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爸艾妈

气象局温馨提示:今晚预计要下暴雪。今晚如果不下,明天可能下;明天不下的话,这两天就没有雪了,就看后天了。这场雪如果下大了,肯定不小;如果下小了也肯定不大。希望爱美的女士一定不要穿裙子,因为雪是好雪,但风不正经。
艾爸在微信群里看到天气预报后,很是高兴,阳历新年下大雪,瑞雪兆丰年呀!于是在挚友微信群里发了一条请客通知:亲们,今晚有空吗?盛情邀请大家坐一坐,共同迎接“白雪天使”的到来。挚友们依次回复:好!好!好!好!好!。
几个挚友下班后按照预定好的饭馆如约而至。近三个小时的杯光斛影、畅所欲言之后,在没有“白雪天使”的陪伴下,迎着寒风,各自回家。
艾爸很快回到家,此刻艾妈还未下班。艾爸进家门后倒了一杯温开水,仰头喝光,进入卧房,倒头便睡。
隐隐约约听见有敲门声,艾爸起身穿着拖鞋开门一看,艾妈下班回来了。艾妈脸色不太好看,似怒非怒,目光纤细如针,轻声问:“微信上看到了,你们几位挚友喝酒去了,没见到白雪天使吧?你喝酒了吗?”
艾爸笑着说:“喝酒时白雪天使还没来。我酒是没喝,没敢喝,一点也没喝。您都吩咐过了,不让我喝,我就没敢喝,你看我的脸色,一点也没喝酒的模样。”
艾妈近前一步问:“真没喝?”艾爸忙凑上脸去:“你看脸色,一点也没酒意,不信你吻吻”,说着心虚得忙向后撤一步。艾妈右手慢慢抬起,四只细手指前后晃动,对着艾爸:“来来来,我闻一闻到底有没有酒气,快点过来!”。艾爸一看实在躲不过,便屏住呼吸,嘴唇刚凑近艾妈的鼻子,瞬间又离一尺远。“你闻闻,没喝吧,你还不信。”艾爸看起来挺得意。艾妈冷峻的面容里透出一丝狡黠的笑:“不要耍花招 ,使劲呼气”。艾妈好像天生有一种查酒驾警察的职业素养。艾爸无奈地呼出一口气,寻思:“反正我就喝了点红酒,再加上烟味,你也闻不出来”。艾妈脸上那一丝笑容突然凝结成霜,冷冰冰地从嘴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八个字:“你说真话喝酒了吗?”,最后的“吗”字拉得很长,音很重。“吗”字还没拉完,左手已经拽住艾爸的右耳朵坠,使劲向下扭,疼得艾爸直呼还要(哎哟)。
艾爸分明真切地感觉到眼前的美女老婆一瞬间变化为要吃人的“女妖”,吓得忙回答道:“真得只喝了一点红酒,没敢喝白酒,不信你打电话问问我同学甄世豪,我俩喝得红酒”。
跟前的“女妖”凶光倏地收回,厉声喝道:“红酒就不是酒?你说是酒不是酒?四天前你刚喝多,醉酒的样子丢人现眼,喝得胃粘膜出血,还是得我们照顾你。现在刚好没两天又开始喝,你能有点记性不?能有点责任不?你喝坏了身体,谁来照顾你?你爹你娘谁管?房子的贷款谁还?你就不能说一声不能喝吗?面子难道就这么重要吗?面子难道比你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吗?”。
“女妖”边说边把挎包放在门厅的书桌上,解下白色的围巾,摘下白色的线织小圆帽,穿着白色羽绒服的瘦高身材配上怒目圆睁的大眼睛,艾爸面前俨然站着一位古代的白衣女侠。
艾爸不敢言声,幻想着:“等白衣女侠发完火就可逃脱去觉觉了”。
“女侠”仍然不依不饶:“今后还喝不?”
艾爸就像犯了错的幼儿园的小孩子,低头怯怯地回答:“以后真不喝了,今晚就喝了一点红酒”。
“女侠”刚有点消火,怒火蹭得又上来了:“红酒不是酒吗?原先你喝红酒,喝着喝着就喝劲酒,最近开始喝白酒了,这日子你还想过吧,不想过你就喝。房子也不装修了,明晚你妈妈的生日饭我也不去了,眼不见心不烦。你说你,自从认识你以后,因为喝酒你出过多少次洋相,你就一点记性都不长吗?一岁不成驴,到老是驴驹子,这辈子我是不相信你了”。
“女侠”是越说越激动,玉手一挥,瞬间周围的三两件衣服、书桌子上的小包、车钥匙、纸面巾等物件如子弹般砸向各处,打得其它物件砰砰作响,提留起墙角的两瓶舍得酒就要扔出去,幸好艾爸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舍得酒手提袋哀求道:“可不要扔,这是买好回老家看大哥的”。“女侠”思忖一番方慢慢放下。
“女侠”怒气未消,右脚突然抬起,猛然踢向艾爸大腿处,艾爸忙躲,躲闪不及,直中裆部。只听“哎哟”一声,艾爸双腿跪地,双手捂着小肚子,哎哟哎哟叫个不停,脸上倏地积满了大颗汗珠,扑扑滴落在地,脸色蜡黄,垂头丧气,犹如正在忏悔的基督教徒。
面对如此武艺高超的侠女,毫无还击之力的“教徒”艾爸也只能忍着巨痛,静候“女侠”发落。
“女侠”仍狠狠地说:“你还装,可装得真像”,边说边戴上白色的“头盔”,围上白色的“披风”,肩挎“宝刀牛皮鞘”,手指艾爸:“今后如果再喝酒,离婚!”。“砰”地一声,重重地摔门扬长而去。
艾爸一听吓呆了,大声呼喊:“老婆别走,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随即惊醒,看了看门厅椅子上挂着得衣服完好,桌上的物件都在原处,方知自己做了一场梦。
正寻思着艾妈怎么还没下班时,听见房门有开锁的“唢唢”声,忙起身打招呼:“回来了,老婆!”。
一阵冷气扑来,立刻被屋内的暖气所冲淡。艾妈放下红色挎包,解下白色围巾,摘下白色线织小圆帽,笑着问道:“看微信上你们几个挚友又喝酒去了,是为迎接白雪天使的到来,直到现在白雪天使也没来,你们白喝了”。
艾爸忙陪笑脸:“今晚雪没下来,你这个白雪天使不是来了吗,我在此迎接多时了。今晚就品了一点红酒,没敢多喝。”
艾妈接话道:“没敢喝就对了,你的胃不好,,年龄也不小了,得为自己身体考虑。人这一辈子,年轻时不拖累父母,年老时身体健康,一辈子就值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你先睡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艾爸深情地望着艾妈的背影,回想起梦中的“女妖”和“女侠”,心里想道:“有个梦中的老婆也挺好的”。随即俯身侧躺在床上,看到床头橱上的一本《红楼梦》,这是一九九四年求学期间艾爸的同学挚友伊盛青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在书的最末页空白处分明写着艾爸看完《红楼梦》后的一首拙诗:
余为解闲入红楼,
风月红尘皆如梦。
世间多少辛酸事,
真真假假几时休。
一种似懂非懂的青涩表露无遗。艾爸对书中的一句话记忆犹深,虽不能通透其人生哲理,但这么多年来艾爸尤是喜欢,如下: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