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终于抵达了她所居住的城市。大雪,覆盖了城市,也柔柔地覆盖了她的心。她突然感到一些美好的情愫开始苏醒,那些旧时光里的甜蜜和幸福,如一朵莲缓缓绽放,干净素雅。


多年前的冬天,雪,漫天飞舞,小城银装素裹。迎着寒风,两个年轻的身影相依而行,青葱的脚印律动着两颗火热的心。


他不时深情地注视着她,真是“香脸半开娇旖旎”。她仰起脸,旋转着,伸手去接飘舞的雪花,眼里满是盈盈笑意。

  上次见面,还是格桑花开放的时候。他来了,没有提前告知,看到他的那一刻,她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以至于送他离开时,她依旧恍恍惚惚。


没有“惜别伤离方寸乱”,感觉仍在梦里,在那做过无数次的相同场景的梦里。直到回到宿舍,才突然泪水夺眶,肝肠寸断。

  他来,她带他去拉卜楞寺院,听喇嘛辩经、用柏树枝煨桑、一圈又一圈转经纶。


他们看到一朵用酥油做成的莲,栩栩如生,似有微风拂过,就会摇曳生香。


两人在佛祖的塑像前,虔诚祈祷,但愿花好月圆,白首不离。


他们一起坐在开满鲜花的山坡上,相依相偎,静静看夕阳缓缓落下。

  她去,他们去看电影,银幕上出现接吻的镜头,她垂下眼帘,脸红心跳。


他带她去滑冰,她不会。穿上冰鞋,站都站不稳。他握住她微微颤抖的手,小心翼翼扶着她纤细的腰,慢慢向前滑,没滑几步,两人一起摔倒,不觉得疼,只是开心地笑。


他们在一起听邓丽君的歌,感觉那些歌就是就是唱给他们的。他们在一起,即使不说一句话,心里也是满满的欢喜,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他们聚少离多,鱼雁传书已经四年了,思念是“薄雾浓云愁永昼”,是“柔肠一寸愁千缕”。


写信、读信,让她欢喜让她忧,那是她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她喜欢在河边、在小树林,读他的信,流着泪微笑。那些极普通的文字,给她致命的震撼和杀伤。


她喜欢在寂静的夜晚,给他写信,微笑着流泪。让刻骨铭心的思念,在笔下风轻云淡。

  她的手受伤,戴着夹板,他为她洗衣做饭,还学会了为她梳头。


他家没有女孩,他从未给女人梳过头。可他却能将她过腰的长发梳成均匀、顺溜、漂亮的两条大辫子。


她看着他:“如果我残了,怎么办?”他淡淡一笑:“我一辈子给你梳头”。她眼里潮湿一片。

  雪花飞舞着,他就在她身边,她的心里宁静柔软,稳妥满足。


他们在一起的日子,虽没有赌书消得泼茶香的雅趣,但也有闲敲棋子落灯花的闲情。


他轻轻握住她的手,她感受着那份暖意,回眸浅笑。粉雕玉琢的世界,小到只剩下一双人。

  多年以后的冬天,雪花仍在飞舞,弥漫着甜蜜和伤感,天地一片白茫茫。他和她并肩在雪地上走着,他们是尘世烟火的平凡夫妻。


她依旧默默无语,淡淡微笑着,伸出手去接飞舞的雪花,看着那一片洁白在手心化成一滴晶莹。一些雪落在他们的头发上,可是,这些白雪凝结成了霜,再也不会融化了。


他们的初恋,如旧时光里的一朵莲,洁净,美丽,在冬天的大雪里绽放如初,并且永不凋谢。

文字:柳暗花明


图片:源自网络