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什么时候,温暖都是必需品。虽然有时它变成了奢侈品。虽然心曾经一点点凉下去,可是在接受温暖和给予温暖时,心,仍然一颤。温暖,仍然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万物喜悦中,它让人感知这世界细碎而生动的美好。你好,温暖。

我相信神性一样的孤独是清澈而有力的。我相信温暖的力量和信念的加持,当皱纹和白发出现,我愿意让光阴给它们立体而生动的内容。我有足够的耐心和坚持见证自己在时光中的花枝春满。

请让我继续保持对时光的一往情深犹如少年,犹如老年,犹如山河,犹如草木,犹如候鸟。请让我坚韧地在时光中任意蹉跎与等待,请让我活成时光的间谍。

少年醉酒拼狂歌,上了些许岁数,当然要一针一线过日子。懂得柴米之欢鱼水之情,亦懂得生活似流水,长愿向东流……一朝一暮,都收拾得欢心与平静,绿窗寂静,唱唱戏,喝喝茶。不要多了,三两知己,哭的时候有肩膀,笑的时候很动情,此样人生,已是别样。

小美可观,在那小花小草小盘子小碗小菜小喜悦小慈悲里,在那草长莺飞里,在那春江绿水里,在那低头刹那,在那离别的瞬间,眼泪横飞起来,又怕人看到,于是,急速地奔跑……万物都在生长,万物都在欢喜。

精神的高洁,灵魂的高贵,骨骼的澄澈,卑微的慈悲,高调的美意,独特的气息,固执的骄傲,请你们如花朵一样绽放在光阴中,请让我小心收藏,并且让它们永垂不朽。

最完美的修行大概是把坏的都忘记,挑选着最华美最好的记忆刻骨铭心。筛选出的时光只言美与好,仿佛挫折与伤害都不在,只有光阴的成全与恩典。多少疼痛都不提,小心翼翼地舔着回忆中的甜。这是云淡风轻,也是静水流深和传说中的岁月静好。

天地玄黄宇宙苍茫,煮字疗饥以度时光。于微小喜悦中找到美妙的趣味。生,可以翠微,可以无聊,可以寂寂,但万物仍然美好,但我仍然在其中。

人生的长头要一个一个磕尽才能走到最后。奔的是圣山,修的是丹心。一路上的风霜雨雪都要看,有时悲欢,有时静默。

"莫自使眼枯,收汝泪纵横。眼枯即见骨,天地终无情。"一个没有经历生离死别的人,怎能读后动容?怎能掩面而泣?生离死别是人生大别,从此后,再也见不到了,再也看不到了,只能靠回忆打发光阴,埋葬时间。

有时候想想自己,总是在细微的天光里,看到一些小花安静地开了。蹲在花前,想一些美好的或者细碎的事情。总是喜欢一个人,不与人往来。这样的安静与凛洌,想想,其实也是难得的安贞与修行吧。

我在沙漠中走啊走,仿佛时光也可以被弯曲,仿佛掉进了一望无际。在黄河边,我伫立于夕阳下,看着黄河水滔滔东流。很多次经过黄河,很多次一个人在黄河边散步,都有刻骨的孤寂但我恰恰喜欢这孤寂。

人至中年,对于热闹或鲜艳的东西有一丝依恋了。少年时独上高楼,偏喜欢那清冷,嘲笑春节里放鞭炮穿新衣的人,甚至对广场挥舞红绸子绿扇子的人充满轻视少年的个人审美里,素白白清凉凉才是气息、气场。

老茶孤独,因为没有知己,光阴赋予了它太多醇厚。左右四顾,无人照探内心的孤傲,索性一个人。它保持着孤傲的贵族之气,那份看似随和的孤傲啊,在懂得之下会瞬间崩溃。

人生有什么好着急的呢?我们的日常,也许只要这一箪食、一壶浆、一盏茶、一个人,足矣。寂寞吗?当然。孤独吗?当然。但恰恰好的寂寞与孤独,可邀清风明月呀,可对影成三人呀。寿眉也孤独,它老得没有了年龄却有了味道,没有了硕硕之姿却有了飒飒风骨。

每个人的飞翔方式不同我用文字在飞翔,它们是我的候鸟啊,我把它们派往南方,又派往北方。它们飞啊飞,飞啊飞,穿越我的神经末梢,撩动那些深海往事,把奇妙的时光穿成串,在阳光下晾晒、风干。

所有的堪或不堪、光荣与梦想、徘徊与迂回,我的心,朝向万物开启,万物有深情,我有真情像北宋山水画,山水间皆是冷萧嵯峨之高古之气,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但看到底,还是里面躲着一个人,等着千年之后的我们,一眼辨认出。

