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美篇一年半,写了不少身边的人和事,父母子女,同学闺蜜,甚至于伤痕累累的第一次婚姻,却对现在的婚姻和老公讳莫如深惜墨如金,以至很多美友都以为我单身至今。


恰好慧慧的美篇情声第三期,布置了关于婚姻生活的主题,促使我提起笔来写一写我的第二次婚姻吧。

三十岁那年五月,万般无奈的结束了一年的离婚撕逼大战,带着两个幼小的子女回到了父母身旁。


身心疲惫,仿佛劫后余生,十年的婚姻,朝朝暮暮白首携老的诺言成为了痴人说梦,我从天堂跌进深谷,骨碎心裂。


每个午夜梦回,都会在离婚的噩梦中惊醒,然后以泪洗面,辗转难眠。


这样的痛苦让我无法自拔,整个人失去了灵魂,崩溃绝望。


为了年迈的父母和幼小的子女,为了尽快忘却过去,抚平内心的创伤,更为了堵在心头咽之不下的一口气,我痛定思痛,决心彻底埋葬过去,开始新的生活。


经同事介绍,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一个和我一样被最亲最爱的人背叛抛弃的男人。


共同的命运和痛苦,让我们两个素昧平生的男女,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亲切感。


认识才一个月,却传来前夫和第三者高调结婚的消息,一时间百味俱陈,愤恨、不甘、嫉妒等等各种情绪充斥心头。


一时冲动下,我做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在前夫再婚的同一天,我也闪电般的再婚了。

说实话,现在回想起来,倒觉得有些后怕,不知道当时哪里来的破釜沉舟般的勇气,也许还是年少轻狂吧。


就这样,两个毫无感情基础的陌生人走进了婚姻。在民政局领取结婚证时,工作人员无论如何不相信我们之前从不认识,认定我们是先上车后补票,是双方婚姻的破坏者。


至今,我仍然记得工作人员语重心长地教育我们说,婚姻是神圣的,不能由着性子胡来,不希望以后再在这里看到你们。


后来也有朋友曾指责我,说这样的草率随性,完全是对自己也是对他人的毫不负责,把婚姻当成了儿戏,也许吧,但当时哪里能想的那么多,只是逞一时之孤勇罢了。

和老公刚认识的时候,便知道他有一个女儿,协议给了孩子母亲扶养,婚后才知道,其实女儿一直生活在他身边,孩子的母亲居无定所,根本没有办法照顾幼小的女儿。


也许冥冥中的缘分,初次见到这个小女孩时,她清秀的脸庞,怯生生的眼神便撞疼了我一颗母亲的心。


更是那低着头一声轻轻的呼唤:妈妈,把我貌似强硬的心变成了绕指柔。


为了老公能在我家安心生活,为了可怜的孩子小有所依,我又作出了此生第二个令人瞠目的决定。


我建议老公把小女孩接到我家,和我们一起生活,从此,我们便组成了七个人的大家庭,父母,我们夫妻和三个孩子。

至此,我的第二次婚姻便正式开启了日常生活模式。


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我和老公之间,差的岂止是四岁的年龄和十八公分的身高,简直就是南辕北辙,海角天涯的距离啊。


我生性活泼开朗,喜欢唱歌唱戏,在生活上大大咧咧,不拘小节,花钱大手大脚,从不知节俭,在感情上却十分细腻多情,喜欢浪漫的小情小调。


老公却木讷寡言,五音不全,经常沉默是金,情商更是为负,不知浪漫为何物,在生活中却细致入微,特别节约,甚至抠门。

记得那年刚刚流行过情人节,我便对老公撒娇道:“明天情人节,给我买枝花呗。”。


老公头也不抬,回答我:“买什么花,有那个钱不如买条鱼。”嘿,这木头,简直是朽木不可雕也。


自此,什么节都与我无关了。有一次过年家庭聚会,表哥请我们年轻的一辈去歌厅K歌,一时兴起,我唱了三首情歌,大家都叫好,便打趣老公,听了我的情歌什么感觉。


谁知这个木头语出惊人:“鬼哭狼嚎!”我勒个去,给我个垫子让我晕倒吧。


也有殷勤的时候,我感冒打个喷嚏,老公立马第一时间便递过几粒药片,说道:“赶紧吃药。”


心里不觉一热,木归木,体贴心还是有的,不料紧随其后的一句话便显了原形:“别把全家都传染了!”


