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0

  一脚踏进芬兰,立即天高地阔海蓝。

芬兰,称为千湖之国,其实还谦虚了,这个小小的国家藏着湖泊一万九千多。

赫尔辛基,芬兰首府,一座眉清目秀的洁白城市,被美丽的波罗的海包围,在蓝天碧海的衬托下风姿绰约,优雅迷人。

这里还是圣诞老人的故乡,那湛蓝色的波光里,带给人无尽的遐想……

   

一眼望去的塔林,一幅优美的中世纪欧洲浪漫城堡画卷。

塔林,爱沙尼亚首府,古朴温馨的小城坐落在波罗的海的那一端。

一座座城堡,一个个塔顶,优雅壮观地林立在蓝天碧海间。

从芬兰到塔林,一夜的游轮,可是我却做了很久的梦。

走吧,从芬兰到塔林。

  

从芬兰走起。

当我们从激情澎湃的圣彼得堡撤出,迎接我们的就是车窗外的这份宁静,我们受宠若惊,这些天来的旅途疲惫顿时被那明净的湖水一洗而尽。

 

除了湖就是满眼的绿色

这就是一个无边无际的大植物园啊

立即彻底做了几次深呼吸

   

发现这里的人是那么不拘小节。

我们的车正行驶在一条主干道上,路边的人就是那么随意。

也许是这里的阳光太珍贵了吧,有阳光的地方总是挤满了人。

女士们在街上优雅浪漫地抽着烟,旁若无人,不知道这是否与芬兰冬日的漫漫长夜有关?


  

车窗外,古典与现代总是那么协调的融合在一起。

  

大海与都市也已不分彼此

   

这张图 海的那边似乎把赫尔辛基的地标性建筑都一网打尽了。

  

到了,世界上独一无二 建在岩石中的教堂,很直白地称作“岩石教堂”,彻底回归自然。

看这教堂的入口也像隧道一样,走在这里,仿佛穿行在时光的隧道里。

整座教堂也如同着陆的飞碟。

  

教堂未经雕饰,墙面仍为原有的岩石,原始的色调给教堂增添了回归自然的氛围。

金碧辉煌的拱顶隐约反射出下面的烛光,使整个教堂充满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今天没有人在这里礼拜,几乎都是游人。

悠扬的音乐在岩石回音的作用下回荡在整个大厅,优雅动人。

 

赫尔辛基标志性建筑 赫尔辛基大教堂。

一眼望去,高高的台阶上,希腊廊柱支撑的乳白色教堂主体和淡绿色青铜圆顶的钟楼给人一种 “遗世独立” 的美感。

芬兰的冬夜十分漫长,据说在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时,大教堂却在射灯的照耀下光芒万丈地站在那里,依然洁白无瑕。

芬兰的冬日,漫漫长夜,我会来吗?

  

走上台阶往下看。

原来这座建于1852年,高高在上的大教堂,就是这样日复一日俯瞰着眼前偌大的广场,确实气势非凡。

   

广场中央有一尊纪念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的青铜雕像。

有点不可思议,亚历山大二世本是芬兰的入侵者,把建于1894年的侵略者的雕像长期矗立在这醒目的地方,是一种什么逻辑?

也许,当时的沙皇特别开明,深得人心?

或者,芬兰人特别包容?

芬兰于1362年开始被瑞典统治,直到19世纪初,俄罗斯帝国击败瑞典,芬兰成为沙皇统治下的一个大公国。随着俄国爆发十月革命,芬兰也于1917年12月宣布独立。

 

看来地球城都有堵车的悲哀。

不过我在车上偷着乐。

车儿啊,你慢些走,让我把异国他乡的街景看个够……

 

很遗憾,还是没看够。

当我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就喜欢坐车在街上兜他几圈,那是了解一个城市最直观的方法。

 

 位于赫尔辛基市中心的 乌斯别斯基东正大教堂,建于1868年,外观宏伟壮观,色彩鲜艳美丽。

尽管一路走来看过的教堂太多,有点审美疲劳,但还是很震撼。

这座教堂具有浓郁的传统东正教堂艺术风格,是俄罗斯风情渗入芬兰历史的最好见证。

  

人们纷至沓来,朝着那充满神秘色彩的教堂。

  

走进教堂。

抬头望去,这里真的能通向天堂吗?

