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

曾经去过几次海边,总觉得广袤得有些单调。许是抗不了鲜活的诱惑,便急急地用美食去塞满这空旷,挥不去地也只剩下了内陆永远无法品到的极鲜和Q弹。

此次海南之行,在海边游荡的时间多了,日升日落轮回间,那金色的海将人牢牢地锚在滩上,欲罢不能……

场景一:文昌椰林湾

落日余辉,将那看海的人嵌入金色的境里,

周遭的万物,剪影般清晰简洁。

晨曦微光,万物朦胧,在渐红的霞中静待东升的暖阳。

当那轮期待的红日,跃出似山峦般的低云,

峡湾便再次浸没在金色之中,如梦如幻、

如诗如画、

美奂得让人无欲无求,

若没那身后跨海大桥灯塔般的指引,飞扬的魂,真会迷失在这幻境之中……

场景二:三亚情人滩

一片正待拆迁的渔村旁的湾里,没了如织的人,推倒的杂乱尽掩在将落的辉煌中。

坐在沙滩那弃了的“遗迹”之上,望那片夕阳中的海,

陪着落日沉过漂挡的云,

映射出一天中最灿烂的夺目光芒,

无声地没入不知何处却很向往的远方。

呆立的身影独自回放那似有似无的不舍与纠缠,

金色的童年、

无忧时光中的美好、

落下后已无再回的灿烂,……

今日繁华中何处安放昨日的简单!

无妄的自问,如那落日近滩处撒网的渔人,在一片辉煌灿烂之中期待个人无法左右的未知。

亦如那日落无踪天海混沌,欲转身离去时,

天海间出忽意想的满目玫紫炫舞。虽稍纵即失,却撩拨起希望。

场景三:莺歌海

在这依旧顽强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村里,清晨唤醒你的不是喧嚣,而是直入房间的晨光。

透过未掩的窗帘而入的暖光,让一切都似裸在天地之间,投在墙面的物影都暖暖的。

晾晒的架上已铺满了昨日的鱼获,

村子里静静的,昨夜港湾里停满的渔船已不见了许多,想是出海劳作去了。

潮线也懂事地后退,将满翠的礁盘托出海面。

一天的耀眼后,海天净蓝的美,又重回金光灿烂,

刚漫上沙滩的涌浪也在潮线上拉出耀眼的金线。

随着漫涌的潮,渔船也纷纷返港。

沉寂了一天的村子顿时喧嚣起来,

暖光中的劳作少了些许辛苦,添加的是暖暖的自然韵美。

金色海岸边那暖暖的淘”金“,在众人的忙碌中归于沉静。

只留空寂的滩,在浪涌浪退间闪现它的金光灿烂,

锚定在港里的船,也在这金色海天间招摇着那骄傲的红。

随着西沉的太阳,村子也静了,

没了一点嘈杂的静了,

睡了!


后记:

离开住了几日的小渔村时,生生地有些不舍与眷念。日出而作的自然生活,真不是现今世界想见就能见,想过就能过的。几日闲适的旁观,生出那几许的羡慕,在离别之时变成了深深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