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庙前的乞丐老人

救助站外的孩子,大冷天这赤身孩子冻的直打哆嗦

截去下肢的乞丐,席地而睡

手拿小木板的孩子衣服破烂,在当时有件破棉衣穿已经很不错了

小姐妹搂着,穷是穷手足情一点不少

衣服破烂的小男孩,眼睛里充满了无奈

小草棚前的男子,眼神里渴望着什么?

光着上身的男子,下身穿着破棉裤,真弄不清这是什么季节

手拄木棍的男人们,长途而至,但还不是目得地

破漏房子里席地而坐,还有那只老母鸡,这许是老妇人最值钱的财产

小孩手里半个玉米棒子就是最好的零食

乞讨的父子,怕丢了孩子用绳子拴住

抱着饿了的小孩,没吃的,老头眼泪哗哗的

讨饭为生的小哥俩

城墙边的三小孩衣服褴褛,眼巴巴地看着镜头

街门口的母女仨,晒太阳取暖

身上穿的不叫衣服的小乞丐

来到大城市的一群流浪儿

做家务的小脚老太太

沿街乞讨的老婆婆,甚是可凉

少数民族的一家境,看上去家境也一般

像土堆里扒出来的一家人

三个逃难的难民

战乱中的一对母子大街乞讨度日

祖孙俩沿街乞讨

衣服褴褛的乞讨者

走在街上的乞讨老人

饿的皮包骨头的小男孩

躺在破席上的残疾男孩

有口饭吃的乞丐,大概是最开心的一天了

污水沟边拣东西的小孩

腿上有伤的女子,根本无钱医治

大灾荒饿死许多人,正在埋葬逝去的亲人

商铺门前饿昏了的穷人,躺在地上,还能不能站起还是个问号

墙角晒太阳取暖的父子俩

在饭馆门口乞讨的小孩,和里边富人家的男孩形成了多大反差

敲门乞讨的小孩子

饥饿中的老人,就剩下那把肯头了

身背孩子的乞讨者,脸部表情,活着的希望在那里

一九四二年大饥荒,老百姓把树皮都剥光了,用来充饥保命

抬着饥饿而死者的尸体,往野外埋葬

丐帮成群结队

一群被隔离的麻风病人,伸出他们变形了的手指头

一家人在破漏的房子吃饭,算是不错了的家庭,不管稠稀起码一家人还能在一起吃个饭

难民互相抓虱子

看看这家人孩子多,都是吃闲饭的,男主人还不知道能不能弄回今天的吃喝

大灾荒饿到什么程度,啃树皮充饥就是最好的解说词

挑着孩子乞讨的男子,眼神一片茫然

饿的走不动了的母子俩,一脸的沮丧

这一家大大小小五口人,都走上了乞讨的路

背着锅灶讨饭的人家

农村一家人,没有一人穿像样的衣服

乞丐端着的小碗,大概就是一天的全部的吃喝了

日本侵略中国期间,两小孩街头拣残羹剩饭吃

日本攻破南京逃出来的八十岁老奶奶和孙子

1938年武汉大会战时的母子难民

沿街奏曲乞讨的盲艺人

患肿脖子的病人

麻疯病人

坐在箩筐里的盲儿童

两个残疾人相依为命

泪流满面的乞讨盲老太太

不能劳作的老妪,只能乞讨为生

抓头上虱子的母女

排队领舍粥的孩子

乞讨的老妇

沿街的乞讨父子

一家人的伙食都是讨来的

逃难的母子,好惨凉

破屋里的两老妪

饥饿的孩子

乞讨的老人

这家人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衣服褴褛的老人

天冷了,只能萎缩起来保暖

街头乞讨的老汉

乞讨老汉

饿死在街头的乞丐

磕头乞求施舍

天冷了只能在门洞下安身

跪求施舍的盲人

乞讨度日的盲人与儿子

乞讨回来的老太

木桥边乞讨的老人

外国游人给乞讨人发钱

盲人老汉在老伴牵引下乞讨度日

背子儿子逃难父子

山村农民

这乞讨人喝上一口热汤已经相当不错了

被人驱赶的乞丐

饿慌了只能啃树皮充饥

大荒大灾,剥树皮裹腹

民国时收尸人是一项职业,专门为饥饿、天气或疾病夭折的幼童收尸

收尸人拎着的夭折的瘦骨伶仃、光着身子的小孩尸体...

背着小弟妹的小女孩,嘴里吃着讨来的食物

饥饿的老人皮包骨头

抗日战争时期,无家可归的难民

大灾荒的难民

成群结队的难民

难民

1920年,中国北方大旱。山东、河南、山西、陕西、河北等省遭受40多年未遇的大旱,灾民2000万,死亡50万人,灾民遍地,看这张照片一点也不夸张

百年沧桑,历史一瞬。当历史告别20世纪的那一刻,也许每个人的思绪中都会出现一个问题,上世纪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当20世纪初的中国是一幅怎样让人潸然泪下的画面:迎接国人的是八国联军炮击国门的轰隆声,是面对《辛丑条约》不屈的抗争声.........
如今我们正处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性时刻,个人的命运与国家的崛起紧密相连。人的一生不仅在为自己,更是在为民族的幸福强盛而拼搏奋斗。我们如何以更加清晰地感受肩头伟大的使命,续写未来的辉煌?令人沉思!
(收集整理,版权归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