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若水,缓缓流过春夏,流过秋冬,流向季节更深处。依着四季的温度,冷暖自知,些许明媚,些许阳光。


早起,睡眼朦胧之时,翻看手机的朋友圈,白花花一片,呀,下雪了,江城的冬,终于下雪了,不禁感叹着。起床,迫不及待的拉开窗帘,把头探出窗外,认真的寻找着你的身影。雪呢?天空没有飘着,屋檐上也没有停留的足迹,地上也没有躺着的身影。还是失望了,屯村,这个被岁月掩盖的小镇,只是下着零星小雨,滴滴答答,雨有一滴没一滴的,下的有些无奈,有些没精打采,似乎在无言的诉说着属于这个冬天的落寞与悲凉。


忆起,08年的那场鹅毛大雪,给整个苏城穿上了一件厚厚的白色貂绒大衣,轻轻抚摸,如此顺滑,疏松。那一年,你在干嘛?又在何处呢?有人说,好想在一个下雪天,和身边的那个他(她)漫步在雪地里,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走着走着,一不小心白了头。



从小便深爱着雪,或许我出生的日子,便在那一个寒冬,那个认真下着雪的早晨。长大了,爱幻想,青春年少的花季,幻想着,大雪天,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

会不会拼出你我的缘份?就像雪花❄️,任凭寒风吹落,随处停留,你挨着我,我拥抱着你,彼此呵护,相依相偎,一起享受寒风里的温暖,一起等待阳光的到来,哪怕终究逃不过化为一滩水的命运,也无所畏惧,不悲伤,不伤感,因为你我走过的岁月,便足以温暖整个曾经,哪怕如此短暂,稍纵即逝。



窗外的雨依旧不停的下着,休息日,闲来无事,这样的雨季,我喜欢独自驱车来到我的家乡,从小生长的地方----旺东港,一个很偏僻的小村庄,宁静,幽雅,仿若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刚进家门,奶奶笑着便闻声而迎,年过九十的太姥姥坐在藤椅上欢喜的看我进着家门。我依旧喜欢和喜欢和奶奶唠嗑着家长里短,工作琐事。记得怀孕那个时候休息在家,冬日里,总是喜欢和奶奶各自搬着小板凳坐在暖阳里晒太阳,那段日子遇到了不少困惑,眼泪总是会在眼睛里打转,是年迈健在的奶奶,陪我度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她教会我乐观,宽容。





奶奶起身去忙活午饭,她让我吃了午饭再回去,我欣欣然答应了,陪伴着健在的亲人,共进着一顿饭,说说笑笑,所谓的岁月静好,大抵就是这样。空闲之余,我打着伞,喜欢在这样的雨季,随处走走,看看这个被烟雨笼罩着的小村庄里的一草一木。家门口的月季开的愈加鲜艳,这棵月季是奶奶在花木做小工的时候偷偷拿回家的,被奶奶栽种在大门口,年轻时,奶奶竟也是爱花之人。中途家中建围墙的时候,被爷爷用铲子不小心弄折了腰,心疼了好久。原以为他会这样残缺的凋落,死去,意外的发现,冬日里,竟活的如此绚烂。一滴雨水嘀嗒的停留在花苞里,不愿离去,湿润了整个花骨朵。月季花花旁,散落着几片被雨水寒风打落的花瓣,不禁想起李煜的那首《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人生,少一些离别,多一些相聚,少一份怨恨,多一份宽容,多好!就像这月季花瓣,即使无奈的凋落,结局是分离,也毫无怨言,心甘情愿地化作春泥更护花。


沿着泥泞的小道, 不知不觉,走到了河堤,站在湖边,静静地看一面湖水,淡淡的念一个人。喜欢这样淡淡的感觉,如此就好。淡淡的多好啊!一多花开的淡淡的,便更能芬芳 ,一种友情淡淡的,便会持久。安意如说,不是每个人,在蓦然回首时都有机会看见灯火阑珊处等候的那个人。于是,只能在回忆里众里寻她千百度。有多少人能真的一辈子不走散呢,也许走到哪都有人陪,已经是幸运的。淡淡的相守,淡淡的结伴而行。抬头仰望,对岸人家的庭院里的腊梅,冬日里,开的如此绚烂。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大抵亦是如此。




光阴深处,岁月的一朝一夕,都在每一段寻常的生活中,每一个从容的微笑里。这一年,渐渐的,我再不纠结别人的说辞,也不流连于别人的风景,把当下的日子过好,把请进生命里的人用心守候,生命的美好,应以自己认可为标准,愿每一个日子,都能是由衷的,无悔的。




炊烟袅袅,饭香扑鼻,奶奶的呼唤已扰断我的片片思绪,我快步回家,不远处,奶奶已摆好碗筷,等待我的归去……


2018.1.9




这几天,一股流感来袭,自己也断断续续的感冒着,看着朋友圈晒着的各大医院排队的长龙,一号难求,真是恐怖。新的一年,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只希望,你我都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