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重返东非大裂谷

注定是一次艰辛但非常有价值的历程

我们的目的地是
达纳基尔凹地 Danakil Depression
位于埃塞东北部阿法尔三角地带Afar Triangle
东非大裂谷的最北端
比邻厄立特里亚、吉布提、也门、索马里
那里是世界上最热、最严酷的地区

《国家地理》杂志称之为
“世界上最残酷的地区”
(The Cruelest Place on Earth)

BBC拍摄了三集的纪录片
称达纳基尔为 “地球上最热的地方”
“世界上最不适合居住的地方”

正是达纳基尔凹地所在的阿法尔三角地带

三千多万年前的地壳剧烈运动
撕开了非洲板块与阿拉伯板块的连接
造就了现在的红海和东非大裂谷
而这一地区地壳运动至今仍非常活跃
无疑是东非大裂谷蹦跳的心脏!

行前一度担心由于前年较强火山喷发
使得达纳基尔凹地旅游暂不对外开放
当时顿感东非之旅的价值大打折扣
好在当地旅游机构及时开辟调整了新的路线

现在让我们来窥探

大裂谷裸露跳动的心脏

先看几张大裂谷的鸟瞰图


在亚的斯亚贝巴飞往默克莱的航班上

有幸从空中目睹了大裂谷的风采

巨大的断裂带,纵横交错,延绵不绝!

蔚为壮观,很震撼!

运气出奇的好

清晨无云,飞行高度不高

得以拍下比较清晰的空中照片

不用再为没拍下乞力马扎罗山感到遗憾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埃塞段的裂谷群在规模、数量、险峻上

都要碾压前面看到的大裂谷东支好多轮
这无愧是大裂谷的发源地
是大裂谷的心脏!
如果有一天科学家预言成真
非洲大陆因地质运动撕裂形成新的大洋
那一定是从埃塞段的裂谷群最先断裂。
上午地接社ETT机场接站
到其办公室交接后出发了

我们的车队一共五辆丰田越野

这是全队导游,专业,人好!

趁车队短暂休整之际留个影

军人气质还是有的哈……

车队行驶在默克莱—吉布提的公路上

很惊讶埃塞能有这么漂亮的高等级公路

问车队导游被告知是军方修建的

又有人说是中国新建成的公路

军方还是中国?


这个疑惑直到前不久

看到一个嘉宾节目才豁然明白

嘉宾提到中国在吉布提建成

非洲第一个军事基地

哈哈,真要为祖国点赞!!!

很快车队就驶进岔道

从岔道到尔塔阿雷火山大约四十公里

车辆在黑色的熔岩中和黄沙滚滚的沙漠上

颠簸行驶了整整七个小时

一望无际的黑色熔岩石海

熔岩,除了熔岩就是岩熔

一个人独自其中会怎样呢?

黄沙滚滚

达纳基尔凹地

有的地方低于海面100多米

时而晴空万里时而风沙滚滚

沙漠中的野骆驼

背景是座暂时休眠的火山

路过散落的小村寨

孩子们像过节似的欢呼着奔向路边

向拖着沙尘的车队挥舞着手势

这恐怕是他们与外界沟通的唯一渠道

运气好的话可能得到

小半瓶水、一块巧克力或一盒饼干

Ta在想什么呢?

冒着黑烟的就是尔塔阿雷火山

越靠近火山空气中弥漫的刺鼻气味越强

原住民阿法尔族人十分敬畏火山

将“冒黑烟的山”视为“地狱之门”

黄昏时分我们抵达火山脚下
一个叫作Askoma的落脚点
从这要徒步四小时到火山口
骆驼载着被褥饮用水随行

看图别以为走得很轻松

这是次日早返回时的照片

头天夜里的徒步不是艰辛,是严峻啊!

关键词一下当时的“严峻啊”


晚七时半出发,每人负重加两大瓶水

四小时连续的徒步,黑夜,无路

昏暗的手电光,急促的步子

陷脚的火山尘,高低不平的熔岩

担心掉队,而不可避免的掉队

掉队后成为乱石中探路的“领头羊”

愈加昏暗的手电光,愈发凌乱无力的脚步

双脚的水泡一阵阵刺痛

前面的同伴摔了两个跟头

短暂休息时死一般的空洞寂静

没人说话,没人想耗费任何多余的体力

“累吗?” “不累是假的”

旅游不就是心甘情愿滴自己折腾自己。


看官也许要问“何不白日走?”

一是避免酷热,二是夜观火山更壮观


其实还有一个途径——骆驼

我们一行有两人选择骑骆驼登山

一位是我们车上体弱的女士

另一位是丹麦的87岁的老头

埃塞的骆驼比西非的骆驼高大得多

骑在堆满被褥的骆驼背上可不好受

更别说骆驼上下山造成的倾斜!

