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麦子信箱?

麦子信箱是美篇美文栏目全新互动专栏,重拾书信时代的美好,写封信吧!这封信不只写给麦子,更重要是通过麦子的渠道让更多美友一起看到。


如何给麦子写信?

用美篇写好你的信件内容发布为公开或者不公开,标题中带有"麦子信箱"四字,即默认为参加麦子信箱互动。如希望匿名,可在信件中注明。

你还记得你的第一个网友是谁吗?如果想不起来,不妨看看今天的信箱吧,也许会勾起你很多记忆。

当年的那个网友,你还好吗?

笑对人生/ty:


你现在好吗?

还记得我吗?一个未曾谋面,却又非常熟悉的网友。

因为你的一句QQ签名“人生就像是一场戏,而戏于戏的对白又是什么呢?”而相识。


一直以为,我们会是永远的好朋友。


直到一有一天,隔着荧屏,看到那一双温文平和的双眼,真诚的笑容留在我的心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直到有一天看到你空间更新的日志,你说会为了某个人努力的学习...然后,空间里每天帮我浇花不是偶然;然后,你送我的玫瑰,花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是游戏。然后,偶尔感觉到的脸红心跳已经穿越了城市的距离……


但我还是选择了逃避。


时光如水,岁月如流。

一转眼,快十年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你的空间留言!

也许,现在的你有一个幸福美满归宿,有牵挂着的幸福和快乐!衷心的祝愿你幸福快乐永远!永远年轻!

来自山清水秀的一封信《笑对人生/ty,你还好吗?》

来自“笑对人生/ty”的回信


山清水秀:


天啊,没想到在10年后收到了你给我写的信。10年前的我多渴望收到你的消息。


我知道,我知道当时的你是逃避了,我也知道,那时的我,有点心急了。我很伤心,那种伤心当然不是恨你或者埋怨你。而是苦恼,苦恼自己一时间没办法排解少年时候的情绪,所以做了一些现在看来很幼稚的事。


10年之后,我还在用着笑对人生/ty这个网名,不过我身边,告别了那时候的QQ空间偷菜时光,我现在都不怎么玩网聊了,我身边有了相爱的人。偶尔,也会想起当时那个纯真的自己,想到和你我之间纯真的友情,青春没有遗憾,我觉得很好,也希望你过得一直都不错。


—笑对人生/ty


麦子借这个网友之名给你 回了封信,希望你不要介意,也不要心留遗憾。

独身主义者是异类吗?

上个月加班,和小搭挡闲聊,我虽然自我而散漫,在单位表面上还是装得很传统的。那天居然说了大实话,我说不会与父母每天生活在一起,将来也不会和孩子生活在一起,可以在靠近的地方各自居住,事实上我不想与任何人生活在一起。我难以接受与别人的家人近距离相处,几乎不懂怎么与七大姑八大姨相处,更不会每天给一家老小做饭。


小搭挡前面的男同事哼哼了两声,挤兑我说:谁会要你!以后他看见我就当看不见,他在电梯里,看见我在电梯外,关上电梯门就走了。不是一般的反感我呀!


其实这不是第一次遇到类似的情况。与相处了六年的好友最后一次聊天 ,我说我不想结婚,他说他最理想的生活是有安稳的家庭和工作,有朋友,有爱好,他说与我志不同不相为谋,后面几乎无话可说了。


可是我有过十年的婚姻,帅气有财的老公,聪明乖巧的女儿,并没有让我幸福,别人趋之若鹜的,是我避之不及的。回想那些时光,快乐和痛苦并存,痛苦是我无法承受的,所以那种快乐,我也不想要。


如果对方也是一个人,接受有时一起依赖,有时各自独处 ,有各自的空间,不打扰彼此的内心安宁,不侵略,不征服,我当然愿意有这样的伴侣。可惜这样的人 ,这样的相伴关系,在现在的中国社会不存在。


请问我这种特立独行的人,真的是异类吗?

来自施主的信:独身主义者是异类吗?

施主:


看到你的来信,突然想起我的同龄人,也就是很多90后们被催婚,被问“你怎么还没对象?”的场景。


也许在你的年纪,你应该是小孩准备出国或者已经出国,家里三套房,老公事业有成,你上着班,照顾四位老人,在婆媳关系中游刃有余。


没错,你和被催婚的90后一样,也许和主流的同龄人不太一样,如果少数派就要被否定被评论被鄙夷的话,那么也太荒唐了。


其实我不太好定义独立,也不太好定义成功,追求自我好像说起来也像是虚无缥缈的东西。所以我想用TVB里那句台词说:做人最紧要是开心。至于别人怎么想的,随他去吧。


哪有什么异类,我算是看明白了,哪有什么成功的人生、或者成功的婚姻,大家只不过在琐碎中用各种舒服的方式,和时间做着某种搏斗。生活不是考试,没有标准答案。杨绛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



—麦子

书信时代的美好

亲爱的麦子,您好!


几天来我一直在关注这个栏目,看您与美友的互动,感觉好家常好亲切呀!像朋友聊天,如闺蜜私语,又似母女对话,看来大家已把这里当成一个家,把您视为自己的家人了。此时我也想与您聊聊那些年那些信。说到写信,我心中瞬间涌出一股热流,那是久违的温暖,它封存在我的记忆深处——醇厚,浓香…


天有不测风云,1979年底,对越反击战开战,我爱人也随部队也去了广西前线。我时时关注前线的每一条消息,捕捉与战事相关的珠丝马迹,期待着赶快停战,盼望丈夫平安归来。我唯一能做的是写信。不同以往,中断了四个月的联系,拿起笔来却不知所措,之前心中一遍遍想说的话,瞬间空白,就如电脑死机,手机没电……心中一片茫然!


就在那一年,我们终于结束了两地分居,他转业了。没有了书来信往的交集,生活好像缺失了一块,突然发现那几年对我们如此重要。多少变迁的时光,不经易的带走了我们的青春。而那一季温馨难忘的美好时光,已悄悄深藏在时光的回廊。那些爱的欢歌、情的诗行,早已装进心房,足以暖透整个漫长的寒冬。回想那时的我们虽没有花前月下的长相守,也没有耳鬓斯磨的卿卿我我,但心里无时无刻都牵挂着对方。


“若两情相守,忌在朝朝暮暮”。距离的美有时会更让人心动!那种矇眬的憧憬,忘情的期待和想念,同样会汇成一股股暖流滋润心田。苦并快乐着,这就是我们的芳华时代!


如今,我们的青春早已退去,那个以信为媒的时代也已淡出历史舞台。在享受现代科技为我们带来的便利时,我没有忘记当年书信带给我们的那份自然、纯真和甜蜜。我将那段美好记忆封存,偶尔也许去翻看,毕竞,那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的阶段。

来自清溪的信《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麦子回信


清溪:


很开心你能和我们分享你的书信故事,书信记录了你和爱人的青春时光,穿越时空,甚至越过战争,在炮火的年代,也只有这一直书信能排解下担心了。


写信,让沟通变得很正式,一旦正式起来,我们又会格外珍藏。所以我总觉得记录是个好东西,写日记也好,发美篇也好,都能帮你定格那一刻。你说距离产生美,是的,有的时候直白有直白的好,但文字这种东西含蓄,有很多回味的空间。


人生由无数个瞬间组成,最后构成当下我们的还不就是回忆吗?


最后也算是为麦子信箱打个广告,请给我写信,分享你想说的故事,别把过去变成曾经,用文字把它变成回忆吧。


—麦子

麦子信箱:

重拾书信时代的美好,请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