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2018.01.12

刚刚进入“二九”天气,气温计的水银柱很快就降了下来。那晚,入睡前习惯的查看了手机天气预报,手机显示近期气温将会骤降,而且还有降雪。的确,新闻播报中,全国各地的雪已经下得一塌糊涂,就连广州那样的南方城市也披上了银装,看这个趋势,我们这个多年不见飘雪的城市今年也应该受到一些寒流影响吧!明天上班可要戴上围巾了,如果大雪将路面覆盖,为了安全,上班也别开车了。想着想着,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感觉窗外特别的宁静,不似往常那样人语吵杂,好奇心驱使我轻轻掀开卧室的窗帘,只见窗台上那盆“紫蝴蝶”的叶片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白生生的雪花,柔弱的茎叶朝着花盆的边沿四下散开,晃晃悠悠,就如几多紫色、白色的蝴蝶在尽情的飞舞。抬眼望去,窗外早已变成白茫茫一片,终于下雪了.....

顾不得许多,赶紧穿衣套鞋冲出门外。眼前的一切犹如唐代诗人宋之问写的“不知庭霰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天地间已是银装素裹,皓然一色,白得那么圣洁,白得那么纯粹,虽然令人感觉有些炫目,但还是充满久别的欣喜。

天空中,依然还零零散散飘落着鹅毛般的雪花,小院的围栏上,白雪将错综缠绕的那些蔷薇枯藤包裹得严严实实,看上去崎岖粗犷,浑然一体。院中那几株早已掉尽枯叶的桃树,晶莹蓬松的雪顺着分叉交错的枝干堆积,枝干看起来也不似原来那么嶙峋凄婉。小屋的人字瓦顶上那些飞檐翘阁、青瓦沟槽也全被覆盖,那干干净净、突兀跌宕的瓦格,犹如钢琴上的一排排琴键。
踩进院中,双脚瞬间没入那干干净净、白白生生的雪毯中,摇摇晃晃往前移出几步,身后留下两行歪歪斜斜的印痕,伴随着那吱嘎作响的声音,仿佛是一串跳跃的音符。院角,那只半大的金毛将自己小小的身体深深藏在了窝中,仅仅探出头紧张的一会儿望望我,一会儿又望望眼前的白皑皑,我猜想它一定是对这醒来后改变的一切深感不安。这也难怪,从未见过雪的它,何况是这么大的一场雪,已经足以颠覆它的世界观了。

蹒跚走出小院,门外的石阶旁,那一池小小荷塘的中央,仅有三两枝头顶雪帽的枯黄莲蓬斜倚在冰凉的水中,随着微风的拂过,瑟瑟轻摇。几点零星的飘雪落入水中,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甚至没有激起一轮涟漪。让人丝毫无法遐想到刚刚过去,又将来临的春暖花开、荷莲争艳,粉绿生香。
塘边那株腊梅的枝头上,傲立着几朵红艳艳的花,偶尔几片飘雪悄悄停留在上边,花枝也会颤颤悠悠的微微摇晃,那一团团蓬松松的白雪与一朵朵娇嫩嫩的红花相互映衬,好像是依偎,又像是媲美。鲜红的花瓣、嫩黄的花蕊在这素色的水墨世界里,显得格外的别致,让我想起了宋朝诗人卢梅坡的那句“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小院对面的山坡上,秋冬的枯黄和暗灰早已不见了踪影,漫山傲立的松柏和飘摇的楠竹也披上了厚厚的雪装,那些粗大的枝干被沉甸甸的积雪压得弯下了腰,也不知是拂过的风还是那几只跳跃的鸟雀,偶尔将那些积雪抖落下来,就如山林中下起了串串的雪瀑,给这幽静与威严的山林增添了几分灵动。远处的群山,被漫天飘下的雪片遮挡,只能看见淡淡的轮廓,远远望去,天地相连,白茫茫一片,浑天一色。

突然,耳边一串熟悉的铃音响了起来,寻着声音的方向伸手胡乱的摸索了一阵,拿到手机,睁开迷糊的双眼,原来是手机闹铃,看看周围,眼前只剩下热乎乎的被窝和窗帘透进来的一点光亮,虽然依然宁静,但庭院、白雪、荷塘、群山已经不见了踪影,掀开窗帘的一角,寒气扑面而来。天,已蒙蒙亮,楼下的地面干干净净,没有雨水,也没有积雪,天空也是晴朗的,只有一两个赶早的行人在寒风中瑟瑟走过。原来,那些美丽的画面是一场梦境。这座我居住的西南城市,已有很多年没有痛痛快快的下一场大雪了,虽然大雪也会给人们带来许多的不便,但那白皑皑的世界却也令人向往。何况,我们更加期盼——润雪兆丰年。(本文所用有图片来自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