人生的旧时光无法回放,永远也回不去了……命中注定,我会永远失去一些东西,那就默默接受一路失去,然后再一路捡拾吧,再然后一路祝福,静静的想那些熟悉的画面,静静的想曾经牵手一起走过的日子,静静的想曾经给过幸福快乐的伊。

  万千深情,情深几许,接受失去,接受平凡,接受平平淡淡。今生能与伊相遇,有伊在心里,君还有何憾?不应有撼!

雨,还在下,不依不饶的倾诉着万千呢喃;我的心思,虽然还随风摇曳,但今生今世,无论咫尺,还是天涯,都会深念伊;说与不说,都在挂牵伊,因为伊温暖过我的心。
余生静心品茶香,情闲涂墨色,轻拈一朵雨花,唱一曲冬日恋歌,携岭南烟雨,把满笺相思,暂寄美篇吧……

  一笺烟雨,半帘幽梦。在这个细雨纷飞的夜晚,我在心里默念,愿伊和我年年岁岁都能用微笑的韵律走过每一个春夏秋冬,用淡定的情怀走过每一段阴睛圆缺,用淡定的心态赏每一次的花开花落。  

今生来世,每一秒都刻骨铭心。思伊无处寄,那就暂寄美篇。努力让心有桃花源,让爱淡定,让心坚强,如此处处皆是水云间!我又何必非得痴心妄想拥有情,拥有爱,拥有伊呢?

 

呼——呼——”,风依旧在气呼呼的呼啸,树依旧在风中哆嗦,颤颤巍巍,天空依旧被灰色的云笼着,忧伤欲绝依旧。可我,已不再忧伤,因为情已有所寄,爱已淡定,心已坚强……



文字:静品茶香

图片:网 络

音乐《红尘蝶恋》


【作者简介】

静品茶香,原名赵海荣(品字辈),广西果化知州永全公赵氏后人,乡村初中语文老师。喜摘果垂钓农家中,享田园农耕之悠然;好踏沙觅石右江边,乐江河自然之淡然。 心静爱品一缕茶香,情闲乱涂半点墨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