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浣溪沙

外面又飘起了雪花,

我用手机听着烛光里的妈妈。

自从那年离开了家,

我的眸子就常常含着泪水。

虽然我已经长大,

可妈妈的味道让我永远地牵挂!


转眼她已满头白发,

曾经硬朗的腰身已不再挺拔。

记得那天回了家,

我的饭里却连连有一些砂。

虽然我硌的是牙,

可妈妈的眼睛啊让我放心不下!


我祈求时光放慢脚步啊,

我祈求岁月能让我多陪陪她。

我会牵着那双干枯的手,

走过春秋冬夏!



从肚子里摸出一沓钱



还记得大一入学那难忘的一幕。

因为爸爸手术未愈,就由妈妈送我去大学。那是八月十五的晚上,火车站上人山人海,可能是每逢佳节倍思亲吧,又赶上开学潮,我们也没买到坐票,妈妈和我在火车的“哐当哐当”声中站了一宿,凌晨才到了吉林。

大学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而新奇。就连一排排行道树都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我和妈妈随着迎新队伍来到了新生招待处。长长的队伍排满了拎着大包小包的新生和父母。交学费、办饭卡,还要办住宿,好复杂的手续!那时候还没有流行银行卡,都是现金交易。每个家长胳膊下都夹着个鼓鼓的皮包!


终于轮到我们了!妈妈慢吞吞地把手伸进衣服里,在肚子附近摸索了半天,终于掏出了一个布包,长方形的。层层打开,是一沓人民币。不像别人拿出来的崭新的整整齐齐的100元。而是五元的,十元的,二十元的,新的旧的都有,什么颜色的票子都有。妈妈用那布满老茧的手在那一五一十的数着,我的心却揪到了一起。那是爸爸妈妈的血汗钱啊!爸爸妈妈口挪肚攒一辈子,纸包纸裹地藏在那个小布包里,除了爸爸手术费用外,剩下的全在那里。今天为了我上大学把压箱底的钱都拿出来了!因为我们是坐火车来的,害怕车上有小偷,妈妈就在裤子里面缝了一个口袋,看着妈妈喃喃自语的把钱数好,又看了我一眼,才郑重地把那带着体温的钱交给了老师,好像把一切都交给了老师。

我能读懂那目光,充满了坚定,充满了希望,那种目光从儿时起,就伴着我成长。


风雨中的坚强

妈妈小时候很不幸。因为姥姥在妈妈三岁的时候,就撒手人寰。于是妈妈就和姥爷相依为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妈妈从小跟邻居学会了纳鞋底,做棉衣,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是十里八村人见人夸的好姑娘。

妈妈嫁给爸爸后,更是勤俭持家,想方设法让平淡的日子过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

五朵金花的相继诞生,并没有苍老妈妈的容颜,反而让妈妈散发出母爱的光芒。

逢年过节,妈妈都会做上一桌子的饭菜,调皮的妹妹抢着要先吃,妈妈总会阻止,告诉我们大人没上桌,孩子不能上桌……于是,我们又懂得了很多道理。

街坊邻居提起我们,无不交口称赞“老王家的五个闺女,各个知书达礼”!可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妈妈的教育。

虽然身在农村,但是我们的衣服也总是洗得干干净净。稍微有个补丁,妈妈也会在那上面绣朵花,绣上字,很是漂亮。

妈妈很要强,她常常告诉我们说:人穷志不短。山沟里也能飞出金凤凰。


那时我家响应国家致富政策,开了个商店。妈妈说“锻炼锻炼她也没啥坏事儿!”我还没有柜台高,妈就让我卖货。十元以内的账目,花多少钱?找多少钱?张口就来,从来没有失误的时候。大家都把我当神童看待,等到上学后成绩也一直遥遥领先。放学了就在柜台上写作业。有人来了就卖货,人走了就学习。即使是在爸爸住院、妈妈陪护那一年,我的成绩依然是全校第一。这样忙忙活活不仅没有耽误我的学习,还培养了我的诸多能力。

学校让我当大队委员,主持全镇的文艺汇演。那天,爸爸给我买了粉红的纱裙,妈妈为我梳起了新式的发髻,圆了我的公主梦,又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那天我主持得非常成功,我知道,那是因为有父母的默默鼓励。

生活是如此的幸福。竟然遭到了上天的妒忌。爸爸在跑运输的时候,竟然遭遇车祸,生命垂危!母亲赶紧坐车奔到县医院。医生说骨髓炎无法救治,必须截肢。后来听说当时有人劝妈妈,“人都这样了,就别花那么多钱治了!”妈妈坚决不同意。含着泪说:“只要有一线希望,砸锅卖铁也得给孩子他爸治!”