我又宠溺着自己的文字,让它们去谋杀时光,让我保持一个少年的样子怀念,不停地践踏那些回忆,然后淬取出最纯粹最干净的那一部分,悄悄吞服有很多光阴,我必须一个人服下,并且,永生不说出它的样子。哦,不告诉,我不告诉你。

活着,是一种和自己的较量,与时间的较量。文字是武器,是出口。或许打败了,或许根本找不到出口也许人生是一条永远走到黑的隧道,也许光明和温暖始终那么少。

"松风停云"这四个字好,好在闲散、飘逸、不经意,好在若有若无,像一个人在滚滚红尘翻腾过了,收了心,守着一窗山水、一方老砚、一盏老壶、一杯老茶过清明日子。也没有朝代,也无论魏晋,就一个人闲闲散散地过。

有些人是活在时间之外的人,无视时间的存在,这是一个享受刹那的人,这个刹那很重要一个刹那九百生灭,很多人不知道这九百生灭。

真好啊,人到中年,在经历了竹杖烟雨和斗峭春风后,在人到中年的一蓑烟雨里,回首望那充满了孤傲、任性、野气、文人气和人情练达的字里,是我们每个人的宗教和哲学太年轻时,我们只要美,从而忽略了好。


老茶如好字,品起来要有懂的人。煮了老茶一屋子香,像熟透了的秋天,像他的字至化境,人书俱老,但还藏着天真孤独,那里面有光阴的一把秋雨,有老茶,有西皮二黄,人间有味是清欢啊。

女人不在貌而在"态",进入晚年的刘索拉染了一头白发,戴了灰色眼镜,一身中性服装站在舞台上唱她的歌,非常迷幻,非常独一无二独一无二的气息可以从每个毛孔散发出来。有些人以非均码状态和大众保持了独特的姿态,她永远是时光的少女,从不衰败。年龄只给她增添了无限的性感和魔力。


有时人和人的相逢就是为了看一朵花开、唱一段戏、哼一段春风,我们相逢,也许只是为了向美好低头,向爱臣服,向时光中所有的命运交代。


艺术就是这样,无限挑剔苛刻,太过一帆风顺的人生艺术就会平淡,不会灼灼其华。但它给了袁枚另一种生活他成了全天下最会生活的人,而人到中年才惊觉,也许好的生活比凄风苦雨更让人欣喜,平淡日常花开富贵地过完一生,将是几世的福报。


我愿意爱早晨的朝霞,披着霞光在厨房里忙活,也能抬头看到流云。还愿意不时去远行,在路上感受着这个世界的心跳和脉搏。能感觉到春天的第一朵花开,也能立刻感知秋的意味。生活的温度随时感受到,并且怦然心动。


诗意地生活一生,把自己过成一种生活方式,这才是对光阴最大的敬意我在三百年后向袁枚致敬。我也想给他托一个梦,带一句话:怎么样过一天,就会怎么样过一生。我愿意这样一寸寸过一生,不是虚度,是用最美妙最雅趣最丰富,也最适合自己的方式过一生。愿多少年后,有人这样想起我,然后说:愿以小禅的方式过一生。足矣。


喜欢书写浩瀚万物中小而美的素直精神,带着岁月沉淀下来的清明简淡,从喧哗热闹的外境回归逐渐安顿的内心。拾花酿春,散淡的那么粗率又那么迷人。端丽大气中,锄月种梅,听风,美得邪恶又天真,永远做那个一意孤行的追风人。

月白天清,落雪鸟鸣,万物有灵且美,带着岁月积淀下来的清明与干净简单,从喧哗热闹的外境回归明亮安稳的内心。以最素净的方式做一个精神明亮的人,做独一无二的自己。

我还是我。历经百转与千回,历经风霜与严寒,历经萧萧时间之水冲涤,虽然走向枯老与衰荣,依然是我隔着再多的人,你仍然可以一眼看到我。那个不肯低下头妥协的我,那个一意孤行的我,那个曾经在甲骨文中是兵器的我。那个越来越像自己的我,那个孤芳自赏的我,那个只要三两知己清饮淡茶的我。

雪小禅

畅销书作家,知名文化学者,中国慢生活美学代言人。曾获第六届老舍散文奖、首届孙犁文学奖等多个奖项。被评为"中国移动"大学讲座形象大使,"中国青年论坛"北京大学讲座嘉宾。


担任山西卫视《伶人王中王》、《人说山西好风光》电视评委。雪小禅【禅园听雪】系列珍藏邮品,是中国邮政首次发行作家封片系列产品。


迷恋戏曲,曾任教于中国戏曲学院,被称"大学生心中的作家女神"。同时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航等多所名校聘为"导师"。对传统文化、戏曲、美术、书法、收藏、音乐、茶道均有自己独到的审美与研究。


新浪微博:@雪小禅

公 众 号 : 禅园听雪 | 雪小禅

图片:彩娟剪纸作品

文字:雪小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