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凝眸,如莲清逸;梳妆,似蝶翩跹。一颦一笑,对我都是那一抹倾心的暖。因你,我人生安暖;因你,我光阴含香。妻,你真的是从诗经中走来的吗?


紫陌云烟,静好流年。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我弱弱地问一句:林徽因,你是为妻而作吗?


一袭红衣,情深款款。寒冬腊月,孤山脚下湖岛小区瑞安路口处,火红色的羽绒服与橘红色的柿子树,相映出梦幻般的彩霞。红衣女子挥挥手,目送着一个徐志摩模样的中年男子消失在有诗有远方的路口……


这不是上演《等柿子熟了我来娶你》,而是妻子送我清晨上班的一个画面。班车上,此情此景如花影摇曳,于是,一行梅花飞雪般温婉清丽的文字跃然机屏:你是人间四月天。


 阡尘陌上,一许安暖。我暖暖地行走在妻子目光的深处。在冬日的薄凉中,妻子温馨的目光正如人间的四月天,犹有春风拂过花枝,潋滟浮光水面,一堂炉火,燃于胸怀。


我懂得那目光的热烈与深邃。那是妻在烟火尘世中,对爱的守望,对情的诠释,对平安的祈祷。岁月流转,流不走的是山盟海誓。岁月如歌,谱的是星转情未了。



天光放亮,妻忙着为我准备毛衣,手套,暖暖的爱体贴备至;手机、充电器装入背包,盈盈的情细致入微。晨曦初露,不畏风寒,一同陪我出行。妻说,我不美丽,但我一定要活得亮丽。我不才情,一定要活得多情。

我只想做一只勤劳燕子,不问春去,不计冬来,奋飞于爱的枝头。春日衔落英为泥,冬雪叼软草为茅,默默地辛勤地筑守着属于自己的雀巢。

 

岁月楚楚,牵手摆渡。时光渡口,情深深,意蒙蒙,牵手天涯路。徐志摩说过,红尘中常常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但妻从未担心人潮人海,会失散在某一个光阴的渡口。


因为,大凡上街出行,必有牵手相伴。我用温暖的手握紧妻的手,紫燕双飞,如影随形。同事战友,妻的工友,多次街头闻见无不笑谈称奇,又不是新婚燕尔至于吗,是造作还是矫情?不,每每上街我都有一种责任,我对故乡的岳母有一句承诺,我答应会照顾好妻子。


我生怕稍有闪失,如水车流会碰着妻子,无颜以见千里之外的岳父岳母双亲大人。夜色朦朦,同枕共眠,妻会紧紧拉住我的手。从军时山水相隔,聚少离多,今天相见天涯咫尺,明天转身咫尺天涯。妻生怕一觉醒来,枕边的我又远走天涯。我懂得妻把满满的牵念化作十指柔情。


我有时酣声四起,生怕影响妻子睡眠,让妻子睡与书房,但妻子执意不肯,妻说我鼾声如琴,她鼾轻如瑟。喔,好一个琴瑟合一,妻早已把灵犀相通化作灵魂归一。

 

素心淡淡,浅唱清欢。妻常说,做一个淡然若梅的女子,守着淡泊的岁月。把每一天都过成一朵花开,岁岁年年连在一起就是一树花开。


妻每日早早起床,洗衣做饭。为了节省水电,经常冒刺骨冰寒洗衣服。有时担心我在家吃午饭过于简单了事,上早班前,还急着为我炒个青菜。每到周末,炒菜一荤两素,一杯葡萄酒


早早斟满,望着烟火中忙得鼻翼渗满汗珠的妻子,我感动之情溢于言表。妻,下辈子我还要与你相伴好吗?


平淡的日子里,我把炒锅刷的锃亮,称的上小区第一锅,把地板擦成镜面,称的上小区最亮地板……我执着于干更多的家务,让妻有更多的时间休息。有时妻子笑谈问我,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成了徐志摩,你会离我而去吗?


我说我没有徐志摩的浪漫,只有徐志摩的诗情,一生无关风花雪月。我会像你一样一剪梅花,独守清欢。过简单的日子,相伴你和孩子,守得住亲情,把持住多情。永远关闭尘世情感诱惑的大门,不该来的一样也进不来。况且,以我的才情,我的身边也不会出现陆小曼和林徽因。


我会站在岁月枝头,用徐志摩的才情为你讴歌。时光青浅,你我轻吟一句情话,执笔一幅情画。绽放一地情花,覆盖一片青瓦,共饮一杯清茶,同研一碗青砂。


妻,林徽因告诉我,你永远是我冬日里的四月天。


后记:人生最美好的情感是爱情,人生最美丽的风景是夫妻携手,人生最温暖的地方是美满家庭。婚姻的本质,其实就是相濡以沫,爱的付出。彼此温暖着对方,共度流年。

作者简介 杨本忠 河北乐亭县人,笔走红尘,飘逸隽秀。花样心境,诗意生活。用朱自清的清丽,徐志摩的浪漫,林徽因的哲理,写雪花般最晶莹的文字。历任宣传股长、秘书、政治工作研究室主任,在报刊杂志、网络平台发表作品500余篇。作品多见于中国诗歌网、散文网、江山文学。其中,《桃花源》获得2017年第四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听完汇报当如何》荣获全国第八届副刊作品评比大赛三等奖。现为国家机关公务员,曾连续三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四次荣立三等功。

谢谢老师精品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