于是这个没出过远门的农村女子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四处奔走,八方求治,终于联系上了一七厂治疗骨髓炎的专家,然后又衣不解带、不眠不休地陪在爸爸身边,毫无怨言的照顾着爸。在之后的四年里爸爸先后做了五次手术,都是妈妈用她的柔弱双肩支撑起这个家。每次都是回家待几天,做点吃的留给我们,就带着最小的妹妹匆匆赶回到医院。

那一年,日子过得很是清苦。但因有妈妈的两头奔跑,有爸爸的日渐好转,生活反而充满了希望!

爸爸咬着牙在拼命锻炼、努力康复,
妈妈跺着脚在风雪中摆摊赚钱、操持家务,
我捧着书在夙兴夜寐、挑灯苦读……
终于迎来了我的大学通知书。


姐姐的咸菜咋那么香?

周末的一天,我正在宿舍里看书,忽然听到了“笃笃”的敲门声。我赶紧开门,没想到竟然是妈妈。我惊喜过望“妈,你咋来了呢?咋没告诉我一声?”


“昨天,听你邻居大伟哥说往吉林送椅子,我就赶紧坐他车连夜赶过来了!”


“妈,你坐了一宿车,你看眼睛还有点浮肿呢!”

“没事儿,这不能省个来回车费嘛!”一边说着,妈妈一边从包里给我拿出来一条新棉裤。“怕你冻着,赶紧穿上看合适不?”“还有,你爱吃的炒黄瓜钱儿”!看着那黄澄澄伴着肉沫香的炒黄瓜钱儿,我口水都流出来了。

每次周末回来,宿舍里的姐妹们都要开一场咸菜宴。蒜茄子、酱土豆,辣白菜、萝卜丝……五花八门,种类繁多,就属妈妈做的炒黄瓜钱儿最好吃了!


看着我馋猫的样子,妈妈笑着说:“上月给你带的炒黄瓜,一罐头瓶没装下,剩下的我就让你妹妹们就饭吃了。她们也老爱吃了,都嚷着让我给她们再炒咸黄瓜钱儿。这不,我给他们炒了一次,结果他们吃了一口就撂筷了!”。


你小妹还纳闷地说“咋没有姐姐的咸菜香呢?”

我也纳闷的说“为啥呢?都是妈妈炒的呀?”

妈妈笑着说“你说为啥?”“给你炒一瓶咸黄瓜,我放了一斤肉;给他们炒咸黄瓜,我放了一疙瘩肉。能一样吗?”

我听了哈哈大笑。

妈又说:“我跟你妹妹们解释:你姐在校不舍得花钱,省吃俭用,我就在咸菜里多放些肉;咱们在家总能改善点生活,就不用在炒咸菜里放那么多肉了!”

听了妈妈的话,我鼻子发酸,眼泪就要夺眶而出了。一瓶炒咸菜,寄托着妈妈对我浓浓的爱。


古镜风波

等到我放假回家,帮妈妈收拾衣柜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陌生的老物件。我仔细端详:这是一面古铜色的镜子。镜面不是很清晰。但是背面雕刻的花纹很是精致:蟠龙刻凤,与其说是古代大家闺秀的梳妆镜,更像是宫廷剧里贵妃娘娘用的镜子。因为镜子上还镶嵌着一颗绿宝石呢!

我说“咱家啥时有了这个古董呢?”妈妈竟然低下了头,半天也不说话。我看着好纳闷。


还是爸爸着急了说:“这不那天送你去上学,回到车站等车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老太太在那儿哭。你妈就好心去问怎么回事。老太太说,他老头得了急症,儿女也不在身边,筹不到钱,只好把这传家宝拿出来,盼哪个好心人能给点钱,赶紧给老头治病去。哭滴鼻涕一把泪一把,别人都无动于衷,就你妈泪窝子浅,受不了那场面,就把你交学费后剩下的二百块钱都给了她,老太太把镜子往你妈怀里一揣,一溜烟儿的跑了。你妈还说,真是治病心切呀!赶紧去,别耽误治疗!

没想到拿回来给别人一看,什么古镜啊,根本就是假的!指不定那个老太太就是个骗子呢!
可咋说你妈就是不信!”

妈妈在一边小声嘟囔着:“那个老太太哭的是真可怜呢,别人有难处,我也不管它是不是古镜了,万一是真病了呢?我的钱给她就能救人了!”其实,我早在报纸上看过有专门以这种诈骗方式行骗的骗子,但是面对善良的妈妈,我没忍心把真相说出来。

那面镜子一直由我保存,每当我看到它,就会想到善良的妈妈。

前些日妈妈来我这儿啦

我每天笑得像朵花
我总是绕在她的身边
她说我像个孩子长不大
白天我们看些老电影
夜晚我们唠着过去的话

妈妈睡着了
她的脸像极了天边的霞
我偷偷地亲吻了她
那日送她上车的刹那
我强忍着心酸
望着那弯曲瑟缩远去的身影
我使劲儿笑着挥着手臂
任凭泪珠从两腮滚滚滑落
也没有去擦!

妈妈
不要老说梦话
妈妈
不要总去门口望着
我就要买车票了
我又能投入您温暖的怀抱
又能吃到您包的饺子啦
我们回来啦
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