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常女人家

张家二小姐

<h3>雨后初晴的浅秋,太阳不温不火,最适合缝补浆洗.整理房间了。</h3>

<h3>凉席是前几日就撤下了,铺上床单,就着夏日的空调被,不开空调,不开电扇,倒是夜夜都能安然睡到天亮。这样的季节真是极好。</h3>

<h3>只是那厚一些的被子,也要抖出来,包括那些纯棉的四件套,都来日光下晒晒吧,以防西风渐紧,在某一个午夜冻醒的时候,能及时给予温暖。</h3>

<h3>再,这屋捡捡,那屋拈拈,洗衣机便转了起来。<br><br>听着嗡嗡的轰鸣声,突然觉得,安静的房子热闹起来了,那窗外的花花草草,在微风中探头探脑的,也有了灵气。</h3>

<h3>索性,将它们也搬进来吧,修修老叶,理理新枝,再把盆边抹一抹。</h3>

<h3>挺过一个夏季的酷热,还倔强的活着,应该,应该给它们一些温柔的抚摸才是。<br><br>毕竟,活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人是,草木也是。感恩吧。</h3>

<h3>红掌是初春买的,枝粗叶厚,泛着油亮亮的光,红色的掌玉立在绿色的叶里,每一次顾盼,都让人赏心悦目。</h3>

<h3>他也是喜欢的,常在每一个上班前的清晨,给它喷水,说什么雨露均沾,滋养滋养。我说,花都是浇死的,你这样是不行的。他不信,说只是每天喷一点而已,不妨事的。依旧我行我素。</h3>

<h3>我总是做不了声色俱厉的人,只好由着他,让时间验证我们的对错。</h3>

<h3>果不其然,到夏天的时候,那碧绿的叶子便日渐萎靡,仔细看看,红掌的茎都从根部黑了。<br><br>他说,气温太高了,热的。</h3>

<h3>热就热的吧,枯萎了,还何必去和最亲的人纠结枯萎的原因呢。只是赌气的,索性将它搬到了窗外,接受烈日的炙烤。<br><br>看看,不管不顾的,没有溺爱,它倒是又焕发了生机。</h3>

<h3>六月雪是从原来镇上带来的,长得不是很快,生命力确是极强的,不需要特别呵护。炎热的夏季,越是光照好,它那小小的白如雪花的花儿,才开的越细密。有一次,因为放在外面久了,忘了浇水,都成枯黄状了,然后抱着侥幸的心态,把花盆浇了个透胀,第二天去窗外看它,又是一树细碎的绿了。甚是感慨。<br><br>人要是都有这样顽强的生命力,该有多好。</h3>

<h3>栀子花是他的杰作,不知道是从哪里折的花枝,放茶杯里养着,搁在酒柜高高的地方。我家酒柜放的不是酒,是一些茶叶.红薯粉.黑木耳等日常用的瓶瓶罐罐,我常常在取这些东西的时候,偶尔会看一下那个玻璃杯,就像看着一个孩子养下的希望。<br>眼见着生根了,发新芽了,心里就莫名的感动起来。不过是一杯清水的给予呀,就欣欣然的,给你一小树绿色的希望。</h3>

<h3>我家总也养不了娇气的花儿,像那茶花.米兰啥的,总是过不了冬天。习惯开窗通风的我时常会把寒气放进来,而那样的花儿,是禁不住那个的。眼见着一树的美好,渐渐萎靡了,枯萎了,心情就会很郁闷。是的,喜爱也会使人心疼,便不再爱,不再买了,只偶尔观赏别家的花,欢喜一会儿。</h3>

<h3>思绪萦绕之间,洗衣机停止了运转,拿出衣物,使劲抖抖,晾晒了,像是心里的郁结抖开了一般,人也就轻松起来。</h3>

<h3>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把房间打扫整理了一下,窗明几净的,都亮堂起来。心情也是。前些天阴雨连绵的,着实使人郁闷。</h3>

<h3>近日越来越喜欢窝在家里,做着一些琐碎的事儿。微信群也不进了,朋友圈也刷的少了。那些有钱的,有才的,满世界里游山玩水的人们,也都渐行渐远了。</h3>

<h3>没有比较就不会有落差,没有落差的我,活的越来越安静,越来越自由。习惯了满足于目前的状态,挺好。</h3>

<h3>儿子回来以后,空荡荡的家里就充实起来了。每一个清晨,看着父子俩相继出门上班,说一句,晚上回来吃饭先说一声哈,然后,便在自己不上班的那半天里,收拾着各个房间里的凌乱。</h3>

<h3>常常的,我在做着那些琐事的时候,就不由得想起奶奶,想起妈妈,想起她们一辈子都甘愿做个寻常女人家,照顾老小,柴米油盐,缝补浆洗,只把家打理成一个温馨的港湾,只待那个工作疲惫的人回来休憩。</h3>

<h3>呵,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活成了奶奶.妈妈一样的女人家,一个安于平凡的寻常女人家。老公是我的护花使者,儿子是我的带刀侍卫。<br><br>如此,挺好。</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