  

教堂内肃穆庄严,看似单调的颜色透露着古朴典雅。

   

西贝柳斯公园,为纪念芬兰大音乐家西贝柳斯而建。

慕名而来。

   

这里绿树成荫,草地如毯,风中夹杂着各种芳草味。有时间的话,旅途的奔波疲劳可以随风飘散。

可惜我们到此一游,来去匆匆。

 

西贝柳斯纪念碑。

用铁管组合成超现实意象表现的管风琴造型,洋溢着浓郁的现代气息。

流动的线条宛如飞扬的旋律。

 

西贝柳斯奇特的头像雕塑。

西贝柳斯从9岁作曲到92岁去世,一生谱写了7首交响乐,如《芬兰颂》等。

人们称赞他的交响乐: 具有贝多芬的逻辑,柴可夫斯基的风格。

   

西贝柳斯公园附近。

有点迈不开脚步了,是因为清澈的湖水,还是远处密布的私人游艇?

那朵云彩貌似一直深情款款地注视着我

   

乘游轮去海的那边,芬兰堡。

传说中芬兰最著名的景点。

 

芬兰堡岛是由六个岛屿组成的岛上堡垒。

顺流而下,海面上散布着许多星星点点的岛屿。

 

只能羡慕了,翱翔在这么美的天海间

 

到了。

芬兰堡建于250多年前,是现存世界上最大的海防军事要塞之一。

  

岛上保存着完好的军营、城堡、炮台等古迹。

   

不过并没有想象中的沧桑感,面朝大海,在海风的轻轻梳理下,倒更像个旅游胜地。

   

于是我们也放缓脚步,在匆匆的旅途中感受大海蓝天带给我们的愉悦。

  

沉醉在小岛的静谧中。

一直知道芬兰的自然风光很好,还是没想到,美得这么纯粹。

恍惚中,习惯了景点人潮拥动滋味的我们竟有点适应不了了。

 

有点独钓寒江雪的味道

 

岛上休闲的居民。

生活的简单,自在。

   

突然发现还有人在这里嗨皮,不过是走到跟前才看见的,这么多人也没发出什么动静。

  

告别了诗画般的芬兰,晚上乘游轮去爱沙尼亚首府塔林。

在宽广汹涌的大海上摇啊摇,第二天早晨睁开眼,海面上依然散布着星星点点美丽的小岛。

   

塔林位于波罗的海芬兰湾南岸的里加湾和科普利湾之间,三面环水,不大的地方,海岸线长达45公里。

放眼望去,蓝天碧海城堡,风景秀丽古朴。

   

塔林是北欧唯一 一座保持着中世纪外貌和格调的城市,1991年列为世界文化遗产,2011年,被誉为欧洲文化的首都。

走吧,我们一起去塔林

  

历史上塔林被丹麦统治。

1219年丹麦人在此地建立城堡,并于1227年至1346年占领塔林。“塔林”的意思就是“丹麦地堡”。

1991年爱沙尼亚恢复独立后塔林成为首都。

   

不过在我看来,塔林的得名似乎与这里的建筑有关。

古城里塔楼林立,塔顶直冲云霄。

   

走在古城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这些教堂,这些建于13到14世纪的教堂,尽管遭受了战争的劫掠,却还风采依旧

   

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

典型的俄罗斯风格,当时塔林还处于俄罗斯帝国的统治下,由亚历山大三世建于19世纪初。

教堂印证了当年整个波罗的海地区深受俄罗斯东正文化的影响。

   

教堂内,商业气息颇为浓厚。

   

走在古城的卵石路上,在街巷中乱串,找寻能俯瞰拍到红屋顶的最佳拍摄点。

 

先找到了古城的中心广场。

感觉和欧洲的其他古城镇差不多,但比布拉格的人少多了。

这个从前苏联分离出来的国家,经济好像还不是很景气。

  

又来到这里,古城墙上清晰地刻画着历史的风云。

  

灰暗的色彩,斑驳的墙壁,仿佛将人们带入中世纪的欧洲。

   

人来人往,卵石路被踩磨的越来越光,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

   

沿途有不少卖艺人。

这个老年女人的琴声让古城充满沧桑……

  

终于来到山顶,红屋顶跃然于眼前。

阳光的照射下,更加醒目耀眼。

  

世上最牛的鸽子。

任你长枪短跑横扫,我自岿然不动。

且姿态优雅,平静祥和地迎送着一波又一波游人。

  

过去的都将成为永恒的记忆……

  

欧洲城镇上最经典熟悉的街景: 鲜花和食客

  

于是街上弥漫着咖啡和甜点的香味,给无聊的午后增添了些许浪漫。

  

你坐与不坐,那温馨的桌椅总在路边默默地等着你。

 

这就是“欧洲的十字路口” 塔林

古老的塔楼遍布,恍若儿时的积木城堡

浪漫的人来这蓝天白云下的画廊里流连

怀旧的人可以在这里找到中世纪的欧洲

   

美好的时光总是来去匆匆

好在记忆已经永远

珍藏起一路走过的每个

欢乐时光

任凭躁动的心又随风飘向
诗与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