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他和她的相识是因为老乡的关系,那时她还是一名高三的学生,而他已是重点大学的大一学生。


他理科好,这正是她的不足之处,于是他主动地为她辅导起物理化学,每个星期总有那么一天,他会准时来。他说,她听,除了课本上的知识之外,他和她基本再无其他的话题可谈。

时间就这样在平淡而又紧张地生活中过去了,她参加高考,成绩一般,只上了本市的一所普通的院校,而他又升入了大二。大学的学习不是那么紧张了,她的课余时间便多了起来,他的学校和她的学校也不是太远,于是,他们如同朋友般开始了通信,偶而他们也会相约在他的大学校园里,那时他们常做的也就是沿着校园里美丽的池塘边走着一圈又一圈,聊聊彼此的生活和学习。

一个平常的周末,在他的相约下,她又去了他的学校。那时正是秋天的一个黄昏,她向他的宿舍走去,远远地看见他站在一棵银杏树下,夕阳的余晖如金光一般洒在了他的身上,而满树的银杏叶已经黄得妖娆而又灿烂,他朝着远处的她招招手,那一刻,她的心中突然泛起了涟旖,对他的好感自那时起便在心中生根发芽了。

他们仍是写着信,只是信由原来的每星期一封增加到一星期两到三封,当她每次路过学校的传达室,每每看到他的来信,心中便充满了喜悦,他的每封信,她细细地读过,并且很珍惜地收好。他们的信件来往越来越多,而他们在信中却谁也没有提及思念之情,他们的交往仍是那般淡淡的,她仍是一个星期到他的学校里,而他们也仍是那样如同好朋友般的聊天。

虽然在不见面的时候,她会常想起他,虽然他在她每次走之后,都是那样的怅然若失。虽然她知道自己喜欢他,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忘不了他,可是他们谁也没有提及那个字“爱”。

一天的周末,她又去了他那儿,那一次,他们聊得很高兴,她也忘记了归去的时间,不知不觉中,夜幕降临,一轮圆月升上了空中,她和他倚靠在学校的长廊边,如水的月光洒在了她秀丽的容颜,此时的校园是那样的静谧,他看着微笑的她,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他多想拥她入怀啊,他看着她,就那样看着,无语,而此时的她,也觉出了他的异样,她有些紧张地望着他,终于他轻轻的用手摸着她的秀发,声音有些发颤地对她说:“你真好看。”她的脸红了起来,在月色中显得那样妩媚,他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他搂住她,并且吻了她。

从那以后,他们的关系亲密起来,他们也会如恋人般那样在校园里牵手,也会在夜色中相拥,但是也仅此而已,他从没有再提出更进一步的要求,他知道她是一个很传统的女孩。他对她很好,在他的面前,她总是那样任性,而他却从来没有对她发火,每次过马路时,他总是要牵着她的手,走在马路边,他也总是让她走在里面,自己走在外面。

甜蜜的时光如水一般缓缓地流着,转眼间,他升入了大四,离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她的家在本市,而他家在外地,那时的他是多想让她有一个明确的答复,可是每次她却总是旁顾而言他,她甚至还说:“只在乎曾经拥有,何必天长地久。”其实她并不是用情不专一的人,只是她不想这么早地把自己的人生大事定下来。而在那么有一天,他直白地问她:“你愿意和我结婚吗?”她仍是摇摇头。他失望了,从那以后,他不再要求她给他承诺,两人仍是如往常那样来往。只是,他在毕业前,选择了军营,只是,在他毕业前,他遇到了一位同学,那位同学向他表示了好感,并且愿意做他终生的伴侣。这些,她不知道,他也没告诉她。

他离校的前一晚,又约了她,并且告诉了她这一切,她难以相信,以为他只是又在和她开玩笑,可是当她看着夜色中他凝重的面容,她明白这一切都是事实,她哭了,那一刻她才觉得她离不开他,可是这一切又怨他吗?他无数次地问她,希望她能陪伴他一生,她却总是拒绝。那一晚上,他刻意地保持和她的距离,连平常的拥抱都不再有,只是在分手的那一刻,他再次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她拥在怀中,然后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二)
第二天,他没告诉她,便离开了四年的校园,一个人踏上了未来的征程。

