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一、车行

微光,晨起,天边无月亦无星光,只有一抹带点惨色的青白,将天地间轮廓隐现在你眼前。我们一行乘两辆大巴,奔绥宁黄桑而去。
车至高速路上,天已大亮。隔离带上的绿树铁牌犹如电光幻影,连绵如线,又如皮影戏中的人物, 连袂互扯着向后疾退而去。约一小时后,车自洞口高沙下高速,便一头扎进一片田园风光里。微眯着眼望车窗之外,遍目皆绿,山丘、苍岭,逶迤不绝。间或见:几行绿树、一宛青水、几垄翠竹、幢幢白屋青瓦掩映、点点鹭鸟飞起觅食……
车过高坪,山路愈险,山色越浓,林木越加葱郁厚重。穿过一道隘口,眼前便是一片苍茫大山,连绵起伏,静如绿色长城、帷幕屏障;动似万马奋蹄、海浪奔腾,古木森然,藤蔓纠缠……一条狭窄山道,劈山而过,伸向莽山深处,最窄处仅容一辆大巴通过。道路左侧是深涧,目不及底,只听见水声湍急,轰隆之声不绝于耳;左侧车轮压着山道边线缓缓而行,仿佛稍不注意,一个转弯,车轮便会悬空掉落。右侧是陡壁,车身与山壁间仅余两指宽距离。青黛色的山石高踞其上,面目狰狞,仰望,似乎随时就会扑将下来。或许是因为前段时间大雨,一路上随时可见山体滑坡,不时有巨石从悬崖峭壁上急跳而下,“嘭"的一声砸在山路上,又滚落山涧,哗声四起,化作春雷惊鼓,久荡在山中不去。车上几名女同事吓得大声惊叫,一个个脸颊苍白,双眼紧闭,不敢直视前方。

继续颠簸前行,犹如绿叶飘落深海,沉浮不定,或左或右,时上时下,若隐若现……此时,许是舟车劳顿,车上已几无人声。原来兴奋的同事们或沉沉睡去,或紧紧抓住座椅靠背扶手,仿佛是害怕一声声高声喧哗会惊落上山间大石;一个动作,会打破车内的平衡。万籁俱静,只听见车轮压在层层腐叶上沉闷的吱呀声息和车内稍显浊重的呼吸之声,偶或有大鸟被惊起,从巨木虬枝上振翅而去,朴棱声声,群山回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视野突然开阔了起来:一大片青翠田野,一重重村寨错落有致,依山而建。导游说,此处便是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的黄桑乡侗族村寨。


二、侗寨
在导游的指引下,我们沿“侗族村寨"石牌右侧小径拾阶而上。小径青石铺成,曲折悠远,古意盎然,一眼望不到头,似乎已穿过整个村寨而去,伸入远山深处。或许是年代久远,或许是因为风雨侵袭,少许地方长满青苔,幽黑青亮。皮鞋间次敲打着青石,声声脆响此起彼起,犹如风过涟漪、雨打芭蕉、在这空山旷村之中显得分外清幽,似乎能穿过剩明残清、盛唐雅宋,叩在侗寨最深远的过去,历史久远的余韵一时间扑面而来。

  此时,你若不经意地抬头远望,便会见到山脚旷野里各种鲜花肥草,随意地将粉、白、紫、黄、绿等各种颜色洒落一地。几点农忙的身影偶尔隐现。远山之下,白水之上,一座座木楼临水伫立,依山而建,高低起伏、层层叠叠、错落有致……泼墨山水在你眼角眉底依次展开,这是人间洞天,这是世外桃源!其实每一个人的心底,何尝没有一处桃源?桃花源,精神的家园,你是对浊世的一个厌弃,你是对天堂的一个向往!