终于抵达火山口边缘

尔塔阿雷火山的熔岩湖有二千年的历史
据科学家考证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熔岩湖
火山口边缘的熔岩石由于高温碳化很脆薄
明明看到是一大块岩石踩上去可能就会裂碎
火山口宛如一口沸腾的大锅
锅内是翻滚的熔岩,岩浆飞溅

不敢靠熔岩湖太近

导游说五年前一个日本女孩
照相不慎掉下去了……

同伴手机录制的熔岩湖视频

兴奋的喜悦溢于言表

当晚我们睡火山口旁这些石块圈起的地方

每人一个垫子和一个睡袋

耳听熔岩灼烧的爆裂声

仰看着满天的星辰入睡

凌晨四点半叫醒,五点返身下山

这一地区过去曾发生过恐袭事件

为避免恐袭的发生

旅行团都有武装护送

据我观察有军队和警察

军人大约一个班,阿法尔警察3—4人


看到我照相立即制止

我只能在后面以最快的速度偷拍

看!又被发现了,瞪我的眼光如“匕首”

我的乖乖,又是一挺机关枪!

如此充足的弹药!

杀鸡用牛刀?还要给猴看?

返程途中司机们撒欢儿大秀车技

欣赏!佩服!

荒漠中,盐湖上

没有标志物,没有导航

要辨明方向又要避免陷沙需要高超技术

不过技术再高还是有老司机陷入沙地

龙卷风不时平地而起

黝黑发亮的火山“金字塔”

车队驶出沙漠后

及时更换空气滤清器等装置

这位87岁的丹麦老头有故事

孤自参加这样艰辛和风险高指数的旅游

太钦佩他的举动和精神


他骑骆驼登上火山口

黑夜中我看到他拄着拐杖在观熔岩湖

不过次日山下早餐时意外听到他受伤了

看到他时他手上绑着绷带

原来他半夜醒来“发现”四周都没人了

以为大家都走了,慌忙出去寻找

看见头骆驼就往上爬,结果摔伤了胳膊

听领队说他们费了很大劲才把他弄出来

回到默克莱ETT旅行社的办公室

发现他又在预定其它新的线路

这种事在中国想都不敢想

不说观念,就算老人愿意,子女同意

也没有旅行社愿意接招

过去的两天

天不亮就爬起来,一个半小时的飞行

十六个小时的越野颠簸

七个小时大部分在黑夜山中的徒步

山顶上几乎无眠的风沙露宿
终于要歇脚了,可以洗澡,有张床了
远处的山脉在薄雾中很美
幸福从何来?从苦中来!

马上就到Abaala村庄

我们的歇脚客栈就坐落在村里

谁知道驴脖下方的是什么山羊?

Guest House 的外环境

条件是比较差

但与火山顶那晚相比简直就是天堂

难怪司机每说到GuestHouse

总流露出幸福的神色

说有屋,有床,有水,可以洗澡

这家客栈恐怕是达纳基尔最好的客栈了

看看我们的房和床……

每个房间十张空垫,其他什么都没有

有一二个电源充电,别奢望WiFi

其他的嘛,可以想象……

一个法国的哥们洗澡出来

说水很小,几乎是滴出来的

不过他马上改口说

很不错了,舒服洗了个澡


那天的晚餐特别好

山羊肉,英吉拉,豆类做的配料都有七八种

太好吃了!这次不是“饥饿是最好的美味”

随队厨师出来自豪blablabla了一大通

晚上我睡得挺好,毕竟太累了!

人嘛,到哪步说哪步,适应能力是很强的!


我们在仔细咨询导游之后

决定把我们四天行程改为了三天

两个行程的景点区别不大,价钱也一样

前期价钱侃得好,拿到了特别优惠的价格

竟然比一帮中国驻肯尼亚新华社的小年轻

三天行程的价格还要低

这里就不说了,感兴趣的话私我

这几个年轻人就是驻肯尼亚新华社的

常派肯尼亚多年,有编辑、录像、记者等

利用假期出来旅游

一个小伙子告诉了我们一条最有用的信息

就是我们回到默克莱在预住的酒店附近

有一家很好的餐馆,那的披萨做的特别好

让我们在默克莱,特别是退房後很受惠

非常感谢!

早餐鸡蛋馅的三明治,还有咖啡哦

此行餐饮虽不能说很好

但比住宿高出NN个等级

瓶装饮水按合同由车上提供

中晚餐米饭或意面,还不错。

埃塞的咖啡很香

在这顺便说两句埃塞的这一国宝

民间的咖啡馆门口总铺着绿绿的青草

咖啡豆是在火上现炒烘焙

煮好的咖啡用青草来过滤

讲究的制作过程还有焚香仪式

整个过程堪称“咖啡道”

我们在默克莱有幸观看了咖啡道的过程


离开埃塞时专门找到专卖店

买了N袋Tomoca埃塞名品有机咖啡豆

回国品赏发现比以前在南美买的咖啡味道好

只能后悔怎么不塞满箱子!



阿法尔族人的“豪宅”

他们世代定居在达纳基尔凹地

面临着酷热、缺水、物资极度匮乏等艰辛

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能吃苦耐劳的民族

微信发过这张照片
一位朋友看到美女后面的棚居很心酸
其实这就是他们的生活
别忘了这里是“世界上最残酷的地区”
我看到的是:她很美,而且笑得很灿烂
身后简陋的棚居更加衬托出她的美
恐怕她的幸福感比你我要高哟

埃塞俄比亚素以盛产美女著称
多次在国际选美大赛获得金奖
在埃塞随处可见到美女
只是她们往往抵触相机

阿法尔族小美女

想不到小孩做出这番大美女姿势

哪学的?

阿法尔族的孩子

玩得很开心

2017年11月走进东非大裂谷之旅

1、走进东非大裂谷——序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