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天色已晚 ,此时窗外白雪皑皑,寒风凛冽,室内温暖如春,一杯袅袅的清茶却将我的思绪带的很远……


麦子,麦苗都是我喜欢的名字,总是将我带回青春年少时校园外那一望无际的麦田里,每年的五月正是麦苗返青疯长的季节,麦田的地头是一排排茂密的沙枣树,沙枣花也在悠悠的怒放。


五月是鲜花盛开的季节,在那连绵的雨季里,大地一片苍茫,远处的布谷鸟声声啼叫着,细密的雨儿下的如烟如雾,如歌如泣,绿油油的麦苗大口大口咕咚咕咚的喝着清凉的雨水,喝的如此过瘾如此畅快,雨水浇灌着万物,洗刷着世界,一串串嫩黄色的沙枣花在雨水中沐浴歌唱,空气中弥漫着沙枣花的芬芳香甜,弥漫着泥土的清新,弥漫着麦苗青青的味道,还有我们青春里那颗悸动的心,那个纯情少年总会迷失在那片遥遥的雨色中。

幼年时的我,不知种麦收麦的辛苦,只知道麦熟杏黄时节,麦子成熟时,微风轻轻一吹麦浪如滚滚浪潮一片金黄,我的父辈和我的乡亲们不分昼夜,挥汗如雨,热火朝天的忙于收割小麦,在哪个手工割麦的镰刀时代撒下一片辉煌的身影。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收割过后的田野,一望无际的田野在蓝天白云下静悄悄的,脱去盛装的土地,是多么的轻松惬意,麦秸秆散发悠悠的清香,麦地的草丛里有鸟儿在欢快的鸣唱,田埂上的小野花随风起舞,白胡子的老爷爷在空旷的麦地田里放羊,羊儿们静静的欢快的吃着田间嫩草,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祥和美丽。


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这种简单纯自然的景色,总会让我们的心灵充满莫名的欢喜和圣洁。


麦子收割完了,勤劳的乡亲们会到地里去复收麦穗,我也很喜欢去,大大的太阳将我们晒的汗流浃背,口干舌燥时才深刻体会到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拾麦归来,母亲就忙于晾晒捶打脱粒磨成白面,最后蒸出雪白的馒头散发着新麦的香味,对我们充满着无尽的诱惑,我喜欢麦子的芬芳质朴和温暖,养育了我们骨子里纯良的天性,无论身处多么繁华的城市都觉得自己是一株沾满泥香的麦子。




行走在时光里的我们喜欢墨香文字,我们惊喜与您的邂逅,我喜欢《麦田守望者》里霍尔顿的朴素和善良,天真和单纯,向往一个完美的文字世界。


麦田守望者是一种情怀,一种姿势,而麦田捕手更是一种智慧,一种精神。


我们漫步于花香文字中,质朴的语言,流畅文笔,让我们为之心动,让我们在墨香四溢的灵魂圣地中流连忘返,有灵魂有内涵的文字更让我们的心灵得到升华和慰藉。


我仿佛看见麦田捕手犹如孩子般的手拿捕网在田间地头,山水之间,鲜花丛中忘情的奔波,去捕捉那馨香一瓣,又仿佛看见那沉甸甸的麦穗收获着诗和远方的喜悦与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