一曲流水浅浅而下,将整个村寨一分为二,溪水清澈,触手微凉,溪底圆石点点、游鱼几尾,溪面闲鸭几只追逐嬉戏。溪水之上,一座风雨桥如虹霓横跨,似幼龙懒卧。桥不长,约三五十米,但做工甚为精美,桥廓雕琢有苗侗传说人物,线条古拙,纤毫可见,神态逼真,可惜究竟是何等人物,我却是全然不识的。郭老曾诗赞程阳风雨桥“ 艳说林溪风雨桥,桥长廿丈四寻高。重瓴联阁怡神巧,列砥横流入望遥。竹木一身坚胜铁,茶林万载茁新苗。何时得上三江道,学把犁锄事体劳",其实用在此处,也是恰当的。桥头亭间,有妇女身着侗服,叫卖着侗家擂茶、满头珠翠,银佩绕身,体态妖娆,面容姣好,款款间走来,一步三摇,步步珠颤佩鸣,另有一种异样风情。

溪左,遍目皆见木楼竹屋,楼做二至四层,飞檐拱顶,屋顶为双面青瓦覆盖,屋脊和檐边用石灰抹白,屋檐下挂满去年的金黄玉米和火红辣椒,你能隐约可见木楼上晒晾干菜的侗家妇女,身姿婀娜,一闪即没。不知不觉已近中午,侗寨里袅袅的炊烟从满目青黄与翠白中升起,饥肠恰时咕咕响起,饿了,那就走吧!同行人已在“金銮殿客栈”等着你!抬头望去,“金銮殿客栈"牌匾挂在一座木楼之上,匾侧还有一行小字一一“武烈王遗址"。武烈王?可是明正统年间胁裹数十万之众、纵橫湘西黔东南数州的苗民领袖李天保?

是的!是的!似乎有一声苍老之音穿过历史深处回响在耳际。我疑惑地四处张望,却只见游客们踞席而坐,呼朋唤友,推盏举杯……心头一阵莫名地烦闷,我站起喃喃自语,“金銮殿,上堡古国”,原来这就是当年李天保掀起湘桂黔三省苗民大动乱,建省府州县四级政府,年号“建元武烈”,自称武烈王的举旗之地!

  高台之上,再次极目远眺。白塔之旁,山色苍茫,似乎在千沟万壑之间,还有旌旗在望、鼓角相闻、飞箭交坠,山在烧、血在浇、马在嘶、人在逃,无数冤魂在号叫……历史上曾记载,这场动乱之后,整个湘西黔东,“十寨九空、白骨盈野”,今时莺歌燕舞地,皆为昔人埋骨处。英雄一怒,振臂高呼,众者影从,血沃万里,可惜兴亡都是百姓苦,生者何幸,死者何辜?我不屑于贬低什么,也无意于推崇什么,只深感于我多灾多难的华夏民族,其血液里似乎天然缺乏一种“费厄泼赖"的基因,统治者推崇杀戳,文人骚客们歌颂战争,纵情于用仇恨制止另一场仇恨,快意于用鲜血浇灭另一场怒火。我们的历史,总是在一次次血泊中涅槃,我们的文明,总是在一场场虚墟里重建。成王败寇,嬴者通吃的大戏,至今还在神州大地各个领域里不断上演。

千古以来,世人都在探寻世外桃源,寻寻觅觅,不止不息,可觅渡觅渡,又能渡向何处?


  三、幽谷

黄桑之行,哪怕时间再挤,曲幽谷亦是必去之地。幽谷深远,有茂密森林、参天古树、繁花异草、深涧流水、嶙峋怪石藤桥曲径……谷的尽头,更有闻名遐迩的六鹅洞瀑布,是天然氧吧、避暑胜地、造化灵秀之处。
下午一时许,我们七八人离开侗寨,脱离大队,迫不及待地爬上一名侗家小伙的顺风拖拉机,一路轰隆夹着欢声笑语往曲谷方向而去。约一个半小时车程,便到了目的地。

