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3


天净沙·秋思
北北 2017年11月于校

在一条荒凉的古道上,我牵着一匹瘦马默默前行。一片枯黄的树叶忽然从眼前翻飞而下。紧接着,一阵瑟瑟的秋风无情地向我袭来,侵蚀着我枯瘦的灵魂。不必说那凋零的老树,也不必说那荒凉的古道,单是这萧瑟的秋风就足以触动我心中无限的凄凉。那老树被枯藤缠绕着,在风里抖落了最后的一小撮须发。一片、两片、三片……繁华落尽,如一只只金黄的蝴蝶纷纷坠落。又是一个深秋,暮色初上。

一人,一马,一份寂寞。

昔日,我踏青而来。如今,满地黄花堆积,马瘦人衰。

家的方向,是远方。

我从黎明走到黑夜,从初春走到深秋。无数个春秋岁月里,我渴慕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

夜幕降临,一群老鸦哀嚎着回到旧巢,低哑着喉咙唱起小夜曲,好似在互道晚安。我不禁感慨万千:连乌鸦都夜有所栖。这个流浪的人儿何时才能踏上归途?曹孟德诗云: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长亭外,古道边,任景致如画。我无心赏那小桥下的潺潺流水,只立在桥头看远处人家的袅袅炊烟。此景,更让我伤怀。

夕阳渐渐褪去最后一抹红,残阳西照。我拂袖仰天长叹:归家难,难归家!山里人家的灯次第亮了起来,一点点黄晕的光,是那么温馨。可,哪一盏是为我而亮呢?

归家的路,亦是一条人生路。虽漂泊无依,但心中执念从未忘却。那一缕情思,也许是临行前母亲的密密缝,也许是饯别时手足的一杯薄酒,也许是足下故乡的一抔黄土。我沐浴着最后一点夕阳的余晖,在秋风里凝视着远方。或许,秋风能带走我的思念,给我那年迈的双亲,捎一句:安康。也或许,它只能将我的心事吹散在狭窄的古道里,徒增幽怨罢了。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不要问我到哪里去。因为我的眼下一片苍茫……

秋思

115班魏黎旺 指导教师:杨柳

将要枯萎的藤蔓缠绕着一棵奄奄一息的老树,几只黄昏归巢的乌鸦悲惨地仰天长鸣。小桥下,流水淙淙,像是在倾诉着无限的哀伤,吟诵着一首悲凉的歌。

桥的另一端有一户人家。小屋很旧,墙皮剥落,露出歪歪斜斜的土砖。屋顶盘旋着孤独的炊烟,好似盼望游子归来。

我低头看脚下的小道:道上的石头被磨得光滑,想必年代已经很久远了。狭长的古道上只有我和一匹瘦马在匆忙地赶路,却不知下一站在哪驻足。

一阵西风吹来,拂动我的衣袖,带起地上的落叶,哗哗作响,我的思绪也飞向了远方。

回忆翻涌而来:三年前,我和家人生活在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油米柴盐酱醋茶构成了生活的全部。琐碎的幸福就在眼前。而今,离家万里,最思故乡人,最忆故乡情。

夕阳西下,我的影子被拉得很成很长。最后一抹夕阳的余晖散去,鸟儿睡了,马儿困了,我也乏了。我躺在一块大石头上面,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深秋寂寞的夜空下,呼呼的北风,哗哗的落叶,三三两两的虫鸣声组成了一曲交响乐。一个美梦正在被慢慢酝酿……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不知何处的鸡鸣声早早地啼破了黎明的夜。一夜秋意,一枕清霜。我睡眼朦胧,却思绪翻腾。一时兴起,题字巨石: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吟咏过后,扬鞭催马,一路向北,奔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