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8

  一场感冒从跨年夜一并带入了今天,始终好不彻底。或许冬季的感冒是较不易在短时间内恢复的吧!

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去江边走走了。今天傍晚时分打起了精神,想带着昏昏噩噩的自己及身边那只同样被关得焦眉苦脸的"保镖小七"狗去江边走走。

冬季傍晚的江边人影稀疏。一排排棕树的叶尖有些焦枯,大块大块的叶片散开并下垂着,尤如一把把大大的"蒲扇",迎着瑟瑟的江风摇曳,像是在跳着一支支苍凉的草裙舞。

闲散间,傍晚的"墨"迹泼洒得越来越浓重,街角已经亮起了昏黄的路灯。江岸的风冷嗖嗖的吹着,我低着头裹紧围巾继续往前行走。突然间我听得有女子放声痛哭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伴随着这墨黑的天和这冬日阴冷的风,这声音更是令人感到悲痛和刺心。我寻声望去,在离我不远的前方,在一株大榕树下的长椅上正坐着个女子,头靠在椅背上仰面朝天,双手无力的下垂着,旁若无人地放声痛哭着。

傍晚的墨黑在树枝的遮挡下更加的厚重,昏黄的灯光晕染着枝叶却未能温暖到她的脸,我看不清她的脸。我只见得有一两个行人陆继从她面前经过,各自扭头看了她一眼便又都相继往前走开了。

一个孤身的女子,在这个季节这个点独自坐在江边仰面大哭,不管她遇到了什么事情,我想这个时候她应该是需要有某种帮助的吧!总不能让事态有某种变坏下去的可能吧……,在这一瞬间,我脑子已闪过了所有的"可能"。我已不敢迟疑,我赶紧拉着小七,以最快的速度步入到她跟前,我站在她的身边甚至都还未曾看清她的脸,我用右手牵着小七,用左手一把将她揽入怀里,我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肩,在这个阴冷的时刻,我想用微弱的一点爱和热忱的一颗心先将她捂得䁔和一点点。(因为我知道拥抱的力量,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我被一个姐姐无声的拥抱过,我接受过相同的力量且至今难忘)

她还是伤心地痛哭着,泪水淹没了她的脸颊。我仔细端详着她,她穿着一件暗花色的夹层外套,外套敞开着露出里面的高领毛衣,一头披肩的短发,一张椭圆形的脸蛋干净清透未曾施过任何脂粉。那是一个朴素平凡又端庄清秀的女孩。

我一边抱着她,一边继续拍打并安慰着她。我尝试着问她的年龄及能否告知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边哭着边只是道出了她年龄二十二岁了。

我想我也只是个陌生的路人,具体涉及一些私密的事情她肯定不方便也不愿意讲出来。但我想到我至少也应该要知道她的"病"因在哪个方面、哪个方向,才能便于进一步帮助到她吧!

于是我接着很随意地问她成家了么。

女孩抽泣着回答我还没有。

看你如此伤心,是跟男朋友闹矛盾了吧?

她一直伤心地痛哭着,听到我上面这句问候的话语,她一边抽泣着点头一边哽咽着挤出一个"嗯"字回复了我。

我说别哭了小妹妹,不必为一个男人把自己伤心难过成这样。这样会伤着自己的身体,女孩子自己要爱惜自己啊!倘若你都不爱惜自己了还指望谁来爱你呢?你要对自己负责,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对生养你的父母负责啊!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值得你如此伤心或伤害自己。女孩子的泪水是有价值的,是珍贵的,它们是颗颗珍珠啊!不要随便轻易地为一些不值得的人事流淌。即便洒落,也应当是献给你那些可爱、可敬、可亲的及一些值得的人事,那将会是些带着激动、感动、和满载着爱的泪水。不可以随便让一个男人伤到你的心,你的眼泪很珍贵,不要廉价的洒落浪费啊!

女孩在继续悲哭中,我依然边轻拍着她边继续往下说。你不方便告诉我事情的具体情况,我也不会追问你,但我要告诉你,只要在整个事件当中,你做好了自己,自己觉得是问心无愧、心安理得便是了。如果即便是这样了,对方依然让你感到如此伤心难过,那你应该对他重新进行一番审视,看那个人是否真的适合你托以终身。又或许他并不适合你。(说实话,之前她伤心痛哭的状况,在无人问津的凄冷冷的傍晚,我是真有点担心她面对着岷江做出我不敢想像的傻事的)

陪伴和开导一直持续着,我一直单手抱着她,随着我给她讲的话语越来越扩宽,她的状态已经开始越变越好,她渐渐地止住了哭声,伴随着心情也已经开始平复下来,到后来哭声和抽泣哽咽的声音都已经完全消失了。

我问了她的名字、工作和家庭的一些情况。

她告诉我她叫"陈琴",是家里的独生子女,在江的对岸工作,家住市区周边的**镇。

我看天色又暗了许多,四周已经被浓墨笼罩,我担心她的安全,问她有没有打车的钱,想要给她叫个"滴滴"送她回家。她说自己有钱坐车,想再坐坐等到对岸一个妹妹下班后再一起回去,大约还有半个小时。(其实她也想借此期间调整一下状态,以便回家时能够呈现好一点的状态给父母)

那我留下来再陪陪你吧!我对她讲。

谢谢了,不用了,我没事的了,也不会做傻事的,我不会丢下爸爸妈妈的。女孩说道。

没有关系的了,我再陪陪你,我家就在附近呢。我诚恳的对她讲。

后来半小时里,我与女孩聊到了狗狗。原来她也是很喜欢狗狗的。她告诉我之前她分别养过一只拉布拉多和贵宾犬。拉布拉多被婆婆带走了。贵宾犬在外面一次误吃东西后生病死了。再后来她上班了,心中想养狗狗却是怕没时间照管而不得不放弃了念头。她也认得小七是"秋田犬"。后来又与小七热乎起来。狗狗是这世间上天生具有温情治愈的灵性动物,在与小七的短暂小互动闹玩中,我看到了女孩脸上绽放出了温暖可爱的笑容,那笑容像一朵盛开的温润的花朵,已覆盖了她脸上之前悲伤的痕迹。

再见了!大榕树下那个叫陈琴的女孩,祝愿你未来能遇见那个令你开怀带笑的男孩!

这天晚上回到家里。我莫名的感到了一阵快乐和幸福。能够帮助到他人,能够帮助他人化解悲伤并使其快乐起来,这于自己何尝不是一件快乐幸福的事呢?其实无关大小多少,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和力量。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光和热。请你记得播种你的仁爱和善良。愿生活里你我都能有光将自己打亮,同时也还有余光能将身边的人照亮!愿你我皆能被岁月温柔以待!

附:

初稿时末花絮--——

那个执着忠实的保镖跟班

竟然狗胆包天

死皮赖脸地坐我对面

陪伴着我至凌晨两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