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的第一场雪


雪,对于我来说,也许有着一种特殊的情结,每到冬天,心里盼着的似乎只有一场如期而至的厚实的降雪,才算得上这个冬天没有留下遗憾。今年冬天的这场降雪,如失约的恋人,迟迟不肯到来,直至新年伊始,才好像刚刚睡醒一样,急匆匆的赶来。小片小片的雪花在空中盘旋着、飞舞着。奔跑着,伴着细细的沙沙声降落下来。像柳絮、像蒲公英、像白色的羽毛。飘落到人们的脸上,脖子上,衣帽上。

远处的山,一片苍茫,若隐若现。天地间迷漫着一股寒气。四周一片静寂,平时车水马龙的对面公路上,行人和车辆少了许多,正在行驶的车辆也好像给这久违的雪花让路,速度很明显的放慢了许多。只有在驾校的练车场上,人头蹿动,校车来回穿梭着,你看:练车的,站在一旁边看边琢磨的,望着飘雪发呆的,想互追逐嬉耍的。大部分学员拿着扫把铁锨清扫着自己所练场地的积雪,汽车引擎的突突声和扫雪的嘶嘶声交织在一起,异常热闹。

雪越下越大,厚厚的堆积起来,盖满了整个沟沟洼洼,铺满了整个山岭梁岇,把整个黄土高原装点成一片银白色的世界。

微信群里,爆满了各种各样的滑雪视频和雪人雪景照片,许多美到令人窒息的赋雪诗句和美文充满了整个朋友圈。让人目接不暇。

最令人遐憶的是此时捅开屋内的炉火,熬上罐罐茶,再烤上几个洋芋或者地软包子,和三两个到访的挚友对饮几杯烧酒,在窗外飞雪的映衬下海阔天空的谝上一个下午,直到暮色降临或者飘雪将至,才怏怏而散。“把杯痛饮居室内,放眼乾坤一色平"在在外辛勤打抨了一年后,以乎只有在这落雪的冬日,才会觉得心安理得享受这生活的遐逸。

雪,是大自然付于人们的天使,雪是我心灵中的梦境。

 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曰于落城陋室
靳富生,庄浪县永宁乡人,文学爱好着,有作品零星发表于当地刊物和各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