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养了猫就像养了个娃儿。可养猫比养娃儿费劲儿。娃儿听话,猫不听。不是不听,是听不懂。


比如,我给猫小卷洗澡,会说,卷卷乖,洗澡是讲卫生,干干净净我才喜欢......要是娃儿听了会很温顺的,可小卷才不管。在水里板得水花四溅,弄得我满身是水。我更怵吹干卷的那身毛,它不是一般反抗,稍不小心就会被它咬一口或者抓几道口子。有时衣裳也不能幸免于难。


给小卷洗澡,洗一次澡伤一次心。不是我伤心,是小卷伤心。喊它它像听不见,碰它一下都不行,凶巴巴地对着你叫,红舌头在嘴里一卷一卷地。


昨晚和老公说,这回该你给小卷洗澡了,我给它洗,洗一次它就恨我几天,看不得它恨我。


老公淡然地说,等等,太阳出来了再洗。


前几天你就说等太阳,太阳出来又落了,你还说等。


那你喊我大汉我就洗。


我也是无语了。洗个猫而已。我只有忍气吞声,认认真真地喊了他大汉。他满意地说,这就对了。


我以为他答应了,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心安理得。


周末的晚上大家都睡得晚,他总是进进出出这样那样的。可这会儿才12点,整个房间就静悄悄地了。我走到卧室门口往里看,灯关着,他已呼吸均匀,安然入梦了。


睡这么早,骗子,肯定没给小卷洗澡。我气哼哼地想。若是明天太阳真的出来了看他还怎么说。


......


早上小卷像闹钟一样在卧室门口把我叫醒。我把老公叫醒。于是,这个早上不像往日那样睡意浓浓,而是很清醒地对他说了一句,昨晚我像失忆了一样,想不起你给小卷洗澡了哦。


哎呀......他好像突然想起似的。好嘛,好嘛,我现在就去洗。他居然也如此清醒。


果然,他立刻起来,外衣都没穿,推开门抱着直往床上蹦的小卷去了洗手间。如此地言行一致。嘿,他终于知道不好意思了。


把衣裳穿好再洗......我大声说了一声,翻个身,把被子裹好,想继续睡会儿。


周末的早上真好。


......似乎只是一会儿的时间, 就听他进来站在床头说,小卷干坏事了。


怎么了嘛。我好不耐烦。困兮兮地,眼睛都不想睁开地问。


它不老实噻,把洗手间墙上的钟撞下来摔坏了。


怎么回事啊,总是你用电吹风烫着人家了啊,我教过你啊,用手挡着点儿电吹风,可以随时感觉烫不烫啊,你就是没爱心,可怜的小卷,可惜那钟了......我气不打一出来,困意早就没了。唉,我不得不起来了。


他还在几间屋子里追着小卷。好不容易将小卷摁住,电吹风又呼呼地响了起来,伴随着小卷一声声夸张的惊叫声。


拉开窗帘,晨辉在楼宇间依稀退尽,太阳正在升起。


我甩手等待着沐浴后的小卷,白生生地跟在我身边,我随手就能摸着它,闻着它身上淡淡的浴香。这回它当然不恨我了。

上图均是猫小卷乖的时候照的,不忍心把它凶巴巴的一面照下来,看着迷茫。

这就是小卷凶狠的手迹。当时我也是被惊呆了。我带着心痛粗针大线地一针一针的缝上,怀着善意想,小卷很有个性,留个纪念。


关键是,当我看到老公的前胸后背红道道时,问老公,你怎么能让小卷把你抓成那样,老公说的话把我气得不行。他说,不怪小卷,是你买的衬衣质量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