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虚掷了我的一生



天空之下,白皮肤女人僵硬地
抬起腿,拖着墓盖走向墓地。她的脑袋是滑轮
身体的绳索带动重物坠落
远处,城市在冒烟。为了更紧密地依偎
掉下眼泪的人子,她费力地蜕掉甲壳。苍茫的荒野
丘陵环绕着乳房
歌声是我们所知死亡方式中最漫长的一种
岁月陷落在某处,好色的女人
身子解体了,一口井
真的存在过?
而索多玛,上帝吐出的清晨
是一团火球,当牡羊的屁股
做成了馅饼,孕妇盆腔是一座花园
男人斜躺在上面
脚趾甲形成硬壳怪谁



鸽子


不。女孩说,我宁愿所有秘密
保存给一只信鸽
如果它是一个远方的访问者
突然降到阳台上,拿出它口袋里我全部秘密的复印件
向我保证大熊星座
象征爱情,而这些来自上天的石头
它的酒杯盛满银河之水

像一场宴会,人们最初长时间观察
那些喝蜂王浆的人
如何钻进一只鸟笼

或者,一颗陨星,引导我
撰写一本书
当书中的众神
抚摸我起伏的胸部,我的父亲,信奉招魂术,将确认
我梦的潮汐是挥发性的

世界,充满反常的东西,不利的噩梦
在我身上验证了。它们其实只是耶路撒冷,蝴蝶、蜘蛛、蛾子
的一本科普读物,或者,一些化学秘密
像风,吹自意大利
坚持驱动我喉咙的齿轮
像伯利恒和楔型文字



鱼的腥味


小型合唱队改变口型
要了谁的命?
他们吃什么昆虫,才与女人
越依偎越紧?他们问:墓地为什么没有妓女像石头
垒成岸?什么乡野蜜蜂
合法倾倒排泄物
却羞于启齿?躺着的人,竖起风雪领
而田野朵朵云彩追求的目标
他椰壳的脑袋
波浪推着波浪,抵达她敞开的大厅



双胞胎


女儿从母亲那里继承了好看的外表
热衷去草原旅行
与人握手时,她的大拇指
像不安分的马头仰天打着响鼻
她穿着非黑即白的格子裙
夜里,坐在海边的椅子上
钟情地凝望一对对情侣在海面漫步
他们的父亲成对绑在柱子上
如两件挂起的大衣那样亲吻




盲目者

人们知道伊莱娜死了。蜜蜂不能杀死她
她蜂巢的大脑
工蜂进进
出出。一些渡鸦翻过山梁
像上瘾的母牛走向饲料槽
风力转盘指向南方
夜晚的鸟拿来消遣
瞪着充气床垫的棕色大眼睛




一条母狗

只要不在繁殖季节,知更鸟
总是睁着眼睛做爱
左眼出事了,右眼继续做梦,像在旅游商店,进来的人
将远离故土,当她们坐下
一眼就能看见
一个形状像青蛙的人
趴在地上,脑袋的牙膏盖
没有拧紧。让人无法设想
寺院的钟,绳子吊着它的脸
不事修饰的身体
动不动
就抖个不停



朔望日


一个女人在湖上划船,她的配偶
成了她湖中的倒影
她的儿子是一根麦秆,弯腰
吸着湖水
并不是强调湖里最好的东西
是蓝色的。当夜幕降临
女人懒散地抬起斑马的腿,男人在滚滚波涛中升起潜望镜
洋铁皮做成的孩童,打碎鸡蛋壳
露出蛋黄透明的眼球



又到了采摘的季节


望远镜,它里面有大熊星座
送礼的人
礼物包括了星座的一堆石头,而石头
原本是一团生命
永远都记得大海那种愤怒的沉默
意味着什么。“爱我吧!”石头说
一边移动,一边脱衣服
“所有肉体的欢乐
我都不能给你”,它对大海说
“我只能向你解释
一些年轻男子的裸体雕像
结出饱满的葡萄串
沉甸甸的,又到了采摘的季节”



圣诞节

男人和孩子们在围观船骸。只有女人
在沙滩上留下脚印
一圈圈脚印,留在沙滩上
我们确信,那是女人身上瘙痒难耐的癣
我们住在同一座城市
城市却占有我们不同的梦境
当她的配偶将一团雪放到嘴里
预示最后一堆砖块将装船?
她的配偶背着一尊闭上眼睛的雕像
行走在开阔、漫长、平坦
梦的石头路上
他说:我爱女人。抚摸她们的肺
像抚摸墙上跳跃的影子



街头说教者


不是吗?举着幸福的念头,这些复杂的曲线
我们不能肯定
也不能
否定。夏天,云朵的边缘
梵文打着死结

空壳的躯体,只是一种诱惑?
每个人,到了印度
为什么只想到死。印度人
蹲在尘土中,在记忆中,用篝火
慢慢把自己烤熟

棕榈叶
变成书。蛋清的岁月,女人
舔着
蛋壳外的
一层阴影
有些人走了,有些人死

他们在
两面下注
认为
你说出的话,只是一种波,而他们云雾的脑袋
出自无名匠人之手
像单簧管
吹出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