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去探望一个刚生了二胎的朋友。


她刚生产了几天,娘家父母都在,帮着弄月子。没见她老公,一问,说是出去吃晚饭了。


看了看粉嫩的新生儿,和大伙儿聊了聊天,我准备回家。


她止住我说:“别别,再坐一会儿,还早着呢。”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晚上不习惯一个人走黑路,还是早点儿回去吧。”


她让我等等,然后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她老公,语气非常铿锵有力:“喂,你吃完了饭没有?”我听见她老公在电话那边说:“马上吃完了,很快就会到家。”


她粗着嗓子说:“海霞来看我了,在家里,你赶快回来开车送她回去。”


我听见她老公在电话那边嘟囔了几声,似乎没听明白她的话。她又粗声粗气地重复了几遍,她老公那边还有猜拳换盏之声,哪有“很快就会到家”的迹象?


我赶紧说:“算了,我走出去再说,能够打到车最好。”她因为要奶孩子了,没有再强留我。


我看看她,看看屋子里的一大堆人,欲言又止,然后离开了她家。


我看得出,朋友其实很爱她的老公,但是,她天生粗粗的嗓门儿和要强的性格,在她老公面前,怎么也柔不下来。


两个人吵架,必定是吵得山崩地裂;两个人打架,必须是两人身上都要挂彩,我若看见他们光荣负伤的样子,也一定要惊心动魄许久。


我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观之,她老公要柔和一些,她即使柔和下来,说出的话也是“柔中带刚”的。


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子,这个面貌美丽的女子,多愁善感、心地善良柔软,唯独在性格上、在言语上,总是那么雄赳赳气昂昂。


我俩有时候聊天,聊她的婚姻时,我委婉地提醒她:“是不是你的错要多一些?你的性格太强势了,要改……”


她颔首同意我的话,不过改没改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看她打电话催她老公回来送我的架势,我估计她还是很难“娘”下来。


我经常想起她,想起她那副“爱在心里口难开”的模样。我想,如果彼此已经不爱,那就另当别论了;如果还爱着对方,何不把自己一身带刺的铠甲除掉,用软体动物的姿势与对方靠拢?

一辈子不长,何必在最亲近的人面前,披一身最坚硬的铠甲?


如果双方还相爱,那就柔一点儿,再柔一点儿吧,如果一方柔下来,相信对方也不是钢筋铁骨人吧?

纵有千般韧,如果化为绕指柔,那么纵有千般恨,也会偃旗息鼓。


男柔女更柔,女柔男亦柔,我相信。


两人生活在一起,不可能天天“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但是,双方互相温和以待,就是最大的修行了。




02


十年前,去一家童装店给孩子买衣服,老板是个稍微有点儿熟的人。

他很热心地给我介绍了一些衣服,我想:在哪里买都是买,不如就在熟人这里买吧。于是挑了一件外套,架上没有我要的码子。他冲着里面喊:“去拿一件××码的外套出来。”

一个看起来三十不到的女子出来了,可能是他妻子吧。然后她又进后面去了,等了半天,还没见她出来。男人当着我的面, 破口大骂起来:“蠢货、傻逼,找了这么久还找不出一件衣服……”女人一听见骂声,跑出来与他对骂,两人互不相让。

我站在一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看别人两口子吵架,毕竟是件尴尬的事。没等我走,女人气冲冲地先离开了。

沉默了一下,我问:“那是你?……”“老婆”,他余怒未消:“蠢货一个,没有前面那个聪明。”