顿时,一丝感动生生掐死在萌芽中。你说你画条蛇添什么足呢?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那个时候没有手机电脑,晚上就全靠电视打发时间。


我喜欢言情剧或娱乐节目,老公却死守着中央一台,从新闻到电视剧,仿佛只有中央一台才有节目。


为此经常发生口角,我便嘲笑他不象个爷们,也不出去打个麻将玩个牌什么的,哪怕去浴室泡个澡,也好过在家跟我抢电视。


他却充耳不闻,从不出去,一副我行我素你奈我何的架势,让我恨的牙痒痒却又真的无可奈何。


心里便越发相信,冲动是魔鬼,真是一失足而成千古恨啊。

所幸三个孩子十分的乖巧可爱,相处的也挺和睦,大女儿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却很聪明伶俐,对我也很依赖。


每天放学回来,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围着我,争着抢着和我讲述着学校里的趣事,十分的热闹有趣。


我的感情便全部转移到孩子们身上了,老公的顽固不化和木讷无趣便忽略不计了,心里追求的那些小资小调,情情爱爱的东西便也抛之脑后了,日子倒渐渐地过的充实且快乐起来。

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三代同堂,又是组合家庭,鸡毛蒜皮的事自然少不了。


父母亲退休在家,操持家务,还种着很多零散的自留地,一年四季,菜蔬飘香,却也多了许多杂七八拉的农活。


父亲本是个文化人,做农活纯属赶鸭子上架,靠一股蛮力撑着,做的多了难免劳累,老公又是个绣花架子,帮不上一点忙,对老公便时有抱怨。


家里人多手杂,不是谁失手打破个碗,就是谁又忘了关灯,或者把东西乱放,隔三岔五的便有一些诸如此类的小事情发生。


父母亲少不了在我耳边唠叨,弄得我不堪其扰,只好转过身拿老公出气,而此时的老公便象个闷葫芦,随便你怎么数落硬是不搭腔。


我一拳打在棉花上,也甚觉没趣,心里便越发瞧不上他这样烂木头似的个性,对自己当年闪婚时的意气用事深感后悔。

就这样磕磕碰碰艾艾怨怨中,十一年过去了,老公的老家拆迁了,分了两套对对户的房子,从乡下搬到了云亭镇上。


老公就和我商量,为了减少家庭矛盾,想和我一起带着大女儿住回云亭去,此时大女儿已经二十出头,品貌出众,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南京师范大学。


我的两个孩子正在读高三和小学六年级,我放心不下,便陪着儿女仍然和父母住在江阴。


夫妻俩便开始了长达六年的两地分居生活,只在周六的时候我才去云亭住上一晚,周围同事都戏称我们为周末夫妻。


而难得的团聚,也有了几分小别胜新婚的感觉,以往老公身上那些难以忽视的缺点,也仿佛不那么明显了。

不知不觉又是几年,大女儿恋爱结婚了,远嫁在张家港,隆重盛大的婚礼上,我和老公并肩站立在舞台上,接受新人的拥抱。


婚礼主持人临时现场发挥,要老公对我说一句想说却又未曾说过的话,这下好了,把我的木头老公难住了,急忙问我,说什么好啊?


看他那个窘样,我笑着说你就说感谢你吧,这个时候主持人递过话筒,老公接过话筒对着我大声说了句:“感谢你!我爱你!”


这下子全场鼓起掌来,我也被木头老公的临场爆发力瞬间石化了,要知道这几个字可真的是从认识至今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啊!


换了平时,这便是共产党员的品格,打死也不能说,为了女儿有一个完美的婚礼,老公也真是够拼的了。

后来我儿子娶了媳妇,搬到婚房单独生活,小女儿在苏州上大学,父母亲身体还算健康,生活尚能自理,我便常去云亭居住,结束了两地分居的生活。


没有了孩子们的喧闹,没有了父母亲的唠叨,两个人的生活却显得太过清静了,有时候一人一个手机,各自沉浸在各自的世界里,可以几天不说一句话。


性格的差异在朝夕相处的生活中凸现出来,每天早晨梳头的时候,总有数十根长发掉落在地砖上,有时候着急上班,便忘了收拾,总免不了被老公埋怨,自己也觉得有点心虚,便由他说去。


但是我是个马大哈,过不了几天便又犯了,这时候再听他唠叨时,心头无名火起,便狠狠反击回去:“头发头发,一天到晚就知道盯着几根头发,你怎么不去找个秃子,那样的话才省事!”看着老公被噎的哑口无言,顿时心情大好。

因为我每天加班回家晚,老公负责烧晚饭,我就负责洗碗。


每次我洗碗的时候,他便远远的看着我,不时的指点江山,这里那里,本来洗碗就费时费劲,心里老大不高兴,他还在一旁指手划脚,不是讨骂吗?


