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的老黄历,上面说:属兔的人在2017年属大凶,冲太岁。我淡淡一笑,不以为然。想不到,一年后,我再翻看,竟然被不幸言中,不得不说,世间之事神秘莫测,叫人嘘嘘不己!不是迷信,也许是巧合。许多“之最”就在这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年中碰到。

二月中下旬,与堂妹一家自驾游,目的地——九寨沟。碰到从未见过的壮美雪景,那时的我时常想起金庸写的《雪山飞狐》。在回程中,几次险些滑入深谷,妻子几次惊叫,以至于很长时间后,一旦看到冰雪路面,我都惊惧难平。

收获之处是:九寨沟之美着实惊绝华夏,总算是一片奇景,终不辜负长途跋涉,所谓佳景险中求!

到了乐山市,我们入住一家农家乐,发现有一副见过最大的麻将牌,三妹和我就惦记在心。遍访川蜀大地,终在石棉县购得,确是麻将中的霸主!

这是我见过最大的无花果,果实硕大,重约半斤。世间之物,大多开花的多,光鲜亮丽;结果的少,空热闹一遭。我独爱这无花之果,朴实无华,平凡无奇,却硕果累累,甘甜怡人,老少不欺。其实,无花果的花在果实的内部,现代生物学的发展,真象终究大白于天下!

第一次坐飞机,总是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这恐怕就是杞人忧天!见不得世面。

有生以来最贵的酒店,每晚小一千。

第一次花五十元吃机场的重庆小面,名字叫“心痛的感觉”!

第一次拍到洱海上空的七彩祥云!

第一次登上巍巍峨嵋山!

第一次冲浪!

第一次看到世界上最贵的树木。

第一次磨咖啡。

女儿在妈妈脱孝时画了我的第一张肖像画。

女儿给我送的第一件手绘T恤衫,奋斗中的皮卡丘。*٩(๑´∀`๑)ง*

我以为到了时来运转的时候了,事实是:一场恶病正悄悄靠近……

两只小腿上的湿疹非常对称像画上一样,妻子笑我“被女妖精咬到了”,我委屈极了,这恐怕是世上最冤枉的双腿了!

也许是太想念去年刚去世的妈妈了,身体开始一天不如一天,终于在八月底,彻底垮了。在与病魔作斗争的日日夜夜,妈妈灿烂的笑容给了我巨大的鼓舞!

海角是因为有大陆之角,相依相存,不分彼此。不知是海在陆中,还是陆在海中,没有人说得清。

天涯是每个人的天涯:既是终点,又是起点。轮回之后,总有些别样的超凡脱俗,这就是经历,这就是参悟,无关深浅!

我知道,有些亲情一旦真的影响到身体健康就应该放下了。

自然界也有色彩。

人类社会也有色彩。

女儿稚气的画中也有色彩!

我也开始有些笑脸了!一个大男人包的饺子如此精美,我自己也是够够的了。

高108米南海观音像,世界第一。仰望菩萨,我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要倾诉,可什么也说不了,渐渐感到,什么也不必说,无须说,真是一切尽在不言中,一切化为无形,顿感一身轻松。

当时看着茫茫大海,绵延沙滩,浩瀚天空终于明白:每个个体,始终只是沧海之一粟米,亿万之一粒沙,万象之一粒尘埃,渺小之又渺小,患得患失,意义何在……何不与万物和睦相处,这算是我今生放下的开始吧。

洱海的娇阳光芒万丈,我的2017很快就要成为历史。无论壮美、惊险、思念、病痛、还是任何好与不好的点点滴滴,终将成为过去。感叹时间的力量如此强大,时间之美如此难以描绘。年初的冰天雪地,年末的炽热烈日,在这冰与火的两重天中,意味深长的与2017年说声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