他成了军官,中尉军衔,并且是一名专门设计道路桥梁的警察。他跟随部队来到了她所在城市的县城。他没有告诉她,甚至连信也不再写给她,他想彻底的把她忘掉,虽然那四年的感情对他来说无比珍贵,可是又能怎样,她拒绝了他,而他又答应了另外的一个人,他是一个实际的人,他想找一个人作老婆,而他爱着的她却不愿意。

当她拿着送给他的毕业礼物,来到学校找他时,却是人已去,楼已空,他走得那样决然,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深深地伤害了他。她不甘心就这样永远失去他,未走的同学告诉了他的地址。她牢牢地记在了心中。

那个星期的周六,她就坐上了通往县城的班车,她一定要找到他。当她下了班车,望着县城陌生的环境,她突然觉得自己这次来也许是个错误,万一他看到她,不理她怎么办?她真想再坐上返城的班车,回家,从此以后,和他天各一方。可是她却那么不甘心,想见他的一面的想法愈发强烈了。在陌生的县城里,四处打听,而她在一个摩的司机的带领下,终于找到了他的军营,而他却不在,她等了一个中午,他依然没有回来。她只好失望地回去了。

第二次,她又去了,这次他在,他见到她,一如陌生人那般冷漠,他把她带到了宿舍,他不想同事好奇的眼神总盯着她。他不想理她,也想忘记她,可是当她站在他的面前,他的心中又泛起了温柔,四目相对,她又再次投向他温暖的怀抱,而他又再次的吻了她。
回去的路上,他不放心地叮嘱她:让她不要在车上随便和别人说话,并且很细心地记下了车牌号码。而她甜蜜地一一答应,这次她知道:他仍然爱着她。

可是,在她走之后,他又对自己的举动后悔,既然分手,既然不可能有结果,为何还要缠绵呢?他给她写了一封信,告诉她:以后不要再来找他了,还是分手吧。她接到信,很伤心,把这四年来的他写给她的二百多封信装在了一个大包里。

又一次,她背着鼓鼓的包来到了他的军营,对他说:既然分手,那么这些信便还给你。他没有多语,带着她来到了郊外,把那些信从包里掏出来,然后擦着火柴,点燃,火苗贪婪地舔着那些她曾经万般珍惜的信纸,而那些纸,又写满了多少他对她的思念之情。而今都已化作灰烬,化成一缕轻烟飘向了空中。

从那以后,他们很长一段时间不再来往。他又跟随部队踏上了远去的列车,这一次,他去了新疆,在新疆的那段时间,他想起的人却总是她,他想忘掉却总也忘不了,他又给她写了封长达五页的信,告诉她:他想的最多的仍是她,告诉她:他这次从新疆回来,就会回家结婚,并且祝福她:一定要找一个对她好能照顾她的人,千万不要找一个和自己那样四处漂泊的人。

他们最后的一次见面,是在他到了长江边上的一座小县城,那时她也毕业上了班,一个周末的黄昏,她突然那么强烈地想见他,她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她想见他。他默许了,并且告诉了她要下车的地方,在那儿他会等她。

她连票都没来得及买,就坐上了火车,坐在火车上,看着车厢外黑漆漆的夜色,她不禁为自己的冲动而后悔:自己这样去又会有何结果呢,何况他已结了婚,如果他不来接,自己又该如何?

火车在一个小站停下了,透过车厢,她看到车窗外他焦急的眼神,他真的来接了。那一晚,她就睡在了他的宿舍,那一晚,他和她睡在了一张床上,但是那一晚,他们除了聊聊天,什么也没有做。他爱她,却不想伤害她,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冲动而影响她未来的生活。

从那以后,他和她不再见面,她又遇到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并且和他结了婚,生了孩子,她很爱自己的老公和孩子,她生活得幸福而又满足,而他已成了她心中逝去的记忆,偶而在梦中想起,醒来却没有点点的惆怅。

只是几年后的某晚,她突然接到了他的电话,他来到了她生活的城市出差,想见她一面。当她听到曾经那么熟悉的声音,却心如止水,她婉拒了他的要求。她真的不想再见他了,因为那曾经的爱已如风散去……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
芳草枯了,有再绿的时候,
而爱,逝去了,就是那么永远地逝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