“你们是?”我小心翼翼地问。“是的,我离婚了,这是第二个老婆”,他很干脆。

“为什么要离婚?”女人的好奇心可以杀死牛,我也不例外。

“是她要离婚,”说起前妻,他更加气冲牛斗,说话的语气也酸不溜秋起来:“不要我了,连儿子都不要,找了个老男人,老男人比我好――”他拖长了声调。

“呶,她在××街做生意,也卖童装,不信你去看看,”他又告诉我。

我跟他买下那件衣服,出于好奇心,我还真就到了他前妻的店子里。

找到了那个店子,令我大吃一惊的是,令这个男人念念不忘、又咬牙切齿的“前妻”,面相看起来比较老气,容貌也一般,他的后妻看起来要年轻得多、外表也漂亮一些。

我装作看衣服的样子,跟她攀谈起来,她的性格非常温和,我故意把她店里的衣服杀价杀到最低值,她也不发脾气,只是很耐性地跟我解释:不能卖。

我对她感了兴趣。后来一次次去她店里,跟她买衣服、聊天。等到彼此都熟了以后,我告诉她:“其实是你前夫介绍我来你店里的。”她淡淡地“哦”一声。

我还是没忍住:“你为什么要离婚?而且连儿子也不要了?” “性格不合”,她还是淡淡的口吻,不说前夫的一句坏话:“儿子我也愿意管,只是离婚后他不准儿子来找我……”她低了头。

“你后面这个……”我停顿了一下:“对你好吗?” “对我很好,他是公务员,会做饭菜,我做生意,天天不要做饭菜” ,她脸上有着柔和的笑。

后来我就看见了她“后面那个”,比她前夫是老气一点儿,四五十岁的样子,但是人很温和,对她的确也好。有时候他到店里来,对着低头给顾客拿东西的她问:“你今天想吃什么菜?”

她就说想吃什么什么,然后他就买菜去了。“他做菜很好吃”,她抬头冲我说。日子一久,我跟他们两口子都熟了,有事没事我喜欢去她店里看看,感受感受那种温馨的气氛。

跟她买了几年的童装,后来她说生意不好做,想退休了,就把店子盘给了别人,跟她老公一起,给他的女儿带孩子去了。

偶尔在街上碰见他俩,好像都白了头发了,但还是手牵手的,从从容容、不疾不徐地走着。我若与他们迎面而过,与他们打过招呼后,必定还要回过头去,看他们走远。

03

一个多年的高中老友,她母亲在她幼时过世,她的眼里总有一股浓浓的忧伤。


我与她曾经同桌,总想抹去她眼里的忧伤,但是不成功。


后来大家很多年没见面,见面后已各自结婚生子,我以为,她婚后也会多愁善感。


她却告诉我:夫君待她好,她现在很开朗,相反,夫君有时候发发小脾气,还总是她主动去“求和”。


“他发脾气,可以一天不和我说话,我受不了。他不和我说话,我就和他说话,他再不说话,我就使劲地掐他的肉,直到他说话为止”。


“想不到你现在脸皮这样厚了”,我取笑她。


她一本正经地说:“两个最亲近的人之间,管他谁脸皮厚,总得一个人先软下来……”我倒是觉得这个混迹于“市井”的老友,真正悟透了两性关系。不过前提是,她软下来,她夫君没有认为她“犯贱” ,也没有烦她,这是她能“软下来”的必须前提。否则,棉花碰上铁,千年都不能融合在一起。

04


我有时候在街上走着走着,就会停下脚步,痴痴地望着路人。


吸引我眼球的,不是青春靓丽的女子,也不是帅气逼人的男人,而往往是那些一双双、一对对的老人。他们大都鸡皮鹤发,或并排从容慢行、或一前一后互相照应着前行。

透过时间的岁月,我羡慕地看着他们白首偕老。有个一辈子风雨同舟的伴,他们老得优雅、老得顺其自然、老得乐在其中。

他们走过风雨、走过坎坷、走过平坦、也走过甜蜜。他们,走成了世上最靓丽、最温馨、最浪漫的风景。



这是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请喜欢我的朋友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谢谢!

作者简介:

故里红颜,70后,自小酷爱文学、写作,也喜欢音乐。
曾教过几年书,主教语文。现在是全职家庭主妇。
坚持原创,喜欢“我用我手写我心、我感、我悟”。
做一个努力向上的女子 ,坚持自己最喜欢的事: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