于是,扔了碗筷怒怼回去:“要不你来?懂不懂得尊重我的劳动啦?”不把他弄得灰溜溜败下阵去,我就不信了!


有一天,突然心里柔情泛滥,也想贤惠温柔一回,巴巴地给老公洗了双袜子,第二天晚上回家,老公指着那双袜子,看了我一眼,这是要表扬我的节奏呀,镇定,镇定……


然后就听到他说道:“洗的什么玩意儿,硬梆梆的都没洗干净!”我靠,四五十岁的人了,难道我连袜子都不会洗了?你也太挑剔了吧?得勒,从此我才懒得管你这个闲事了,落的个轻松自在。


这样的事情多了,心里感叹,怎么就和这么没情没趣的人生活了这么久?难道这一生都要这么无滋无味的生活下去吗?

这样的想法一露头,便如野草般的疯长,看看别人家的老公,或玉树临风,温柔体贴,或英俊潇洒,八面玲珑,或生财有道,富贵多金,再看木头般的老公,便哪哪都不顺眼。


往往一点小事,我就会揪着不放,噼里啪啦的把他数落一顿,不解气的话干脆住在江阴,几天不回,总要他打几个电话来催我回去才肯作罢。


有一回忘了为什么生气了,委屈的不行,被窝里爬起来就要回江阴,老公一把拉住我不撒手,说半夜三更的不放心我走,出了事怎么办?


我恨恨的说道,那正好你换一个勤快的老婆呗,老公说,都二十年了,对你这个懒丫头已经习惯了,不舍得换了。


一句话倒让我啼笑皆非,火气消了大半,老公又说:“这么多年,你还是小姑娘一样的脾气,除了洗几个碗,家务活什么都不干,三天两头说不回来就不回来,家里总是只有我一个人冷冷清清的,有老婆跟没老婆也差不多,也就我能忍着你,换别人试试?爱一个人不是用嘴说的,谁能这样惯着你二十年?”


一席话倒真的把我问住了,这么多年,两个人的点点滴滴便如电影般回放,清晰地掠过心头,我不由的陷入了回忆和沉思中。

原来,在这场婚姻中,真正不懂爱和付出的人始终是我自己。


第一次婚姻里,我爱的太多却输的太彻底,把自己弄得体无完肤,心碎神伤。


第二次婚姻,我便小心翼翼的学会了保护自己,为了不再让自己受伤,我失去了爱的勇气和能力,封锁了心门,不敢走出去也不让人走进来。


曾经以为,花前月下的呢喃才是动听的情话,卿卿我我的缠绵才是爱情的表达,却不知天长地久的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一饭一蔬的温暖才是最质朴的关怀。


我一直以为老天不公,总让我和爱情擦肩而过失之交臂,却不知道老天如此厚待我,二十年的婚姻生活,老公忍让着我的懒惰闲散,包容着我的随意任性,谁能说不是缘于爱呢?

从那晚以后,虽然老公仍然是这样的不解风情,我却不再计较了。


有人问你粥可温,有人与你立黄昏,夫复何求呢?婚姻的最高境界,不是让对方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而是愿意包容接受对方原来的样子,这应该就是婚姻里最大的尊重和深情吧。


而我却总是向往着未知的远处的山水,却忽略了原来属于自己的最好的风景,只在身边。


谢谢我的木头老公,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握住了我的手,给我二十年的包容和守护,给我一份踏实平静的生活,给我一个温馨安宁的家,你才是我一生最大的运气和福分。


原来,有时候生活也需要冲动,当年的恣意妄为,才是我的幸福最正确的打开方式啊!

2018,让我许下两个心愿:在你身边,你在身边。


岁月静好,余生正长,愿你一直是我的傻木头,而我也愿意做你永远的懒丫头。

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