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冬季来临,雪都会如期而至。“一夜雪倾城,素白写空灵。”“玉花飞半夜,翠浪舞明年。”“凄凄岁暮风,翳翳经日雪。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多美的诗句。雪,把大地装点成了一个冰清玉洁的世界。

雪,从空中一片一片的,像一个个小精灵,蹦蹦跳跳的落下来,它充满了灵性,充满了活力。落到楼顶上,人行横道上,落在树上,路边停靠的车辆上,轻盈而无声息。小小的白羽毛,像吹落的梨花瓣,“旋扑珠帘过粉墙,轻于柳絮重于霜”,如白蝶翩跹,似琼花轻扬,朵朵六角冰晶,瓣瓣剔透纯莹,自然盛放于广阔的天地间,若一季美丽清澜的花语心事。渐渐的,整个大地就变成了雪的世界,晶莹剔透,美的让人惊叹。

小雪花给人们带来了丝丝寒意。“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随着风越吹越猛,雪越下越密,雪花也越来越大,密密麻麻,一团团,一簇簇。真是“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漫天飞舞的雪花,飘飘洒洒,似仙女下凡一样,打着璇,拥挤着飘向人间。好似“落尽琼花天不惜,封他梅蕊玉无香。”雪花又乱中有序,在西风的吹送之下,如风拂柳般统一向一个方向飘拂。偶尔有那刁钻的雪花,如古怪精灵般专拣人们的胸前领口处钻,用冰凉的四肢撩拨着炙热的胸膛,也使迎风赶路的人们睁不开眼,可谓“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周围的世界慢慢静下来,仿佛只有雪花在轻轻飘落,真应了那句话“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打开屋门,踩在雪地上,置身于这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当中,仿佛来到了天堂。脚下是软软的白云,身边是可爱而纯洁的小精灵。好一个幽雅恬静的境界,仿佛“天街飞辔踏琼英,四顾全疑在玉京。”大地静谧而安祥,耀眼的洁白使天空也黯然失色。在这片宁静的洁白里,感受着雪景的唯美,与自然与雪,进行心与心的交流。双手盈握起雪花小小的身躯,清凉而纯净,卸下心中的喧嚣与浮躁,盈满岁月的静好和寂静的欢喜。

心处银白的世界中,思絮缥缈。

记得自己做孩子那会,一见到天空飘雪,就会不顾一切地出门,英雄似的伫立在天地之间,伸出通红而胖嘟嘟的小手,让雪花落在上面,再被自己的体温慢慢的融化为水。与雪拥抱,与雪对语。感受它的冰凉与欢喜。和小伙伴们堆雪人、打雪仗、溜冰凌,欢天喜地。三九的天,一个个头上冒着热气,敞开母亲为自己新作的棉衣。不时抓起一把雪,或者用木棒在树上、屋檐下敲打几根冰凌子,放到嘴里嘎嘣、嘎嘣的嚼着。那感觉甜丝丝、凉冰冰的,爽极了。那时的雪是洁净的,没有污染、没有杂质,如同孩提时纯洁清澈的内心。
儿时的嬉闹如雪花漫天飞舞。来来去去的人,把或喜悦或悲伤的故事,化为光阴之酒,让我在多年以后的今天,一点点品尝。雪的洁静,也使我的内心变得渐渐清洁与宁静。

次日清晨,空气变得如此清新,还有一丝丝冰甜。“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天地中是一片银装素裹的景象,“不知庭霞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雪,是那样的素白,白得耀眼;万物在雪的滋润下,贪婪地沉睡着。天地间的万物,处于雪的怀抱中,温馨怡然。

雪花绽放是短暂的,它以特有的方式在空中飞舞,展现了亮丽而动人的风采。让我看到了它的飘逸。雪花飞舞,灵动迷人。它的生命

是短暂的,有的很快消失了,被暖气溶化了,成了滋润万物的水,它的洁白消失了;有的欲延续洁白,唯有聚合在一起结成为冰,它的灵性消失了。正所谓有得有失,不能两全其美了。
人生也有得有失,只是不必太看重得失,心灵便会像雪花一样明净,纯洁。
不知从何时起,我就爱上了雪,爱上了它飘飘洒洒的美。“黄昏门外六花飞,困倚胡床醉不知。”雪花飘落的世界,带着诗意,带着眷恋,在静谧处,聆听落雪的声音,轻轻飘落尘埃,无语嫣然。让雪花一样的情怀,绽放着短暂的精彩。有雪的世界,永远有着无穷的诗情和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