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的所有女性在宝玉心中排第一位的、他最最看重的,毫无疑问绝对是黛玉,他们之间有缘定三生的仙缘、有心心相印的理解与懂得,因此在宝玉心里面无人能代替黛玉。那么在宝玉那里排第二位的又是谁呢?这个人其实既不是宝钗也不是湘云,也不是晴雯,而是从小陪伴他一起长大的袭人。袭人比宝玉大几岁,性格温柔和顺,细心体贴,稳重又识大体,所以自小便被贾母拨给了宝玉,自此袭人眼里心里就只有宝玉一个,对宝玉是赤胆忠心,对宝玉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因此宝玉打小就养成了对既像母亲又像姐姐一般的袭人的一种依恋,这在现在的心理学上也可被视为"恋母情结",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宝玉对袭人那么看重。

袭人是宝玉的贴身丫鬟,照顾宝玉的饮食起居,在书中出场的次数比宝钗还多,也是书中唯一一个和宝玉有过云雨关系的女性。袭人的行为及思想均符合那个时代的社会规范,她人生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做宝玉的妾,她也深知宝玉离不开自己,而宝玉又是一个有菩萨心肠的难得的好主子,为了自己及宝玉的前程,她可以说是步步为营,费尽心机,时而软语相劝,时而又以走为威胁,百般规劝宝玉读书上进,追求仕途经济,不要老在姐妹堆里闹,这在书中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和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均表露无遗,袭人的温言软语、柔美娇嗔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自有她的可爱之处。而她在社会道德规范和追求方面又和宝钗不谋而合,从而也获得了宝钗的喜爱和敬重。

因宝玉挨打,袭人乘机在王夫人面前进言,希望让宝玉搬出大观园,说是一天天大了,该和姐妹们有男女大防了,字字句句都是在为宝玉的前程名声打算,但实际上她才是那个和宝玉有过亲密关系的人,黛玉也好,晴雯也罢,只不过因长得太漂亮,就成了某些人眼里的狐媚之人。袭人深谙王夫人之担心,此番进言她的深沉之心机和图谋也不可谓不可怕,果然袭人因此得到了王夫人的赏识和信任,从此也获得了实际上的"妾"的地位和待遇,她回家探亲时,由王熙凤亲自过问和安排细节,这当然已绝不是一个普通丫鬟的待遇了。由此也可推测,袭人必定是经常去向王夫人汇报宝玉房里的情况的,因此在后面的抄检大观园后,晴雯、四儿和芳官被逐,却单单挑不出袭人和麝月的错,袭人是有重大的告密嫌疑的,宝玉心里其实也很怀疑袭人。可即便如此,宝玉心里还是太依恋、太看重袭人,已成为他生命中的习惯,他不忍过多责怪她,更不消说让她离开自己。

因两条汗巾子,宝玉无意中把袭人和蒋玉菡牵在了一起,从第五回关于袭人的判词"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可看出,袭人以后肯定会嫁给蒋玉菡,她的结局也是红楼梦众女孩子们中最好的。有人说,宝玉此生错过了袭人,当是他一辈子的憾事,因为袭人会是一个最温柔贤惠识大体的好内助,其实说这话的人,我以为没有真正懂宝玉。我赞同蒋勋老师的说法,宝玉身上是有佛性的,在他灵魂的伴侣黛玉离开人世后,他一定会出家做和尚的,这在书中已有好几处表露过。而他和袭人的尘缘也是终会尽的。宝玉对袭人的依恋,有几分像孩子对母亲或姐姐似的依赖和倚重,一旦到他长大成熟后,他必定会独自去走自己的人生道路。而对袭人而言,将来贾府获罪败落,出于现实的考虑,袭人也未必会死守着宝玉,这当然仅是揣测,后八十回的故事我们也无从得知了。正如钗黛之分别在于一做人一做诗,一入世一超凡,这也正是袭人和黛玉及晴雯之分别,她终将无法成为宝玉灵魂中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