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洒进了满室,这样的天气,正是读书好时节。于是,一杯香茶,一本小说,让我度过了一个悠闲自在的下午。从外面归来的男人,看到此,极是不屑:天天捧着本书看,你要成博士了。俺嬉笑之:正在努力。晚上,收拾完毕,见俺又是捧着本书,买了两天菜烧了两天饭的男人心里极为失衡:你是不是准备成为博士后?俺笑:这是我的终极目标。男人做语重心长状:你就不能看看如何做好贤妻良母之类的书,或者看看烧菜秘籍之类的书。


从结婚之始就一直力求把俺打造成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合格的老婆,直到十六年过去,俺依旧混沌不开。男人彻底死了心,只能无语叹道:“唉,我什么时候都吃上你烧的饭,难道,下辈子吗?

男人之话极为不对,光看着俺不烧饭,咋就不看看俺天天忙忙碌碌拖地,洗衣服,整理家呢?就连闺女的造句都是这样写道:星期天,妈妈在家不是拖地,就是洗衣服。整个一贤妻良母形象。可在男人眼里,这都不算活,只有每天能让肚子吃饱的,那才是大事,正经事呢。可见,留住男人的胃是顶顶重要的,其余一律白搭。

十六年的婚姻生活,柴米油盐,琐琐碎碎,竟然依旧没有让自己在身边相伴的老婆学会买菜烧饭,这让有些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内心颇为失落。因此,也对俺的唯一爱好:看书,极为不满。俺买书,他嫌费钱。俺看书,他眼中满是不屑。俺码的字,他瞧都不瞧上一眼。从认识之始起,就想一直拉拢他为文学爱好者,但十几年过去,他依旧是个球场上活跃的体育爱好者。体育,对我这个极其懒得动的人来说,几乎是个陌生的字眼。在我,它也只是学生时代为了达标而不得为之的活动而已。没承想,竟然一不溜神找个了体育狂热爱好分子作了人生的伴侣。你想拉拢我,我想改造你,结果,十几年过去,两人熟悉得如同一个人,却依然彼此固守着自己的爱好,毫不为对方作丝毫的改变。罢,罢,罢!

实际上,做为一个正处在青春期的女孩子来说,打着一手好球,下着一手好棋的小男生,还是颇有吸引力的。而我认识他,之所以愿意同他交往,就是因为他别具一格,第一次见面的问话:你看世界杯吗?当时我们认识的那一年,正赶上四年一次的足球世界杯,我是一个连足球也看不懂的人,因此这样的赛事,对我来说,有等于无。但是,他这样不落俗套的男女见面问话,倒让我对他充满了好奇之心。果然,从此之后,我们的相见基本上都是在足球场上。通常是这样的一幅场景:他在球场上奔跑,我坐在草地上,守着他换下的一堆衣服,傻傻地且有些崇拜地看着他踢球的风采,尽管我对球场规则一概不知,却丝毫不觉得近二个小时的等待是漫长的。

俺同他结了婚,怀了孕,他便由此开始了要培养下一个体育爱好者的梦想,常常对我说:等我儿子生下来,我要带他踢足球,打羽毛球。没承想,待腹中的孩子落地,却是一个披着乌黑头发的闺女。他失落无比,梦想如肥皂泡般破灭了,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对体育的狂热爱好。闺女对爸爸的爱好不崇拜,不欣赏,但却是爸爸参加比赛时最忠实最卖力的小观众。去年的夏天,男人参加单位的足球比赛,比赛进行一半,下起了狂风暴雨,球场上除了运动员,观众就只有我和闺女两个,我们躲在伞下,衣服被雨打湿了,但闺女却依旧要当着唯一的观众。

不仅在爱好上,我和男人大相径庭,就是在饮食习惯,起居作息都有着极大的差别。我是北方人,喜欢吃面食,面条、大馍都是我百吃不厌的,而且喜欢生吃大蒜和萝卜。这些饮食在他这个籍贯是“无锡”的南方人看来,简直可以称之为粗俗。 我们北方炒菜必放辣椒,他们南方炒菜必放白糖。我们吃面条,他们吃泡饭。想想,结婚是两个人天天要在一张桌上吃饭的,如此大的差异,怎么能做到和谐呢?但是除了爱好,这个可以称之为精神上的,不可以为对方改变之外,其余全是物质上的。物质上说到底是最低层面的,那么这个可以适当地为对方改变的。结果,十几年的婚姻生活,我们的饮食习惯几乎没有什么大差别了。他也可以吃面食,馒头一样吃得津津有味,我也觉得放白糖的炒菜有时会比放辣椒的炒菜更有味道。


子曰:道不同,不相为谋。 所谓志不同,道不合,亦各从其志也。当然,夫妻如能做到志同道合,举案齐眉,不啻为婚姻最理想的境地。只是人各有志,不可强求。但是既然两人步入了婚姻之城,人生的道路基本上是相同的。试想,人生几十年,风风雨雨,没有两人相携相依,如何才能走下去?

所以,志不同,道相同,便成就了我们十几年婚姻的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