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海岸位于悉尼的北边,猎人谷及史帝芬斯港的南边,是距离悉尼最近的海滩度假胜地之一。这里环境幽雅,空气清新,拥有柔软的沙滩、清澈的海水和旖旎的海湾,游人尽可在这里享受垂钓、游泳、独木行舟和扬帆海上的快乐。因此长久以来人们一直把中央海岸当作是悉尼的后花园。


第一站:沃伊沃伊(Woy Woy)镇


我们全家于2017年4月曾去过中央海岸,主要游览了中央海岸南部、纽卡斯尔南的麦觉理湖景区,今年1月3日我们再去中央海岸的中南部,第一站是沃伊沃伊小镇。

从悉尼往北开35公里,转太平洋公路(M1)再行25公里,车程约一小时,会先到霍克伯里河口(Hawkesbury River),从此往北延伸约80公里的海岸线,就称为中央海岸。由于有5条水域从中央海岸注入太平洋,因此海岸拥有生态丰富的潮间带、红树林、招潮蟹、泥蟹、鹈鹕、红嘴鸥、黑背鸥等,让中央海岸发展出活泼的湿地旅游行程,有一连串的精彩活动等待着人们,包括乘游船游览悉尼生蚝的出产地霍克伯里河,可是这不在我们当天的行程。照片右侧即是霍克伯里河。

驶过霍克伯里河大桥。

大型广告显示附近是爬虫动物公园(Australian Reptile Park & Widlife Sanctuary), 这是澳洲最大的爬行动物公园,成立于1948年,园内四处可见蜥蜴、蜘蛛、鸭嘴兽、袋熊、考拉、袋鼠、鳄鱼等罕见动物,令人目不暇接;此外,动物园每天都举办多种精彩的动物表演,深受游客尤其是小朋友的欢迎。

接近沃伊沃伊镇,布里斯班水(Brisbane Water)的水面差不多与公路齐平。不知何故,这片水域不叫布里斯班湖,而叫布里斯班水。布里斯班水于1825年被命名,以纪念服务于1820年至1825年的新南威尔士州州长托马斯•布里斯班爵士(Sir Thomas Brisbane)。

进入沃伊沃伊镇,小镇位于Woy Woy半岛的北部,这个河口半岛还包括Umina海滩、Ettalong海滩和布肯湾等地区。沃伊沃伊名称是从当地土著居民那里获得,意为“大泻湖”或“多水”,指的是镇区附近的深潮通道。

由于沃伊沃伊地区盛产牡蛎,2005年11月的第一个星期天在Ettalong海滩开始举行了一年一度“布里斯班水”牡蛎节,吸引了超过两万人的参加。

已到中午,就在这家网上名声颇好的小餐馆用了午餐。

餐馆前的街道。

午餐后沿着街道去布里斯班水域,小屋是1931年建成的公共图书馆。

居然接连看到两家售卖佛教物品的小商店。

街道儿童乐园,在澳大利亚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在人口密集区一般步行不超过10分钟即可见到各种样式的儿童乐园。

走到小镇边缘,可见布里斯班水域的一条支路。

岸边一座小型纪念碑,没有走近看,估计也是纪念战争牺牲者,在澳洲常能见到。

孙女见到野鸭,兴致勃勃地用手机拍照。

水域岸边的伟岸大树挺多。

岸边的成人垂钓者不少,这个小男孩的别致发型、专注神态令人注目。

这艘小渡轮的船身上写有中央海岸的标识,不知还在运营吗?

路边不知名称的树开的红色花朵甚是娇艳。

步行二十分钟后看到一片较为宽阔的水面,其实还不是布里斯班水的主水域,仅是与大海相连的通道。水域总面积约165平方公里,戈斯福德、维昂、沃伊沃伊等许多城镇都围绕着布里斯班水域。 在布里斯班水域中还有圣胡伯斯岛、Rileys岛和鹈鹕岛 ,毗邻河口的西边是布里斯班水上国家公园 ,东边是布迪迪国家公园 。

水域岸边布满风格各异的别墅民居,但普遍简单素雅。

在澳大利亚的各种水面上最不少见的就是各式游艇。

水岸边有一小公园,又见一儿童乐园。

公园内有一棵树,枝桠从地面即开始分开,成为儿童攀爬的好器具。

孙女也爬到一定的高度。

公园凉亭内有一男子在洗鱼,吸引了几只鹈鹕(又名塘鹅)。

我们也围着观看鹈鹕争抢鱼内脏,颇有趣味。

公园内免费烧烤区炉、桌、凳俱全,在这种环境下就餐心情能不舒畅。

二站:塘鹅生态保护区(Tuggerah Lake)


位于The Entrance区的塘鹅生态保护区有约300多只野生塘鹅居住于此,每天下午15:30定时有专人喂养塘鹅,这时会有大批的塘鹅聚集在岸边。The Entrance 英文是”入口“的意思, 因为海水在这里进入内湖, 所以有这个地名。