穿过路旁仿石拱门,我们似乎都不愿意稍歇片刻,拂去旅尘,不约而同地扎进这片深谷幽林。山崖上栈道深远,半自天然半由人工凿成,如灵蛇盘卧,似飘带缠绕,东转西绕,不见尽头。山径细窄,仅能容一人通行。路旁左侧竖起一排低矮的仅过人膝的水泥护栏,碗口粗细,却全浇灌成枯木、修竹、老藤模样,做工极为精细,足以以假乱真。山道随处都是落叶,任人践踏;有些叶,却是落入水中的,仰面随水欢歌,不知飘住何处。无数的叶飞叶落,花开花谢,四季轮回,生生不息。花叶如此,人呢,又何尝不是?古先贤看飞花落叶,由此感悟人生,“人之生譬如一树花,同发一枝,俱开一蒂,随风而堕, 自有拂帘幌坠入茵席之上,自有关篱墙落于粪溷之侧 ”,几千年以降,“人生而平等”的口号虽喊了数百年,其实又见改变过多少?

穿行于茂密森林,不时见奇花异草,或独生于溪畔涧边,苍石缝隙,或群居于树底藤旁,一方坪地,摇曳多姿,弥漫着迷人的芬芳。各种知名不知名的苍树巨木令人目不暇接,大小不一,有纤细如筷子般大小的;有身如巨灵,顶如冠盖,三四人方能合抱过来,也不知在此值守了多少个年月。势态万千,有横生崖侧,如仙人指路;有倒卧溪旁,如美人春睡;还有那蛮不讲理,突然于转弯之处伸出一段手臂,挡住你的去路,让你措手不及,一头撞上;也有在那憨态可掬圆滚滚的巨木之上又钻出的几枝复生树……抬头仰望,或有阳光透过浓密的树荫洒下的斑驳光影,很美,却无法用言语描绘。
光影之上,你还见到山中鸟雀不时于岩石翠岭间低飞高翔,追逐嬉戏,清脆鸣叫,千转百回。它们是大自然的精灵,自由的歌唱者,与风同行,只羁于天,只憩于林。

  继续前行,涧边各式凉亭、石凳、秋千、以及石、藤、索桥次第多了起来。最奇异便是那种藤桥,桥索由粗绳、竹篾、老藤编织而成,藤桥两端均有凉亭供人小憩。几个女同事初见此桥,都不知深浅,欢呼雀跃间一脚踏上藤桥,桥身立刻猛烈地摆动,凛冽的山风吹来,顿时如风中荷叶、人荡秋千,吓得大声尖叫,立有勇士们冲上前去,一把扶住。站在藤桥之上,脚底涧水激荡而去,腾起水雾轻岚,衣襟飘起,长发飞扬,有阳光从林间透隙而来,映在眉间发梢,人如染上一层圣洁的金色之光,反射在水珠之上,荡漾起一圈圈七彩小光晕……藤桥夕照,好一幅唯美山水画!人在画里,画在眸中,所有人一时间全都痴了,似乎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该干点什么。直到一声声清越的铃声传来,打破了这梦一样的宁静,我们方如梦初醒,相互莞尔一笑间,三五匹矮马步伐从容、姿态雍容地从身旁王子般昂首的的而过。

山路微茫,有径必伴溪,有溪必生石。我一路行来,看山听山语,临水听水声,逐渐落在队伍后面,便索性在一汪溪水间停了下来。人说溪为山之灵,石为山之魂,你看那山溪一路飞花碎玉,迤逦而至,一时间水雾腾于清潭,微岚起于山涧,朦胧绰约,恍若人间仙境。因为山石的阻隔,溪流粗细不一,流速或湍急或平缓,但无一不碧绿清澈,纤尘不染,似乎能照出人的亳发,你甚至能偶尔看到溯流而下的一尾鱼、一只虾,以及溪底随波摇曳生姿的青苔水草。溪声潺潺,“闻水声,如鸣佩环",其实又岂只声如环佩。黄桑的清溪,自山顶绵绵而下,一里不同形,三里不同音,变化万千,奇幻莫测。一如那歌舞晚会上从幕后次第款款走来的北地南国佳丽们,环肥燕瘦,淡妆浓抹,或拂琴、或击筑、或吹笛、或弄箫……合奏起的华丽交响乐章。

