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恩师

教育家、版画家、全景画家李福来先生。

——田 夫


这幅恩师的照片,我从大学一年级一直珍藏至今 


恩师李福来先生离开我们两年了,恩师几十年刻印在我生命中的音容笑貌萦绕在脑际,一年多时间里不能从悲伤中走出,没动过画笔……


43年前的1975年的春季,上中学的我,从辽蒙边界的彰武县撘便车到省城沈阳,伯父田振山先生带我来到辽宁省委第二招待所,在那里,我拜见了恩师李福来先生,当时,老师在给准备参加辽宁工人画展的学员们指导创作。


1978年 田夫和恩师李福来先生在鲁美

  从此,我和李福来恩师缘结一生。

中学毕业,我下乡当了知青,77年恢复高考,接到李福来恩师从鲁迅美术学院寄给我的信,命我去沈阳学画复习,“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准备高考。

在不足10余平方米的房间里,老师像待自己孩子一样,一边手把手教我画画,一边辅导我的文化课,并且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把师长、父辈般的关爱全都倾注在我身上。

恩师严谨敬业、宽厚仁爱、通古博今,不愧为人师表。

李福来恩师改变了我的生活和命运,也深刻地影响着我的一生。
在老师身边学画8个月后,我背着老师50年代读鲁美附中使用过的“资深画夹”,拿着老师给我的路费,怀揣着老师的期望离开沈阳,奔赴千里之外的赤峰考场。
临行前恩师对我说:“考试时你就是第一,要像一头牛一样勇往直前!”果然我成了这个考区唯一被鲁迅美术学院录取的考生。


  大学四年里,我常常跑到老师家改善生活,我的箱子里总是散发着学校分给老师的苹果的芳香,老师每月6元钱的教师教学用品费也多是我用了,在鲁美小卖部领取画纸和颜料。


 

我画的速写—— 恩师在刻版画《丙辰清明夜

老师对我的教育十分呵护又十分严苛,当和同学闹了矛盾,无论怨谁,老师都是批评教育我,在我人生成长过程中,一直引领修正着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是我人生的导师。




  1978年1 月16日,我十九岁生日,老师买了一大块肉,用电炉子煮熟,给我过生日,还给我画一张炭精条素描肖像,画的背景画了一个卧姿女人体,我不要,非让老师改别的,老师无奈将人体改成两匹奔马……后对我说:“小夫,当你能够接受时,你学画就学得差不多了……”

田夫与恩师李福来 露姐 张卉

恩师和女儿小诗 


我20岁生日时,也是老师给我过的,那时老师的生活有了改善,把和我一起学画还没考上学的我家乡好友一起叫到家中,沉醉在幸福快乐的生日宴后的我,却迎头遭到李福来恩师正言厉色的痛斥:我在什么时候做错什么了,在哪里什么时间说大话了,老师不知怎么都知道了,还当着我的朋友和露姐的面,我一下懵了,无地自容……

田夫和张卉、露姐、何凤莲师兄


 遭受恩师毫无情面痛批的我,以为老师不要我了,一下病倒了……

  一个星期过后,当我走入教室,看到同学画的画,再对比看看自己的画,以前自觉良好的我不见了,真实感到同学的画都比自己画得好,从此学会了如何看待自己。

小诗养的猫


 当我每完成课堂作业后,恩师李福来一如既往的在晚上来国画系我的教室给我讲解点评,即便是毕业论文,也是恩师通夜帮我批改……我就是在吃“小灶”中、在恩师身边、在恩师精心辅导诱正呵护下度过了四年的大学时光……

恩师在我人生观和艺术观每个节点上给予了及时的扶正,使我较早的认识了如何做人、为何学画的道理。

  1982年7月,恩师代我家长签字,送我自愿支边去新疆工作,恩师在我离校前刻,给我画了速写肖像,在画上写下祖师朱鸣冈先生诗句“春风原无价,草木自含情,殷勤弄笔墨,全抛一片心。”依依惜别,殷殷期望……


我是在恩师李福来一生全部学生中被“放逐”最远,心贴得最近的学子。

我自愿支边远赴新疆,在乌鲁木齐一座闭塞的艺术学校里任教,艰苦的自然和人文环境给了我成人后最初的人生磨练,是恩师的封封信函一直在激励我前行,5年里,我走遍了天山南北,北到伊犁,东上天山巴里坤,南下喀什葛尔,三上帕米尔高原,遍访了新疆所有的佛教洞窟。
1987年,报告恩师后,我离开学府,只身骑自行车开始了沿中国边界省区的《中国边疆大回旋》文化探险之旅,历时4年回旋到新疆境地,六年才回到乌鲁木齐。

1987年4月,我登上了海拨5231公尺的唐古拉山口


四年孤寂天涯的苦旅中,我每走到可以寄信的地方,都要把我经历的一切写给恩师,倾吐一路的艰辛艰险和所见所闻,恩师在一直关注,关心着我的旅行。


当我旅行结束旅居南国,初到深圳立足未稳,亦正值香港回归之时,所画197米长卷、1997峰骆驼巨制展出之际,恩师正率领鲁美全景画小组在画《赤壁之战》的攻坚阶段,恩师百忙之中,冒着盛暑,为我画千驼图命题作序《致远图》“……骆驼,不畏风暴、寒暑、饥渴,不畏征途艰险、坎坷,总是高昂着头,深沉、高雅、充满自信,坚韧不拔,耐力持久,矢志不渝,信步前行,直向丰美的绿洲……”恩师是在对我的期待和鞭策。


2005年上井岗山,拜见恩师


2006年,恩师为我的画集出版撰写了序言,这是恩师为我留下的最后的文字……是对我走过的路的总结、肯定、认可、欣慰与期望。


  2008年,哈尔滨电视台拍我的专题片,我和记者同行到沈阳,拜见母校家中的恩师,近50岁的我,聆听着长者的智慧和教诲,谈人生,谈艺术,谈我的作品,聊我小时候趣事……我感到很幸福。


田夫、毛毛与恩师和露姐在大连

田夫和恩师


2014至2015年间,我多次去大连看望恩师,发现恩师案头电脑屏幕上放满了我的作品……

“老师:2017年我开始画画了,创作了一组您喜欢的青藏题材的作品 ,多么想让您看看,聆听您的教诲……”


慧 缘 2017

润 泽 2017


可可西里兄弟 2017

哺 2017

捻 线 2017

懵 春 2017

心 象 2017


 风,吹起了恩师的苍发, 依依不舍留恋的目光望着我,声音伴着海浪涟漪远去……

  李福来恩师,永远怀念您 ……

小夫2018年1月9日凌晨了3点33分于乌鲁木齐

————————————————————————


田夫 1982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是我国恢复高考制度后第一位自愿支边的高等艺术院校毕业生。任教于新疆艺术学院。


田夫 1987年 从新疆乌鲁木齐市出发,单人骑自行车开始完成“中国边疆大回旋”的文化探险之旅,历时四年,行程8万余公里,历经25个省、市、自治区,成为在中国版图上沿边界旅行探险考察第一人 。


田夫 2000年开始《驼行天下-田夫中国西部作品展》在国内外巡回展览。


田夫 2011年底,接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高级人才引入,从深圳调回新疆,入驻新疆画院。  


田夫 中国新疆画院专职画家、艺术委员会委员。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设计艺术学院客座教授。黑龙江北国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农工民主党深圳市文化工作委员会委员。深圳市雅昌艺术馆艺术顾问。泰国泰中艺术家联合会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