The Entrance 被称为澳洲的塘鹅之都,我们赶到时已近3:30,远远地看见表演区围着许多人,水面上不少塘鹅正在陆续赶过来。

数十只体型庞大的塘鹅爬到岸上,聚拢在喂食人员的前面,等待着喂食开始。

喂食开始的一刹那,塘鹅个个引颈待抢,姿态多么整齐划一。

塘鹅用它们那大且具有弹性的大嘴喉囊争抢着海鱼,妙趣横生。

看似呆萌的塘鹅们为争夺一条条海鱼可不谦让。

观看的游客挤得满满的,显得兴趣盎然。

喂食表演结束,大部分塘鹅纷纷离去,也有小部分似乎恋恋不舍。

离开的塘鹅栖息在湖中沙滩。

有一只塘鹅竟上岸走到人群中,大摇大摆,毫不怯场,算是与人类和谐共处吧。

The Entrance的内湾湖叫Tuggerah Lake,是个咸水湖, 这里大片海水都很浅,许多人淌水就可走到中间的沙滩,根本不用担心会有海浪把孩子冲走。大桥外侧就是大海。

湖边再见儿童乐园。

湖边参天大树。

塘鹅喂食表演给The Entrance带来更多商机。

第三站:罗拉角灯塔(Norah Head)


中央海岸的灯塔也非常著名,历史悠久,巍峨壮观。我们挑选了其中罗拉角灯塔前往观赏。据网上介绍罗拉角灯塔建于1903年,高27米,预制混凝土块结构,是新南威尔士州最后一座以古典詹姆斯巴尼特风格建筑的灯塔,也是新州最后一座有人看管的灯塔,已经被列为新州的文化遗产。

灯塔进口安置了一尊铁锚作为纪念,没有深究其意义。铁锚后就是位置良好的观景台。

灯塔矗立在罗拉尖角上,确实颇具希腊风格,就像一个身穿雪白长裙的少女,亭亭玉立,看着非常舒服。

在观景台上观看北方悬崖下的礁石和大海,由于阴云密布,所以看不到蓝天碧海的美景。

通向灯塔的步道,好像灯塔旁有这么大规模附属建筑物的不多见。

穿过步道,走近灯塔,东南方向露出的蓝天更多点,赶紧拍照。

从这个角度看去,灯塔直插天际,十分壮观,洁白光滑的塔身与优雅的蓝色基座完美地搭配,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灯塔虽然经过历史的打磨,可是依然保存得十分完好,看起来像崭新的一样,给人一种浪漫优雅的感觉。

门洞上方镶嵌的“1903”数字显示了灯塔建造的时间。

在灯塔下远眺太平洋,依然辽阔深邃,可惜海天的色彩不够理想。

几个年轻女孩一直下到礁石上。

离开前站在罗拉尖角再拍灯塔,背景乌云滚滚,仿佛显示灯塔饱经风雨、屹立不倒,别有一番风味。

第四站:凱瑟琳希尔湾(Catherine Hill Bay)海滩


据网上介绍,如果要推荐悉尼周围有什么好玩的本地人居多的海滩的话,凱瑟琳希尔湾海滩绝对算一个。这个海滩距离悉尼市中心1小时40分钟左右车程。海滩是新州的遗产保护区,整个小镇被列入国家遗产,这里还是近七部影视剧的拍摄地,更曾被澳洲評為最美的海灘 TOP 5。

穿过凱瑟琳希尔湾镇,驶到海滩停车场,就看到海岸上一所二层黄色小楼,二楼有长长观海走廊,端头是自来水冲洗处。

走近小楼,看到外墙上张贴的这张海滩说明示意图。

所站位置无法拍到海滩的全景照片,但所拍照片,已足以显示海滩的辽阔壮观,可惜同样由于天气原因,看不到美丽的蓝天碧海,另外北侧海滩上似乎看不到人影,缺乏点生机。

镜头拉近点,看到有数人在和海浪搏击。

向海滩的南侧望去要比北侧生动多了,除了海岸上装有观景栏杆,有一对中年人伏栏远眺,更有一条长长的木质栈道,则是不错的风景拍摄素材,难怪有那么多次成为影视拍摄取景地。可以设想日出前,远处的天际微微泛红,巨大的栈道勾勒出优美的线条。

这座棧道其实是裝煤碼頭,,附近盛产煤炭,19世纪60年代开始开采,并被运往悉尼,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前后近150年。当年运煤码头迄今还屹立在这里,棧道已成为凱瑟琳希尔湾海滩的地标。

从海岸下到海滩上,算是远距离仰拍棧道,可以有另一种美。

两个年长者泳后还不想马上离开,面朝大海继续交流着。

勇敢的年轻人冲浪归来。

时间已晚,但两个年轻女孩依然向大海走去。

这天的天气阴天为主,时有阵雨。又下起雨来,未赶到栈道近处,无法就近拍摄。因此从维基百科上下载了晴天所拍的照片,明显有气势、有美感。

离开海滩返程,天放晴了一点,在小镇附近的另一处海边正在大兴土木,如此规模在澳洲不常见。

返程驶上太平洋公路(M1)。

又见到霍克伯里河。

暮色已沉。

包括去年去的麦觉理湖区和这次去的四站,仅是中央海岸的一小部分,但已令人充分感觉到中央海岸确是个气候宜人、环境优美、节奏舒缓的度假圣地,不愧被誉为悉尼的后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