溪间怪石无数,形态各异,或卧或立,或蹲或守,似要拔地而起,似要凌空飞去,低俯者如牛马俯首喝水,高耸者如熊罴急步登山,尖细者似兽角触石,粗短者似大象坐地……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溪旁路边有一青黛大石,顶径约达一米,却似被巨斧从中劈开,薄薄一层黑土覆盖石顶,却长满青苔灌木矮竹。少时读《小石城山记》,至“无土壤而生嘉树美竹……"句,心中总是半信半疑,今日意外得见,才知道古人诚不欺我。
面对清水苍石,耳听鸟语轻音,我忍不住脱下鞋袜,赤脚走在溪水之中,脚踏着光滑湿润的石头,看清风拂动衣袖,衣袂飞舞。仰望四野,山谷之中,倦鸟归来,叶草低眉,“清、净、虚、空、忘……”等所有的道家言语似乎都已显得苍白无力。喧嚣尽去,只宜闭目,只宜凝神,只宜冥想,只宜物我两忘,只宜洗却凡心……
“人生如此自可乐”,长留此间不愿归

四、飞瀑

“山穷水复疑无路”,路之尽头是飞瀑。
还未看见瀑布,却先听到瀑布的声音。近了,耳边传来你激越的如雨滴珠檐的脆响,呼吸不由得一窒,脚步不由得加快,你是静养在深山十余载的佛子女冠,无声地召唤着朝拜者的前来。更近了,是一阵阵急促如大珠滚玉盘的琵琶声,急急嘈嘈,银瓶炸破。近了,更近了,是千骑万马奔腾而过,卷过平野山岗;是惊雷,轰然炸响,滚过茫茫天际,一阵阵,连绵不断,永无止歇。
它现在就在我们面前,两道流水, 左侧一股雄奇豪放,右侧一股纤细静美的,前者如匹练,后者如轻纱,默然相对,恍惚千年,你们是相约经年的尾生楚女,还是谪落凡尘的神仙眷侣?
那股奔腾而下的粗豪大水哟!粗壮如从黄土高原、东北密林走出的壮硕男子,一手劈开悬崖,一手甩开丛林,义无反顾,决然荡然,身披巨大的洁白大氅,万丈山崖上一跃而下,发出似乎能震碎群山、撕裂天幕般的怒吼,声如夔牛望月,经久不绝。在巨大的咆哮和俯冲中,散落的水雾飞满了整个山谷,犹如下了一阵细碎致密的雨。石壁侧旁,深潭之上,复卷起千堆雪浪,白练霓虹飞舞,水箭左突右击,满山都在轰鸣,满谷都是水雾,伴随着阵阵山风,站在观景台上都能就感受到那凛冽的寒气,令我们心惊胆寒!
这才是水!真正的水,犹如天上之来,有着奔腾到海不复回的气势,有着荡尽一切障碍的力量,你是桀骜的,你是不屈的。
但你又是轻柔的,温顺的。你看右侧那道瀑布,纤细优柔,身姿飘逸。宛若故乡婀娜在
蓝天之下、白屋之上的一缕淡淡轻烟;又仿佛童年玩伴头上扎起的麻花小鞭,那般的温馨亲切;或许还是旧时恋人沐后散开的一绺湿发,轻斜披挂在脑后,拨动着你那根柔弱的心灵之弦,心灵深处一阵莫名的悸动,一种亲近的冲动顿时油然而生。
我站在潭底,你却远在山巅,干净,洗练,遗世而独立。向着你的峰岭、陡峭如削,靠近你却上无来路,去是穷途!我感到一阵莫名地悲哀和孤独:六鹅洞,你有如此的惊世容颜,却隐藏在黄桑这块不为人知,人迹罕至的地方,你应该是在黄果树,在庐山,在九寨沟,在壶口……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封锁”,或许,今日所有的人里,只有我才能真正读懂你,懂你的痛苦,懂你的不甘,懂你绵远的情意,不羁的魂灵,雄浑的内蕴!
而你,懂我吗?
2015年1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