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冬天特别冷。并且在这个冰冷的冬天里,我的奶奶意外的走了。奶奶,是这个大家族里最后走的一个奶奶辈儿的人了,留给我们的痛最多。都是源于对她老人家的敬爱。奶奶特别善良、厚爱和慈祥,也是我千里回家必须要敬送她老人家最后一程的主要原因。奶奶,去哪儿了呢?。。。

在这个大家族里,父亲一代的堂兄胞弟有19人,已是泱泱大家并生生不息。我因为异地工作,所以对父辈的关注和孝敬少了很多很多,时至今日仍不能原谅自己。他们都健在的日子里,尽管敬爱但是没有多少太刻骨在意。直到今天奶奶走了,我才发现对面能给奶奶送终下跪的孝子(也就是我们的叔叔大爷辈儿的)最多也只剩下了3个,3个!并且他们起跪都很困难。心里一阵酸楚和难过掠过。和二哥掰指细算,父亲曾经19人,目前仅仅剩下9人,何尚还有一个病危的。一切都发生在10年的大空间里,谁还敢说日子长着呢。二叔含泪和我叨叨着“最苦的一年走了三个”!这十年,隐去的、新生的,感觉陌生的颠倒了我对人生的认识。

奶奶最包容最博爱,她就住在我老家的东邻。曾记得女儿英国读研,奶奶执死执活要给的200元疼爱费; 曾记得儿子回老家奶奶执意给留下的鸡蛋; 更记得妈妈病重前后奶奶陪伴她的那么久那么久的一段日子。。。每每节日,回老家我必须要拜望的一个人-那就是我的奶奶!有她在,总感觉老家的踏实。

在送奶奶最后一程的瞬间,所有的家族亲人都痛哭流涕、并哭的特心诚心痛。我在想: 什么是最高的情感?是亲情!什么是信仰?是族亲!能够背负晴天之下虔诚下跪的,只有家乡的土地之上,对亲人的挚爱了!

因为我们来之这里,所以敬畏这里、真爱这里。

在 老家,我还有永远不倒塌的三间瓦房子。那里,是我们灵魂寄宿的地方。我们记忆已浅,老房子刻录的一切都在重塑我们的情感。老家的房子,是我们生命的驿站,世界再大,亲情不远。远隔千里,距离很短。老家的房子,是生命里有诗歌、有亲爱的地方!远走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都福荫着这里、驻足这里。

老家的房子,是我能够和愿意热爱的寸土。这里有我虔诚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