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天的暖阳敦厚而温存,叫人忍不住想去亲近,隔着玻璃触摸不到它的温度,不如走出去,敞开了把自己整个儿的丢进这金色的日光里,清冽的暖意令人目醉神驰,仿佛能听到每一个毛孔都在快意地呐喊。


出了学校大门,追着阳光信步漫走,不觉间就踱到了文昌路菜市场,左右路边,一筐筐蔬菜分列而陈,日光亲昵地为它们覆上一层暖纱,寸寸光阴,沉积在泥土里,又色泽鲜亮地驻足在菜叶上,一片生香活色的烟火味儿,心和胃顿时倍感亲切踏实。


时令的绿叶蔬菜玉一样通透,神采奕奕地抖擞着;胖嘟嘟的白萝卜像十七八岁的姑娘,嫩得能掐出水来;胡萝卜跟谁赌气似的涨红了脸,娇俏得可爱;芹菜细细的腰杆窈窕的叫人嫉妒,拙朴方正的豆腐干心甘情愿地拜倒在它的翠裙下,向世人宣称:我们才是最佳搭档!娇小柔嫩的芫荽貌不惊人,只凭特殊的香气,在买菜婆婆的竹篮里永远占据一席之地……


这个季节的室外就像一个天然保鲜大冰箱,各色蔬菜都吸足了大地深处蕴藏的乳汁,霜冻又恰到好处地把水分锁住,一朵朵红的绿的白的亮晶晶脆生生,鲜嫩得就像少女脸上饱满的胶原蛋白,可不就是秀色可餐吗?


圆滚滚的大白菜和墨玉般的菠菜是我每日食谱必备,它们简直就是我爱上冬天的一大理由,且听我仔细道来:


寒冬的早上吃面皮实在有点对不住自己的胃,来一碗热气腾腾、色味俱佳的醋汤面如何?


将葱姜切碎末,蒜苗绝对是个小可爱,多一点也无妨,一并切碎了,加一撮虾皮、几粒花椒、适量辣椒面,放在碗底,锅里倒一两油,烧滚了泼在碗里,随着“滋啦啦”的声音,各种料煎出的香味混合弥散,再加适量的盐、生抽、醋,最好是纯粮手工酿造的香醋,清洌醇爽,是这碗面的主打调料。


然后另起锅烧水煮面,洗好的菠菜或大白菜掰碎了和面一起下锅,蔬菜控的我必须必须要多煮菜啊,倘若加一小把脆铮铮的豆芽也不错,再磕一粒鸭蛋滑进去,没错,是鸭蛋,经验告诉我鸭蛋煮出来的荷包蛋自然溏心,绵软不噎人。


煮好之后,连面带汤倒进碗里,可凭喜好再放点紫菜锦上添花。


这一碗精致的醋汤面富含蛋白质、维生素、碳水化合物、植物纤维,鲜香酸爽,营养均衡,暖心又暖胃,让我欲罢不能,就算每天为此早起半个小时,也乐此不疲。


蔬菜多是这款面的亮点,只有冬天的菠菜和大白菜脆、嫩,自带一丝甘甜,以醋佐之,方能达此臻境。


冬天的餐桌上怎能少了萝卜?


红彤彤的胡萝卜切片清炒着吃最有营养,多年来我对它痴心不改。至于白萝卜,切丝,稍微腌制,加醋、香油、生抽拌匀,爽脆可口,最是下饭。李渔在《闲情偶寄》里写道:“生萝卜丝做小菜,伴之以醋及它物,用之下粥最宜。”不爱喝粥的我也能因此啖下两小碗。


萝卜与肉类简直是最好的互补型搭档,久炖之后相互入味,肉醇香而不腻,萝卜爽而不淡,最后还是萝卜赢了,因为盘子里剩下的总是一堆肉啊。


一位白发苍颜的老婆婆见我笑吟吟地盯着她篓里的大萝卜,立刻满脸堆笑招呼我:“女子,这是我自家种,又甜又脆,买一点吧?”我的心软软地想起了外婆,外婆家后院地里的萝卜也该挖了吧?便俯身挑了几个模样秀气的,称好,付钱,与老婆婆家常两句,心满意足地提着萝卜往学校返。


阳光依然很好,好得让人慵懒,不由得唇角浮笑天马行空起来:时间真是个神奇的东西,二十年前,被人看到吃相也觉得难为情;十多年前,绝不肯“屈尊”于杂乱的菜市场;而如今,不但大大方方地与人谈论美食,连逛菜市场这么一件“俗事”也觉得别有一番意趣。曾有不少人说我“不食人间烟火”,倘若看到我此番模样,不知会是何等心情?


人生过半,渐渐领悟,浸润在烟火中,才是生活本来的样子,生活,也是一种美学,小禅说:生活美学才是最动人最深厚的美学。


艺术与生活从不相悖,懂生活、爱生活的女子,可以在云端起舞,可以在诗海徜徉,也可以流连于菜市场和厨房,或朝或暮,披着霞光听着音乐在厨房里与蔬谷们切磋,不经意抬头,悠然见北山已白雪茫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