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熙光,旭日东边起,光辉照大地,寒潮迷雾渺茫茫。寒冬一方,落雪无瑕,世界呈一片寂寥。寒霜严厉,独自一人漫步在落雪的早晨,雪花铺千里,世界一片纯白。企目望去,田野间,纵横交错阡陌间,银装素裹,万里江山一片秀美无瑕。

那些凋落的树叶,在寒风中微微颤栗;那些逝去的残样年华,在冷冬中变得萧瑟不堪。捻起一段流水时光,静待佳年华,雪上空留班然印记,那些易老的风花雪夜,是等待千年的不归之客。

尘封记忆催年华,犹然清晰懵懂年少间,落雪纷纷,掩盖不住的欢颜笑语,是那漫天飞舞的情缘。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多么美好的青春年华,伴随一句你终究不是我的良人,霎间,心儿如落地生花般破碎成零,从此再也无法破镜重圆。

落雪千片,冷寒浸天,人在风中立,心那能热得起关于雪的篇章。指尖流年,流水潺潺,丝竹之耳,绕乱其心。穿越千年的尘埃,淌着泪的芊芊盈手,在瑟瑟冷敷中微笑。臆断天涯,暗香盈袖浅留香,红尘静漠探春归来。

羞涩,一丝浅浅的凉
轻轻地亲吻着,路人的脸颊
脸颊,似乎流露着由衷的喜悦
即使,匆匆回家的路人
也会仰起脸儿
分享着,这自然的喜悦

冬天到了,春天的脚步声也就不远了。洗尽铅华,潜心聆听,冬日的风景也是一幅唯美的画面,别样的一番美景关于雪的故事。

 心儿憧憬着未来——春风和煦,艳阳当空高照,庭院青墙枝上冒新绿。而今,尽管雪色何其茫然,却也掩盖不住春的到来,新的一年里,又将是一派新气象,一番好的风情。

  一季的落寞迷漫了太多的尘埃。花开,岁月静好,年华徜徉,陨雨落,青花石,青苔初露碧色。小鸟儿难唱春歌,梅花红处染白雪,白色围住乔红,花蕊吐露芬芳,展眉齐笑颜。待雪融化,枝头上泛水珠,阳光渗透,闪闪发光似碧天里的星星。

  年华的苍凉是寂寞的归宿,有那么一些人,一转身便是十年生死两茫茫。十年之后,在那花红柳绿之间相遇,也只能道却,你已不是曾经的你,我亦不是昔日的我。相遇与错落只是在那么一霎间,却需要倾尽一生,犹如这冬去春来般,令人感慨万千绵长。

烟云,笼罩着冬的上空
也笼罩着寒的城
与,这寒冷暮色的冬
昼,早早地合上了眼帘
却,把瑟瑟的夜
留在了,寒的城
思绪,与冬时
或许,会冰封一些
寒冷,流窜到大街小巷
成了,城市的主角
雪后成冰
滴滴挂在悬崖上
丝丝融化
落下伤心一行行
奔爱而来
为爱而去
寸断几肝肠

雪花像美丽的玉色蝴蝶,似舞如醉;像吹落的蒲公英;似飘如飞;像天使赏赠的小白花儿;忽散忽聚,飘飘悠悠,轻轻盈盈,无愧是大地的杰作!

落光了叶子的柳树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儿;冬夏常青的松树和柏树,堆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

身边的树木草藤冰雕玉钕,长长的冰挂含露欲滴,雾气缭绕升腾,像仙乐于琼楼玉宇之间回旋。眼前逐渐模糊,我沉浸在这单一的色彩中。试想,有谁能描绘和临摹这般无瑕的晶莹呢!就算、就算精美绝伦的文字在此景中也显得是那么多余和苍白

雪,柔柔的洁白身

轻轻地诉说着
她,委婉可人的性格
她,甘愿瑞泽大地
她,妩媚妆颜红尘
她,默默与春对话
她清泠,并非,是一世凄凉
那,是一种融入的爱与喜悦
她,融入手心,融入心窝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房檐上的冰挂似乎成了一道风景线,无论走到哪里,都觉得它是美丽的。路边各种憨态可掬的雪人在做冬的迎宾,冬也毫不吝啬地洒下更多遗韵。接一片雪花在手上,六片瓣儿,每一朵都是独一无二。贪婪地想保存下每一片剔透的美丽,它却因承受不起高温而悄悄融化。冬是冷艳的,是一种苛求完美的冷艳。而正是这种苛求,冬真的变得完美。

 如有来生,我愿做一朵雪花,玲珑岁月,琥珀流年,以一生的洁白和执着,把瓣瓣心香洒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